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六章 乾级弟子,天才对决
    人刀合一,魔狼凌天。

    尊魔甲出,一剑泣血。

    惊爆!

    炸裂!

    天况山的上空风云裂变,苍穹失色,洪荒院坤级第一人南城烈和神羽院最强新人苏逸辞的战斗直接进行到了最终时刻。

    老牌天才和最强新人的对决。

    五星战神和三星战神的碰撞。

    原本,在所有人看来,这应该都是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比拼,但此时此刻,在整个天况山众人布满骇然的目光下,苏逸辞拖动着延伸数十米的泣血剑气直接是侧向切开了那巨型魔狼的躯体。

    这一场景,让人心惊。

    这一画面,叫人胆寒。

    “嘶……”苏逸辞的双手侧推泣血巨剑,这一剑,尽显开天之势,由南城烈所化的庞大魔狼斜贯苍穹而下,苏逸辞持剑而上。

    两道形体差距极大的身影如屠魔者和魔兽的交臂擦身。

    数十米长的泣血剑锋芒一路划开魔狼的躯体,鲜血飞舞长空,魔狼发出凄厉惨叫,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撼天凶威也迅速的土崩瓦解。

    “我的天!”场外众人瞪圆了眼睛。

    各路天才无不心胆俱寒。

    且,上官语汐,玄无策,邓隆,蓝霜等人都面露惊意。

    风云院的沈啸易目光都变的阴厉了几分。

    ……

    “帅啊!”林匪兔摇头惊叹道。

    场下的艾琳亦是小嘴张开,激动不已。

    这未免也太强了吧?

    艾琳不远处“云门”的秦用,何夕玥神情无比的丰富。

    尤其是何夕玥,当时她和林匪兔一起去邀请苏逸辞加入他们的势力,但何夕玥却并未将苏逸辞当一回事,现在,亲眼目睹苏逸辞的强悍实力,何夕玥只觉脊背都在发凉。

    ……

    “呜!”

    随着一声哀嚎尖啸,那头庞大的魔狼无力坠空落下。

    苏逸辞手中泣血剑的锋芒剑气收敛,而,蓝影魔狼的侧腹位置,一道从前爪直达后腿旁边的伤口鲜血淋漓,极度醒目,尤为刺眼。

    “砰!”

    重重的砸落在地,一道道延伸台面边缘的裂缝如不规则的蜘蛛大网。

    接着,一阵梦幻的蓝色光芒从魔狼的身上焕发出来,旋即,对方那庞大的兽躯迅速的缩小,转眼间就变成了一道气息靡弱的狼狈身影。

    南城烈!

    若非亲眼所见,谁都不敢相信,南城烈就这么败了!

    败得一塌糊涂!

    他无力的倒在地上,一道整齐的伤口从他的右手手掌直达侧腹,伤口很深,甚至可见白骨和脏腑。

    狼牙弯刀摔在一旁。

    失败者的姿态,异常难看。

    “你,败了!”

    “哗……”气卷沙尘,苏逸辞平稳落地,尊魔甲如收敛的魔焰融入其体内,无形的非凡气宇势镇全场。

    南城烈倒在地上,眼中布满不甘。

    此刻,他连爬起来拿刀的力气都没有。

    不断溢出的鲜血淌满地面,渗入缝隙中,南城烈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下,下一次,我,我会找回来的!”

    “咻咻……”于此同时,两名战神院的内务医疗人员连忙闪入南面晋级台上,他们迅速的给南城烈的伤势进行处理。

    “太严重了,赶紧送往内院。”

    “走!”

    ……

    苏逸辞侧身望向别处,其背对着被两人抬起的南城烈,眼角轻抬,道,“不管几次,你都是,败者!”

    “哗!”

    气潮翻滚,衣袍掀舞,苏逸辞身上的锋芒如利刃般渗入了全场每个人的灵魂。

    场下众人皆是暗暗摇头。

    “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新人也太强了吧!”

    “现在看来,他和玄无策谁更强?”

    “肯定是他啊!南城烈可比陆旗强悍不少。”

    “可是玄无策先败陆旗啊!而且,玄无策看上去还没有尽全力。”

    “看来还是不好说啊!”

    ……

    南面晋级台!

    胜负揭晓!

    洪荒院南城烈对位神羽院苏逸辞。

    前者败!

    后者胜!

    出乎无数人意料的结局!

