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凯多
    泽法看到聚集的众多教官中,多了一个蓝染的时候,也没有出声,更没有赶他离开。

    此时,天空上掉落的人已经能够看到一个小小的黑点了。

    “都散开”

    总教官一挥手,众人便向着四下里散去。

    实际上,除了那些被紧急铃声送去避难的民众,在场的海军们其实并没有多少紧张的情绪。

    要知道,这里可是海军本部

    更何况对方只有一个人,会使用紧急铃声,也不过是防止没有自保之力的民众被战斗的余波给波及到,那就太冤枉了。

    “都安排好了”

    正好和蓝染站在相隔两三米远地方的安格少将扭过头,笑问道。

    “是的,三个小队各负责一部分人,强纳森总负责,不会有什么问题。”

    安格少将也认同地点点头,区区撤退而已,能够在体能不足的情况下,还特招进训练营,强纳森本来就是在智谋上拿到了足以让所有人都闭上嘴的分数。

    可以说,如果没有蓝染横空出世,他会是这一届当之无愧的指挥官。

    不过现在这样更好,有一个能够在各方面镇压下所有学员的人物,即使对他们这样的教官来说,都是一件难得的好事。

    安格少将还挺希望下一届也能有这样的人出现,要知道,这第一第二届,新建的训练营最容易出事的时候,唯独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学员却一点问题都没有,和这样的领头羊是分不开的。

    嗯,第一届稍微特殊一点,萨卡斯基和波鲁萨利诺两人不相上下。

    听泽法大将、咳,泽法总教官说,两人毕业了还在竞争,似乎还因为眼前少年的后来居上,连一向能使一份力就不多花两分的波鲁萨利诺也稍稍知道要努力一点了。

    “那就好。”

    安格少将跟着抬头,这时候已经能够看清楚是一个人的轮廓了,冷哼一声。

    “百兽海贼团凯多他还真以为,仗着自己动物系的皮糙肉厚,我们就不能拿他怎么样了”

    褐发褐眸的少年轻轻眨了眨眼,笑“嗯,我也很好奇。”

    见闻色反馈过来的是来人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仿佛真的只是想寻死一般。

    对方不会有事。

    几乎就在瞬间,蓝染做出判断。

    相当可怕的肉体密度,还真是

    想切一块下来研究一下。

    他很好奇。

    虽然

    想到这里,少年跨前一步。

    齐刷刷,在场所有海军的目光都看了过来,他无辜地笑了一笑“任由凯多砸下来的话,造成的冲击力重新修建操场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泽法瞅了瞅他已经按在刀柄上的手,摸了摸下巴,嘿了一声“也好,就让你先试试刀。”

    当年洛克斯海贼团上的实习海贼,当总教官的还真没怎么将对方放在眼里。

    几乎就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蓝染就已经以在场部分教官肉眼难以分辨的速度,斩出一道剑光

    “果然,没有用吗”

    同样的,也在他们没能看到具体情况之前,得出了结果。

    “臭小子,怎么听上去你还觉得挺有意思”

    泽法笑骂了一声,又瞅了瞅他腰间和他办公室刀架上一模一样的刀,免不了暗自嘀咕虽说只是灵性上的区别,但终究不是无上大快刀还是让人稍微注意一下,都是大剑豪了拿一把仿刀也太不把自己放心上了。

    动物系,还是动物系幻兽种对肉体的加成,难道没有意思吗

    少年右手刀剑斜斜指向地面,就在刚才对话的瞬间,他已经又斩出了数刀,就和第一刀那般,只在凯多赤膛的表面斩出了些许白印。

    不过,巨大的冲击力相对抵消,对方同样不能对海军的地面造成什么样的破坏了。

    噗

    原本声势浩大的撞击,在人真的落下时,却只腾出一点点的灰尘来。

    已经做好闪避姿势,准备在人砸下来的一瞬间就跳开的安格少将默默扭头,忍笑。

    “哦呀,我还以为会砸出一个坑的,看来力道掌握得不错。”

    蓝染完全没有动弹,歪头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之后,对另一边的总教官笑道,“泽法老师你就瞪我了,这不是很好嘛,给后勤处节省了一笔经费。而且”

    他打量着毫发无伤,正慢慢从地面上爬起来的某个人型凶兽,声音轻缓,“若是一不小心花的力气大了一点,把人砍到别的地方去,老师你才会很困扰吧”

    哪来的那么多歪理

    泽法忍了忍才把一句臭骂给咽了回去,噎得他直想翻白眼“回头再教训你”

    玩弄猎物这破习惯,什么时候才知道改

    这一次可真的有点冤枉。

    正是因为知道以对方的肉体强度,如果不用灵力的话,除非霸气达到一定的界限,否则并不能伤到对方,他才稍稍花了一点心思的。

    而海军中拥有这种程度霸气的人

    蓝染扭头,问边上的安格少将“卡普中将在本部吗”

    卡普中将

    奇怪地看了不知道为什么问起这个的少年,但知道他从不会无的放矢的安格少将还是回想了一下,回答道“不在,前几天回乡去看望家人了。”

    听说是想把家里的臭小子接来海军。

    不过这句话有敌人当面,安格没有说。

    而他一个常年待在训练营的少将之所以能知道中将的行踪,还是因为前两天听泽法总教官笑话海军英雄看见老光棍战国都收养了一个乖孩子,就忍不住也想带孩子来炫耀。

    “不在吗我明白了。”

    这就有点麻烦了。

    而且,似乎也太巧合了一些。

    “喂,自顾自地聊天,海军你们是不是太嚣张了”

    苦心酝酿的自杀变成了一个笑话,凯多倒丝毫不觉得难堪,反而那两人旁若无人般聊天的姿态,让这个在海上新崛起的大海贼面色阴沉。

    “刚才的斩击就是你的吧,海军小子”

    他提起拳头,以着和那庞大的身躯截然不同的敏捷,直奔蓝染而来。

    “嚣张不,嚣张的是你,不是吗”

    少年站在原地,一步未动,轻轻微笑。

    下一瞬,正义大衣扬起。一只黑色的泛着金属光芒的拳头,将凯多齐手肘深深地砸进操场地面。

    “当着老夫的面,对老夫的弟子动手,是你太嚣张了,小子”

    天津https:.tetb.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