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18章 二十万就想打发我们
    陈婧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云淡风轻的,但孟知易却能感觉到她在记仇。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知道陈婧诗不是好惹的角色。

    孟知易:“平白无故扇你吗?”

    陈婧诗:“可能是我做了什么让她看不顺眼的事儿吧,不清楚。”

    孟知易:“……”

    陈婧诗:“宋小姐这个人,挺单纯的。”

    孟知易被陈婧诗这话勾起了兴趣——

    她竟然说一个欺负过她的人单纯?

    孟知易好奇:“为什么这么说?”

    陈婧诗:“风水轮流转,谁都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她对自己太自信了。”

    孟知易听完陈婧诗的话后被逗笑了,她确实是个聪明的人。

    她对人性的理解,通透到不像个刚成年的人。

    晚上陈婧诗是一个人睡的,她本来以为孟知易让她搬来这边是为了让她陪睡,没想到他第一天晚上竟然表现得如此“绅士”。

    翌日一早,郑金和顾芸带着陈婧诗去《扶桑》剧组试了一段戏。

    陈婧诗拿到剧本之后通读了一遍,了解了一下前后的剧情之后,便开始酝酿情绪。

    这段戏,直接把在场的人都惊艳到了。

    陈婧诗试完这段戏之后,苏科直接起立给她鼓掌,郑金也是一脸欣慰。

    他们本来在担心陈婧诗的演技能不能撑得起这个角色,毕竟《扶桑》是大制作,虽然全部角色都启用新人,但因为导演的知名度摆在那里,关注度还是很高的。

    如果陈婧诗演技不过关,苏科就等于是自己砸招牌了。

    试戏结束之后的第二天,陈婧诗就跟剧组签了合同,剧组通知了她拍定妆照的时间,然后陈婧诗就拿着剧本回去研究剧本了。

    这几天孟知易没回来,陈婧诗就一个人待在别墅里,自己买点儿吃的随便做做菜,其余的时间都在钻研剧本。

    郑金每天都会打电话来问她情况,陈婧诗也会听话地汇报。

    她能感觉到,那次试戏之后,郑金对她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大概是对她改观了,不再觉得她只是个花瓶。

    这天下午,陈婧诗看完剧本之后就出去买菜了。

    买菜付钱的时候,她才想起来去查自己银行卡的余额。

    卡里多出了二十万,这应该就是孟知易之前说的签约奖金。

    看到这一串数字之后,陈婧诗决定,明天回去一趟,把钱还给刘玉林。

    这样一来,也算是跟他们划清界限了。

    陈婧诗是真的没有那么丰富的情感,

    他们养她这几年,她是很感激,但也仅限于此,不至于要感激倾尽所有。

    她没有那么伟大。

    晚上孟知易还是没回来,陈婧诗也不打扰他,只是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晚上陈婧诗提前跟银行预约了取款,第二天一早,她到了附近的银行取了二十万出来,打车回到了陈家。

    陈婧诗回来的时候,是刘玉林开门的。

    刘玉林看到陈婧诗之后,立即扯着嗓子开始讽刺:“哟,这是谁呢,还知道回来啊?我以为你都不记得家门怎么走了!”

    陈婧诗听着刘玉林聒噪的声音,不自觉地皱眉。

    大概是这段时间清静惯了,突然听到这么大嗓门,脑子疼。

    “小诗回来了?”陈启刚听到外面的动静之后,也从厨房走了出来。

    看到陈婧诗之后,陈启刚训道:“放假这么长时间都不回家,你到底在忙些什么?悦悦说你交男朋友了,你是不是这段时间都跟男朋友在一起?”

    陈启刚语重心长地教育着陈婧诗,“小诗啊,你谈恋爱我们没意见,但是女孩子要自尊自爱啊……”

    “我签了合同,接下来要拍戏。”眼看着陈启刚越说越离谱,陈婧诗有些忍不了了,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听到陈婧诗这么说,刘玉林“呵呵”了一声:“少吹牛了,你能有什么戏拍?整天到晚给人跑龙套,拍出来连你一个背影都看不见,那也叫拍戏?我看你就是找借口不想回来,真是白眼狼,忘了谁养你这么久了。”

    刘玉林说话尖酸刻薄,什么难听的话都往外冒。

    “行了行了,小诗也是在努力打拼自己事业。”陈启刚看了一眼刘玉林,“你少说两句。”

    提醒完刘玉林之后,陈启刚又看向了陈婧诗:“小诗,你先回家住,你想拍戏我们又不会拦着你,在家好歹还能有个吃饭的地方,总比你住在外面强。”

    陈婧诗没接陈启刚的话。

    她低头,从包里拿出了二十万的现金,放到了茶几上。

    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二十万是很大一笔钱了。

    刘玉林和陈启刚看到陈婧诗拿出这笔钱之后,都惊讶了,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好长时间都没说出话来。

    陈婧诗说:“这个钱是还给你们的,这几年谢谢你们供我读书,这也不是你们的义务,所以钱还是要还。”

    “二十万应该差不多了,这笔钱也能让陈晋南和陈悦初大学毕业了,剩下的你们留着生活。”陈婧诗说,“我欠你们的应该还清楚了。”

    “小诗……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陈启刚表情严肃地看着她,“你说,你是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我是怎么教育你的,女孩子要自尊自爱,你都忘了?”

    “我签了公司,这是公司给我签约金。”陈婧诗简单解释了一句,至于她和孟知易的交易,她只字未提。

    该说的话说完了,陈婧诗也没打算在这边多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等等!”刘玉林扯着嗓子叫住了她。

    陈婧诗顿住了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还有什么事儿吗?”

    刘玉林说:“我们辛辛苦苦养你这几年,你用二十万就想打发我们?如果没有我们,你能有今天吗?!”

    陈婧诗听完刘玉林的话之后,讽刺地笑了。

    果然,她想象中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来之前她就想过,刘玉林这种性格,如果她以后赚多了钱,她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以“养育之恩”在她身上吸血。

    没想到,现在就表现出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