    同战争院的玄无策一样,苏逸辞这位新人的高度,再次被无限的拉长。

    ……

    “结束了!”天况山以北的观战台上,几位贤人的表情尤为的丰富。

    “十几年了,我都没见过这种场面。”书衫贤人摇头道。

    姚千里亦是轻轻的叹了口气,“我也很久没有这么紧张过了。”

    “不过,那边是怎么回事?”雨音贤人问道。

    “嗯?”几人的目光转向北面晋级台。

    北面晋级台上。

    林匪兔和邓隆的氛围还有点莫名的怪异。

    正当众人心有不解之际,林匪兔倒是很大方摆了摆手。

    “壮士,乾级名额送你了……考核了这么多次都没过,真是难为你了。”

    说完,林匪兔就扛着铁棍,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直接离开了台面。

    身后的邓隆眼角不由的一抽搐,明明是胜利了,可为何有种输了人生的感觉。

    ……

    “你怕是脑子有坑吧?好不容易拿到密匙,说让就让?”林匪兔一下来,艾琳就开口骂道。

    林匪兔耸拉着眼皮,叹了口气,道,“不让不行啊!再打下去,我就要露馅了。”

    “什么鬼?”

    “咳咳咳……”说着,林匪兔竟是咳嗽起来,一副快要躺在地上的感觉,“快,快扶住我,那位叫邓隆的壮士着实凶悍,他再出一剑,我小命不保。”

    林匪兔一边说,一边往艾琳身上靠去。

    艾琳一脸疑惑,“你刚才在台上是装的?”

    “不然呢?你以为我真有实力胜过他吗?没想到那个憨批这么容易上当,竟然被我吓住了……啊!要死了,要死了,我现在全身都疼,快快快,抱住我……”

    “真的假的?”艾琳半信半疑的搀扶住林匪兔。

    她实在是越来越看不懂林匪兔了。

    尤其是自从苏逸辞来了之后,林匪兔总感觉和以往不太一样。

    ……

    五战,全部结束!

    风云院沈啸易。

    战争院玄无策。

    苍穹院邓隆。

    神羽院上官语汐,苏逸辞。

    任谁都没有想到,五个乾级弟子名额,神羽院占了两席。

    ……

    此时此刻,沈啸易已经是走到了晋级台边缘的那座石碑面前。

    石碑上,嵌入了两枚密匙。

    旋即,沈啸易单手以掌心贴靠在石碑上。

    一缕灵元注入其中,石碑顿时焕发出一片绚丽的光纹,随着空间律动不休,一道光柱直冲天穹。

    而,在那光柱内,悬浮着一物。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聚集过去,只见那光柱中悬浮的是一截类似于“鹰翼”的物品。

    两片“鹰翼”大约半米左右,中间以某种材料连接,通体为幽暗的褐色。

    “是兽王骨!”场外有人惊呼道。

    沈啸易直接扬手将那“鹰翼”收入囊中。

    与此同时,另外几座晋级台上也相继有着一道绚丽的光柱冲天而起。

    玄无策,上官语汐,邓隆纷纷开启了石碑,获取作为乾级弟子的奖励。

    玄无策所获得是一件柳叶状的飞刀圣器。

    邓隆得到的是一面金色的重盾,亦是圣器。

    而,上官语汐却获得了一件“兽王骨”,兽王骨的形体为一截虎爪。

    五件奖励中。

    两件为兽王骨,三件为圣器。

    很显然,剩下的苏逸辞那边自然也是一件圣器。

    果不其然,当苏逸辞将灵元之力注入石碑中的瞬间,随着璀璨的光柱直冲虚空,其面前悬浮着一支玉笛。

    “嗯?”苏逸辞有点讶异,玉笛是支短笛,做工很精致,上面有一束兰草的花纹,笛子的尾部挂着一根红结,简单中带着几分玉秀。

    玉笛圣器?

    这倒是很少见。

    场外的众人都是羡慕不已。

    从今天开始,战神院又多了五位乾级弟子。

    众人一一将各自的奖励收入囊中。

    而,就在苏逸辞准备伸手去取那支玉笛的时候,突兀的,一道势如雷霆般的破风声啸豁然来袭。

    “哐轰……”一声沉重无比的爆响声直接打破天况山才平息下来的氛围,乱石炸裂,浩荡的气波在苏逸辞的面前荡开。

    只见,一杆锋利无比的战戟赫然插在苏逸辞前方的地面上。

    无数道裂缝在地面展开。

    那道战戟有三叉,中间叉刃上描刻着一个血色竖瞳图案。

    众人俱惊!

    全场皆疑!

    霎那间,苏逸辞所在南面晋级台上,赫然又多出了一道气宇轩天的霸气身影。

    “寒风啸百里,邪眼瞰千山……”声势低吟,沈啸易逐步踏至苏逸辞的面前,每一步都带山岳威压。

    其道,“收回你的手!”

    “嗯?”苏逸辞眼角一凛,冷逸的眉宇间涌出丝丝寒意。

    其他几座晋级台上的天才纷纷侧目而来。

    意外!

    意外!

    乾级考核结束之际,风云院沈啸易再次踏上南面晋级台,一杆破杀战戟拦截在苏逸辞面前,其究竟又有何目的?

    气氛才刚刚得以平稳的天况山再次变的无限紧张。

    天才的对决!

    尚未结束!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