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591章 都下去伺候
    “啊……”

    “嘭……”

    南燕国国君痛呼一声,臃肿的身体重重的摔落在地上。https://

    秦若曦心中一颤,看着这殿内的侍女太监,还有那些衣衫轻薄的女子,心中极为不安。

    纵然楚天奕跟鬼医都跟她说了,司博宇在南燕国的地位极高,南燕国的国君对司博宇也有些忌惮。

    可是,司博宇终究是南燕国国君的儿子,怎能对南燕国国君动手?

    楚天奕此举,实在是太冲动了。

    果然,寝殿之中的人看到这一幕,皆是一脸惊诧。

    可是,几乎是同时的,那些人都垂下了头,没有人敢上前指责司博宇。

    南燕国国君的贴身太监连忙上前,搀扶起南燕国国君,后者疼的咳嗽了几声,本就因为醉意而泛红的脸,更是涨红了许多,几乎是要滴出血来。

    “你这个混账,你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父皇了!”

    南燕国国君瞪着“司博宇”,恶狠狠地开口,说这话的时候,秦若曦清清楚楚的看到,南燕国国君的眼眸之中迸发出浓重的恨意与杀意。

    只是,楚天奕沉着脸上前了一步,那南燕国国君便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身子。

    秦若曦:……

    刚才还那般气势汹汹,现在就怂了?

    这般怕孩子的老子,秦若曦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对,也不能说是第一次了,细想起来,秦宣和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

    秦宣和平日里朝着秦若曦耀武扬威,摆父亲的架子,可是真的当她强势起来之后,秦宣和倒是蔫儿了。

    秦若曦有几分恍惚,许久未曾想起自己的这个父亲,如今骤然想起来,秦若曦的心里不免有几分感慨。

    她跟楚天奕已经离开京城很久了,不知道这么长的时间里,京城会发生什么事情。

    看着瘫倒在地上的南燕国国君,秦若曦微微的拧了拧眉,黑白分明的眼眸之中浮现出了一抹暗色。

    京中的局势瞬息万变,他们当真是不应该在南燕国待太久了。

    秦若曦再次上前,几步走到了楚天奕的身边,握住了楚天奕的手。

    “交给我吧。”

    楚天奕侧头看着秦若曦,幽深的眼眸之中是未曾散去的怒意,看向秦若曦的视线之中也带着几分询问之色。

    南燕国国君看着秦若曦的举动,心中的意外更甚。

    秦若曦是东月国的太子妃,即便是跟着司博宇来了南燕国,可是她跟司博宇的关系竟是这么好吗?

    他之前分明是听说,这个东月国的太子妃对司博宇素来冷漠,从没有给过司博宇任何的好脸色啊。

    难道,他之前得到的消息是假的?

    心思流转之中,秦若曦已然朝着他走来。

    南燕国国君仍旧瘫坐在地上,倒是不急着起身,而是仰头看着秦若曦。

    面前的人身量纤纤,面容精致,冷凝的神色让她多了几分疏离跟冷漠,倒是有一种出尘脱俗的感觉,似是不容侵犯,却又更加的让南燕国的国君想要得到。

    南燕国国君那热辣的视线不加掩饰的打量着秦若曦,看着她隆起的肚子,南燕国国君的心跳不自觉的快了几分。

    秦若曦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如今看起来像是六七个月甚至是七八个月的孕妇。

    那隆起的肚子在这纤弱的身体上,有着一种禁忌一般的吸引力,让南燕国的国君心中发痒,眼神更加热辣。

    转瞬间,秦若曦到了他的身旁,蹲了下来。

    南燕国的国君心跳得飞快,坐起了身子伸手想要抱住秦若曦。

    只是,秦若曦却是突然勾唇,对着他抬起了手。

    南燕国国君一愣,只觉得秦若曦的笑容比正午时分的阳光还要明媚几分。

    他把自己的僵住了身子,似是被这笑容晃花了眼睛,一时之间竟是没有做出下一步的举动,只是痴痴地看着她,完全移不开视线。

    秦若曦的手指凭空弹了一下,倏而收回了手来,随意的伸到了那酒水池之中。

    指尖的酒水冰凉,手指有些微微的发皱,似是让秦若曦有些不舒服,她便立刻的收回了手来。

    秦若曦道:“这么好的酒随意的倾倒在这儿,实在是暴殄天物。”

    “能与美人在酒中一戏,岂能说是暴殄天物?这酒池肉林的美好,还要亲身体验过才知道,你要与朕一起……”

    南燕国国君的一句话没有说完,便只听到“噗通”一声响,秦若曦竟是突然抬手,轻而易举的把南燕国国君直接推进了酒池之中。

    南燕国国君的贴身太监震惊的看着秦若曦,未曾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但是那个太监顾不得多言,亦是不敢多言。他连忙跳进酒池之中去打捞南燕国的国君,只怕自己的主子不慎呛一口酒再溺死在酒池之中。

    这种事情,可不是没有发生过,只是死的人是那些伺候南燕国国君的女子,并非是南燕国国君本人罢了。

    只是,那太监刚把南燕国国君扶起,便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僵,像是有什么东西沿着自己的脊背蹿到了头顶,让他抑制不住的一个激灵。

    秦若曦勾唇,“这酒池肉林本宫没有兴趣,皇上还是跟自己的美人们享受吧。”

    她抬眸看了楚天奕一眼,后者立刻会意。

    只听“司博宇”沉声道:“都下去伺候着。”

    寝殿之中的人呆愣愣的看着“司博宇”,一时之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只见“司博宇”眼神一冷,“听不懂本王说的话?”

    “噗通……噗通……”

    “噗通……”

    落水声不断响起,那些衣衫轻薄的女子尽数跳进了酒池之中,朝着南燕国国君的方向游去。

    楚天奕那冰冷的视线却未曾收回,而是看向了寝宫之中的几个太监跟宫女。

    那些人明显的愣了愣,更有人一脸意外的抬手指了指自己。

    他们只是太监跟宫女,难道也要跟着下去?

    也不是他们不愿意下去,而是南燕国国君从来都没有让他们下去伺候,这酒池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进去的。

    “司博宇”皱了眉头,那些人的心顿时颤抖了起来,不敢多言,直接跟着跳进了酒池之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