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五章 凌霄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不过,这种小事已经不会让她头疼,不就是拍几组相片和一个小广告吗,当即召开了紧急会议。

    几次交锋下来,周信等人也知道盛莞莞口才厉害,这次竟没有在她手饰上做文章,倒让她有一种和谐共创辉煌的错觉。

    当晚盛莞莞忙到很晚才回去,在离盛家的几百米处,被一辆突然冲出来的蓝色的超跑拦了下来。

    盛莞莞认得这辆超跑,她在凌霄的车库里见过。

    而此刻,凌霄正坐在拉风的超跑内,冷着张俊脸抿着张薄唇隔着两道玻璃与她对视。

    盛莞莞不知道凌霄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挡住她的去路。

    莫非是上午那口气还没出顺,他知道她没有乖乖受罚?

    如果是,那还真是难为他了,海城首富如此一个大忙人,居然这么晚了还亲自来堵她。

    “下车。”

    很快,凌霄的身影便出现在她的面前,语气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盛莞莞心头沉了沉,又是这种语气,他似乎忘了她已经跟他离婚了,她不再有求于他,不需要再低声下气。

    她打下车窗,平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有什么事吗?”

    她不认为他们现在还有什么可谈的。

    凌霄没有回答,冰冷的声音再次重复,“下车。”

    盛莞莞沉默了几秒,伸手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她现在很累,不想继续跟他在这里耗着。

    而且,如今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女神已经回来了,两人正在谈婚论嫁,他不屑对她做什么。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盛莞莞明白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刚下车,凌霄便扣住了她的手腕,强势的将她扯了过去,一把将她按在车头上。

    然后,她听见了扣子弹开的闷响。

    “凌霄你干什么,放开我。”

    盛莞莞吓的花容失色,用力挣扎起来。

    然而凌霄轻易的扣住了她的手,将它们按在她头顶,充满占有欲的目光从她纤细的脖子一路往下移。

    一片白、皙,没有丝毫瑕疵。

    这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但压在他心口一整天的石头在这一刻消失了。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盛莞莞无比愤怒的对凌霄怒吼。

    凌霄的行为让她感觉无比屈辱,他凌厉霸道的目光更盯的她浑身不舒服,他凭什么这么对她?

    好在凌霄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在她再次怒吼的时候,松开了她。

    盛莞莞立即揪紧自己的衣服坐了起来,眼眶通红的怒瞪着面前的一身戾气的男人,“你什么意思?”

    他刚刚的行为,似乎在检查她身上有没有男人留下的痕迹。

    可他凭什么?

    他们已经离婚了,他有什么资格?

    凌霄脸色很难看,冰冷又带着股阴戾。

    他真是疯了,竟然大老远跑过来对她做出这种事。

    可是,他忍过,只是忍不住。

    早上登录v博,看见了她和唐元冥的接吻照,更看到了她被唐元冥抱着上楼,狗仔曝料她在唐元冥的公寓过了一夜。

    孤男寡女,男未婚女未嫁什么事不能发生?

    上午见到她的时候,他就想撕开她的衣服,看看里面有没有唐元冥留下的痕迹。

    天知道他费了多大的劲才忍了下来。

    但是,他今天一直没有冷静下来过。

    具体的说,是从昨晚见了她和唐元冥接吻的相片后,他的心情就一直没有平静下来过。

    一整天,他什么都做不了。

    脑海都是她躺在唐元冥身下的画面,怎么都控制不住,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把她的脱衣服扒下来,好好检查一番。

    而且,他也这么做了。

    “为什么不说话,这样有意思吗?”

    盛莞莞并不知道,此刻的凌霄有多痛恨自己,他以为自己跟凌华清不同,他觉得自己可以冷漠对待,结果还是迈上了他的老路。

    她只是觉得,既然凌霄身边已经有了林之舞,两人也有了结婚的打算,为什么他还要来招惹她?

    盛莞莞红着双眼对凌霄冷笑,“你想在我身上找什么?”

    凌霄浑身冰冷骸人,“别说话,让我安静一会儿。”

    盛莞莞感觉腹部又在抽痛,心情更加烦躁,“我昨天是在唐元冥家过夜了,我们发生了什么,你以为你撕了我的衣服就能看出来?凌霄,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蛮横粗鲁的。”

    凌霄浑身的气息都变了,“盛莞莞,你最好不要刺激我,后果你承担不起。”

    盛莞莞看着凌霄的脸色,知道不能再激他,这男人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凌霄,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别让我瞧不起你。”

    说完这句话,盛莞莞拉开车门上了车。

    很快车子消失在凌霄的视线。

    凌霄看着盛莞莞消失的方向,眸色沉了沉,靠在车头一根一根抽着烟,脸色复杂而冰冷。

    盛莞莞回房后,立即进了浴室,大姨妈来了,但是从下午到晚上,只见了一点红,腹部还抽痛的厉害。

    她想吃点止痛药,但找了许久都没找着,心情烦躁的将药箱踹的老远,“混蛋,连你也欺负我。”

    好不容易缓过来,让佣人送了杯红糖水上来,躺下后终于感觉好些了。

    赵佳歌今天心情非常郁闷,一个人去酒吧喝酒,厉寒斯怕她被人占便宜,一直守在她身边。

    于是,他成了赵佳歌发泄的对象,这晚她对他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一直在赶他走。

    但无论赵佳歌的话说的再难听,他只是淡淡的回一句,“你喝醉了。”

    把赵佳歌送回去后,厉寒司去了凌珂所住的小区,以往凌珂都会为他等门,但这次敲了好久都没有人为他开门。

    厉寒司才恍然想起,昨天他喝醉后,凌珂跟他说了分手。

    看着闭关的房门,厉寒司将手收了回来,正打算离开,几个工人走了过来。

    厉寒司听见他们说,“有钱人就是任性,九成新的家具说扔就扔,都是大品牌当二手处理能卖不少钱。”

    “我看很多东西都是全新的,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咱们还是好好做事吧,扔完剩下的早点回去休息。”

    然后厉寒司看见他们打开凌珂的房门,走了进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