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四章
    第三百七十四章

    克木露急忙摇头:“康儿小少爷,我绝对没有和你娘抢摄政王的,我就是想着不愿意在自己家出来见见世面,你让你娘不要在生气了。”

    康儿低头摸着小狗:“看来我是误会你了。”小狗抬头闻了一下他的鼻子,惹得他哈哈大笑。

    克木露看着他低声道:“这小狗挺脏的,康儿少爷你能抱着它去洗澡吗?”

    “洗澡?”康儿抱起小狗,喊着嬷嬷去给小狗洗澡。

    克木露看着康儿的样子,原本哀伤的眼神里透着一股得逞的意味,她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元白莲。

    “你说的办法真的很有用,那个臭小子不那么讨厌我了。”她坐在凳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公主殿下,我怎么会骗你呢,我可是你的朋友呢。”元白莲拉着她的手,眼神带着笑意。

    克木露没有了之前一脸茫然的样子,洋洋得意道:“当然,要不是你每年给我寄一些书还有文献的话,我怎么会知道的这这么多,如果我真的顺利的嫁给摄政王的话,我们北洲就不会每年供奉那么宝贝过来了。”

    “嗯,北洲兵强马壮的,凭什么要当下属国呢,不过这个摄政王妃真的很难搞,你一定要小心啊。”她低声提点。

    “放心,我这次过来带了最厉害的毒药,一定会让她无声无息的死去,没有人察觉。”她笑的及其阴冷,北洲的公主怎么可能做妾呢。

    元白莲小时候跟着父亲南征北战,有一次北洲闹雪灾,北洲被困了,就是她的父亲带着队伍过去救援的,也是那次北洲皇帝每年都会送给他父亲珍贵的皮毛。

    两个人也有了这样好的交情,她其实早就知道克木露想从北洲里出来,这些年她为了学习大禹国文化研究了很多书。

    元白莲看着克木露道:“太晚了,我要回去了,以后还有什么事情你直接到府上找我,我哥昨天还说请你喝酒的。”克木露的酒量真的很好。

    她刚要起身,克木露突然拉着她:“白莲,我求你一件事情,就是我们认识的事情暂时不要说出来好不好,等我当上王妃了,你在说。”

    “知道了,放心,我一定会帮着你当上王妃的,那个姚一琪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她抬头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想到那天自己受到的侮辱,一定要双倍奉还。

    元白莲带上帽子从窗户处离开,看到康儿在给小狗洗澡,从手中飞出一个小石子,转身离开。

    小狗被打了一下,疼的直叫,看着康儿张嘴就是一口。

    哎呀。

    康儿松开小狗,小手上直接出了一个血印子,吓得刘欣嬷嬷拉着他的手:“康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不疼的。”他安慰嬷嬷,看着小狗跑远了,起身又去追小狗。

    刘欣嬷嬷看着他没事,不觉得松了一口气,可是过了两个时辰,康儿开始有些发烧,她才觉得事情有些严重,赶紧去找姚一琪。

    “王妃,小世子下午的时候,被小狗咬了,现在有些发烧。”刘欣嬷嬷跑过来禀报道。

    姚一琪看着她:“怎么回事啊,哪里来的小狗啊?”

    她急忙往康儿的房间走去,看到孩子小脸烧的通红,急忙上前去诊脉,看到他手腕上狗牙印子已经红肿起来:“哪里来的小狗。”

    她急忙打开医药箱,果然里面放着一个狂犬疫苗,赶紧给康儿打下去。

    “是康儿抱回来的,说是克木露给他的。”刘欣嬷嬷站在旁边禀报。

    克木露,这个女子好不安生,自己不想理会她,反而给她找麻烦,姚一琪起身去找克木露,却没有想到她急忙跑过来:“王妃,听说康儿少爷被小狗咬,我过来看看。”

    她看了一眼趴在旁边的小狗:“这小狗你是从哪里抓来的?”

    克木露哇的一声哭出来,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王妃求你原谅我,这小狗可怜的很,我想着它和我一样,可是谁知道康儿少爷说喜欢,我才给了他的,哪里知道小狗会咬了他。”

    听了她的话,姚一琪笑了笑:“你的意思是我康儿欺负你了,这狗是他硬抢了过去的?”

    “不是,我没有这样说啊。”克木露低着头眼睛咕噜乱转,这个小狗她观察了好一阵子,很温顺的,怎么会突然就咬人了。

    刘欣嬷嬷跑出来道:“王妃,小世子醒了。”

    姚一琪眼睛一亮也没有顾着克木露,转身跑进屋子里。

    院子里只剩下克木露了,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侮辱,她双手握成拳头,眼神带着愤怒,这个姚一琪果然像元白莲说的一样,专横跋扈。

    朗玉海走进院子里就看到克木露跪在院子里,走上前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克木露看到朗玉海进来,低头抹着眼泪:“摄政王,都是我的错,今天我捡了一条小狗,哪里知道康儿少爷看到了,看着喜欢就抱走了,可是没有想到这小狗竟然咬了少爷,王妃很生气,所以我在这里罚跪。”一句话简直颠倒是非,好像她很委屈一样。

    康儿被咬了,他皱着眉头进了房间,看到姚一琪正在给康儿喂水,走上前道:“康儿如何了?”

    “被狗咬了。”她有些担心自己的孩子,所以口气上有些不好。

    朗玉海看着康儿小脸通红的窝在母亲的怀里,精神也不怎么好,声音沙哑:“爹爹。”

    “康儿,你为什么要抱走克木露的狗,狗是会认主的,你抱走了它,自然会咬你。”朗玉海觉得这件事情不能怪克木露。

    “爹爹,那狗是克木露送给我的,不是我要的。”康儿有些不高兴,父亲进屋没有关心他,反而因为克木露责备自己。

    姚一琪本来就不喜欢克木露这个人,听到朗玉海竟然偏袒她,口气有些发酸:“对啊,克木露远道而来怎么会害人呢?”

    “我没有这样说,再说她已经知道错了,跪在院子一个人哭。”朗玉海觉得她是客人而且是公主一定要以礼相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