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40章 斐不完、陈加乐(九)
    警车呼啸而来,两个扭打在一起的大帅比在一帮荷枪实弹的警察面前,瞬间成了勾肩搭背的好兄弟。

    谁都知道新加坡的法律,弄不好是要鞭刑的!

    天和肿着半边脸,冲斐不完“亲热”的一笑,“阿sir,我和他很多年没有见,打架是我们表达感情的形式。”

    这孙子身手不错啊,一看就是练过的,否则哪能在自己手下支撑这么久?

    斐不完左眼圈都是青紫的,一张口血喷出来,把陈加乐吓得小心脏一跳一跳的。

    “对啊,阿sir,而且我们打架都必须见血的,天和,你的身手退步了啊!”

    天和咬着后槽牙,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你的也没进步到哪里去!”

    斐不完哈哈大笑,一把抱住他,大力的拍着他的后背,“好兄弟。”

    “好兄弟!”天和回抱他,大掌改拳头,用力的捶着斐不完的后背。

    相爱相杀?

    阿sir们看晕了,好吧,也许外国人表达感情的方式和咱们新加坡人不一样。

    警车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两人像狂风卷落叶般,立刻分开。

    陈加乐站在一旁,脸色发白,脑子一团乱。

    这时,斐不完走到她身旁,强势的把人圈在怀里,“姓天的,我老婆你也敢动,活得不耐烦了吧?”

    “老公,不是这样的,我和他……”

    “你给我闭嘴!”

    斐不完扭头吼了一声,面沉似水地看着“情敌”,妈的,这大帅比不仅长得帅,出手更是狠,吃激素长大的吧!

    幸好警察来得快,否则自己十有八九要趴下!

    天和用手背擦了把血,整了整刚刚因为打架而歪了的衣襟,从口袋里掏出戒指,走到陈加乐面前。

    “加乐,虽然你很爱他,但这种有暴力倾向的男人,你最好还是考虑一下离婚。”

    “你特么敢不敢把话再说一遍?”斐不完眼睛一瞪。

    天和阴阴地看着他,“这位先生,如果我说,我只对你这样的男人感兴趣,你的醋意是不是可以小一点了?”

    斐不完一愣:卧槽,原来是个gay?!

    这时,一个低沉的,像大提琴一样的声音从边上斜插出来--

    “这位先生,我也只对你这样的男人感兴趣,麻烦你是不是可以九十度转身,深邃地目光向我看过来!”

    陈加乐一听这声音,掩面就想哭:这张大龙又来凑什么热闹?

    ……

    半个小时后,总统套房里。

    陈加乐和斐不完一个坐在沙发里,一个坐在床上,四目相对,都有一肚子话要说。

    “你……”

    “你……”

    斐不完眨了下发乌紫的眼睛:“你先说。”

    陈加乐身子一抖:“还是你先说吧。”

    “那我就先说!”

    斐不完深吸口气,“前两天我去应酬,有个女人冲我投怀送抱……”

    陈加乐脸色一变。

    “别变脸,听我说完。”

    斐不完就猜到她会是这个表情,这女人心眼小的很呢。

    “她是从背后抱上来的,那一瞬间我只想到你,我可能懒了点,嘴欠了点,做什么都吊尔郎当了点,但我对你,从来没变过。你不在,我们爷俩都乱套了,我没有一个晚上是睡得沉的,乐乐,我做得不好,你直接对我说,不用藏着,忍着,我改不就得了,你这样偷偷摸摸的跑出去,是嫌我心脏搏起能力太强吗?”

    陈加乐又哭了,呜呜的流着泪。

    斐不完心疼死了,赶紧坐过去抱着人,嘴唇轻轻吻着她的脸,眼睛,鼻子,含蓄温柔,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这一年多辛苦你了,我不知道带个孩子会是这么累的,以后只要我在家,儿子的活都我干,你和大嫂她们……不行,不能和大嫂,你和二嫂,宋年夕她们去逛街,去喝咖啡,去健身……做什么都可以!”

    “斐不完!”

    陈加乐看着面前的男人,他宽阔的肩,细腻的头发,青紫的眼睛,泣不成声。

    “我就是对自己没自信了,我有时候自己都嫌弃自己,你看看我身的身材,妊娠纹,还有脸上的斑……”

    “傻不傻!”

    他说:“我要为个妊娠纹不爱你,和渣男有什么区别,乖了,别哭了,你一哭,我心口就疼,我家乐乐乖啊!”

    陈加乐扒着他的手臂,像倦鸟归巢,像迷失的路人找到了灯塔。

    斐不完心想,还哭呢,我斐少的女人只能在床上哭,哪能平白无故哭呢!

    他把人往床上一推,直接扑上去。

    两人四目相接,隔着距离,亦能听见彼此的心跳。

    小别胜新婚啊,那干柴烈火点的,小火苗蹭蹭蹭,不知道蹭的有多高呢。

    斐不完剥衣服的技术娴熟流畅,当白皙身躯毫无保留的呈现,宛如一场久别重逢的视觉盛宴。

    斐不完咽了下口水,拿起手机连拍十几张。

    “干什么,斐不完,你丫变态啊!”

    陈加乐扑过去抢,被推开。

    斐不完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居高临下的得意道:“有这些照片在我手上,我看你还敢离家出走!”

    “喂,你把照片删了?”陈加乐害怕了。

    害怕就对了!

    斐不完突然又涌上一个念头,把手机开了摄像功能,然后调好角度,又将房间的灯都开了,最后回到了床上。

    “老婆,几张照片还不行,还得加上这个……”

    陈加乐又想哭了,这死变态的,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他是这么混蛋的!

    “老公,老公,老公……”

    陈加乐硬的不行,来撒娇的,这招平常有用,这会没用啊,斐不完忍着笑,埋头在她身上……

    死变态的因为摄着像呢,那姿势,那力度……最后,房间里又响起了陈加乐的号啕大哭!

    许久,哭声渐渐变小,斐不完把人搂进怀里,低头望着她,蛮横道:“没有下次,听到没有,差点没把我急疯!”

    他天不怕,地不怕的生猛劲,此刻全幻化成了温柔委屈,陈加乐心软,亦心酸,终是点了点头。

    斐不完见女人听话,得意极了,一个翻身又趴在了她身上。

    “斐不完!”陈加乐失声尖叫:“又来!”

    “这才一次!”

    斐不完高昂着下巴,“今天,小爷我非要找回一夜七次狼的称号!”

    “你也不怕肾亏!”

    陈加乐一脚踹过去,都三十的人了,还这么没日没夜呢!

    “小爷我肾好着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