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977章:满屋子都是血
    家庭医生委婉的提醒着,偷偷的看了一眼慕辞:“根据我判断,徐小姐应该是受了凉,邪风入体,所以才导致感冒发烧,最近要多注意保暖。https://”

    听到这话,慕辞猛的尴尬了一下。

    因为他想起来,昨天晚上两个人喝醉之后,从客厅到沙发再到床儿上,都是一丝不儿挂。

    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着了凉,所以才会突然病倒。

    想到这里,慕辞心里一阵内疚。

    如果他昨天能够再多控制一点,也不至于让她生病。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我再通知你。”

    “是,慕总。”家庭医生恭敬的点了点头,又拿着医药箱转身离开。

    慕辞走到床边看了一会儿,徐翘翘现在已经安稳了很多。

    因为自己让她平白无故遭罪,慕辞愧疚的抿了抿嘴。

    他坐下来把她的手握在掌心里,满眼都是温柔:“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

    床儿上的人一动不动,徐翘翘已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慕辞也没让自己闲着,想到她生病了,要多吃一点好消化的东西,于是立刻让人送来新鲜的食材,打算为她熬一点粥。

    徐翘翘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输液瓶里的水刚好已经快要滴完。

    慕辞推开门进来,看到他已经转醒,连忙温声祝福:“你先别动,我替你把针拔了。”

    他说着手下开始动作起来,握着那小小的针管:“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下。”

    徐翘翘闷闷的嗯了一声,慕辞小心翼翼地把针管拔出,她面上任何表情都没有。

    作为一个职业医生,徐翘翘并不害怕打针,用棉签止住血液,徐翘翘就准备起来。

    “我怎么突然就病了,一点预兆都没有。”

    慕辞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可能是着凉了,这几天你就不要再出去了,饭菜我会每天让人准时送过来,你就在家里休息就好。”

    “嗯。”

    徐翘翘也没有太大的意见,她现在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做起事来也没有多大的成效。

    慕辞见他没有再追究这个问题,不由得也悄悄地松了口气,端起一旁的粥,轻轻的搅拌了起来:“医生刚才来过,说你要多注意保暖,也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过几天就多吃点粥。来,已经不烫了。”

    他把勺子递到了徐翘翘的面前,徐翘翘张嘴吞下,味道一如既往的好。

    就这么吃了小半碗,徐翘翘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

    她主动和慕辞挑起话题:“对了,我今天去医疗院的时候,发现白爷爷一直昏迷不醒,但是身体消瘦了很多,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吗?”

    提到这个,慕辞也很难过,眼神都不自觉的黯淡了起来:“这个情况我们早就注意到了,可是专家说,外公毕竟年岁已高,身体机能不比那些年轻人,尽管有药物在维持,可到底是一日比一日的衰老下去。”

    徐翘翘听出这话的潜台词:“那岂不是说,如果不能够尽快的想出解决办法,爷爷就有可能会……”

    会怎么样并没有说出来,但两个人心里都很清楚。

    慕辞默默的点了点头,徐翘翘只觉得一瞬间呼吸都乱了几分。

    “都怪我,才会让白爷爷遭此大难,我一定要再抓紧一点。”徐翘翘说着就要桌边走,那里放了很多关于白老爷子的资料。

    可她才刚站起来,眼前便是一阵眩晕,脚下一个不稳,直接差点摔倒。

    慕辞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翘翘,你现在自己身体都很虚弱,就不要再操心这些事情了。我已经买了市面上最昂贵的药物,可以暂时缓解一段时间。”

    听了这话,徐翘翘稍微放心了几分,咬着牙道:“那你要让人每天都向我汇报白爷爷的情况,我必须掌握的一清二楚,才知道该怎么对症下药。”

    慕辞连忙点头:“你放心,我会的。”

    他们这里温馨无比,而此时的欧爵也已经回到了国外。

    再次站到这片久违的土地里,他的心情已经变化了很多。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少爷,他的家族在这里举足轻重,可以说是黑白通吃,所以养成了桀骜不驯的性子。

    但在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欧爵明显变得沉稳了许多,也更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这次回来他并没有提前通知父母,甚至没有联系网络上的那些狐朋狗友,一个人拎着行李箱从机场出来,便拦了辆的士直奔庄园。

    看着车窗外飞快掠过的风景,欧爵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给徐翘翘发出那通报平安的短信。

    他想,也许不应该再去打扰她。

    车子很快停在了庄园门口,欧爵付了车费从车上下来。

    他看着眼前这栋华丽的庄园,似乎能想到自己的父母正在客厅里坐着喝咖啡,谈笑风生。

    嘴角的笑意不自觉地深了几分,欧爵急匆匆地上前,他按了按门铃,结果却无人回应。

    “怎么回事?难道今天都出去了?”

    庄园里有很多佣人,父母有时候会带着这些佣人出去采买或者在附近踏青,所以没有人出来迎接,欧爵也并没有往别的地方想。

    他找了一会儿才找出钥匙,轻轻转动钥匙孔,房门吱呀一声开了,迎面而来却是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欧爵脸色顿时变了变,立刻快步走了进去,一眼便看到客厅在毛毯上躺着两个人,正是他的爸爸和妈妈。

    “爸!妈!”

    欧爵一声惊呼,大步奔到了两人身边,欧爵父母安静的躺在地板上,旁边还有一滩鲜红的血迹。

    欧爵这次回来的非常突然,事先也并没有通知过自己的父母,眼下突然看到这种情况,整个人直接愣在了原地。

    他蹲下儿身抱着自己的母亲,手掌触不到地板上的血迹,血液还未完全干透,应该才刚刚出事不久。

    “冷静下来,一定要冷静下来!”欧爵阴沉着脸说服着自己,飞快地摸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又伸手去探父母的鼻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