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凌飞至!
    易轻舞那边也没问题,凌飞两边都处置妥当。凭借两队人马,加上自己的能力,足够了!本来凌飞就想着单枪匹马杀入的,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一种恐怖的地步。自从

    东樱一战,凌飞身体里觉得有某种东西蜕变了!这种蜕变没有实力上的变化,有的是境界的变化。

    凌飞有一种超然物外之感,天下武学尽在掌握一般。这是一种真正的大宗师心态!不是武学实力上的大宗师,而是武学境界上的!或许是战平苍牙老者,让他有了更

    深的感悟吧。

    不过考虑到周全,他还是叫上了人,确保万无一失。

    而且,今天的事凌飞必须自己先潜入。因为,他要救颜如玉!只有先救了颜如玉,他才能放心施展。否则,始终有所顾忌,若是以颜如玉来威胁他,那就更麻烦了。

    ……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颜如玉全程在观察马耿,发现这家伙时不时往门口看,就是在等着凌飞。颜如玉在想,既算等来了凌飞他又能怎么样呢?按凌飞所说,这里被莫

    问天布了局,这个家伙没资格知道莫问天的布局,他只能是莫问天的棋子,那么这颗棋子除了威胁一下娱乐圈方面的事情外,又能做什么呢?

    看着看着颜如玉走到了落地窗前,凝视下方,看时间,凌飞应该差不多到了吧?

    是的,到了!

    楼下,凌飞出现了。

    凌飞快马加鞭赶到了科湾广场,他这一路在想的问题是,如何先救下颜如玉?

    救人就两种做法,一,暗着来;二,明着来。明着来很简单,就是光明正大进来。暗着来就是潜伏进去!方才凌飞思考的是暗着来,认为潜入更好。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劲。莫问天是如此谨慎的人,这栋楼肯定已经被他把控,所有监控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凌飞想要暗中潜入必须毁坏监控,不然会被他们发现。但毁坏监控,不正是

    在向他们暴露自己的位置吗?

    暗着来看似是很不错的办法,实际上操作难度太大。即便再小心,也难以做到不被发现。

    凌飞也想过跳起来爬上去,但是这科湾广场不同于酒店。科湾广场下面人山人海,四周都是人,找不到阴暗角落跳上去,就这么跳上去,妥妥暴露。

    如此,倒不如直接明着来。

    下了车,凌飞主动展露在监控底下,朝着门内走进来。毫无顾忌的走进来,才能让他们掉以轻心,这样有更大的机会救走颜如玉。

    ……

    办公室中的卡洛斯一直在注意监控,旁边几个手下也都跟着一起认真观察进来的所有人。

    “团长,那是凌飞吗?”

    一个手下喊了起来,所有人都看过去。只见一个气度非凡的年轻人大步走进酒店内,没有任何迟疑和犹豫。

    卡洛斯眯眼:“来了,就是他!”

    理查德看着凌飞笑了起来:“这个年轻人,倒是有几分气度。”

    “可惜,今天得死了。”卡洛斯冷漠道,“杀了詹博伦,今天,你要血债血偿!”

    “团长,可不能掉以轻心,这个凌飞能被莫问天这样的人称之为对手可不简单。”

    “放心,一切以计划为主,他逃不了!”卡洛斯冷笑,“在他进入会场后,让一楼的开始行动。”

    ……

    凌飞径直上楼,来到了宴会所在楼层,跨步走入其间。

    到这会儿了,还有人进来,众人纷纷扭头看过去,看到是凌飞,众人神色各异。演艺圈的众位都是满眼羡慕嫉妒恨,因为凌飞出演了《心探》。《心探》目前的大火

    大家是看在眼里的,是极其优秀的作品,这部作品必将载入史册,而凌飞,也会随之载入史册当中。这,可是无数演员的梦想啊!

    凌飞只是一个新人,甚至还不是演员,只是中医而已!竟然能够出演这部电影,甚至获得如此成就,怎能不让人羡慕嫉妒恨呢?

    很多人心中都在想,为什么偏偏是凌飞出演,而不是自己?如果是自己,那他们肯定就大火了……

    马耿也在看凌飞,看到凌飞来,他都快笑出声来,终于来了!等了太久了!

    马耿径直朝着凌飞快步走过去,越走过去,脸色变得越发灿烂,走到凌飞面前时像开出一朵花一样。

    “凌先生!”马耿亲切上前,“久仰大名!”

    凌飞扫了眼马耿:“你是谁?”

    马耿笑呵呵道;“我叫马耿,这次牡丹奖的主事人。”

    凌飞淡淡颔首,视线四处瞥,想找颜如玉的位置。

    “凌先生,你总算来了,等你等了好久了。这场宴会啊,可就是为你开的!”马耿高声笑道。

    周围的人听闻此言皆是错愕万分,那些演员导演们看呆了,什么情况?这宴会不是牡丹奖组委会邀请所有可能入围奖项的人的一次聚会吗?怎么会是专门为凌飞开的

    ?如果知道是这样,他们怎么可能会来,凌飞算什么东西,他们哪管凌飞啊。

    凌飞似笑非笑,专门为他开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倒也没错。

    颜如玉也走过来了,看到凌飞的表情,心中惴惴之感悄然而逝。这个男人啊,只要一出现,仿佛天大的事情都会被解决。他能擎天!

    “来来来,凌先生,上台说几句话。”马耿说着就要拉凌飞的手臂上台。

    凌飞心念一动淡淡道:“不必了。”如此热情,必然有原因。

    凌飞稍微力沉腰下,马耿根本拉不动。马耿见状松开手,笑着道:“凌先生,你是不是觉得我太热情了你不适应?毕竟初次见面。”

    凌飞淡淡道:“与此无关,纯粹不想上台而已。”

    马耿笑着道:“也没什么其他原因,就是因为我是电影人!我喜欢《心探》这部作品。从事影视行业这么多年了,在国内的市场上极少看到这般作品。《心探》中对于

    人性的思考深得我心,尤其是凌先生所演角色,所说的都是我的观点。所以对凌先生如此热情,还望理解。”

    “来来来,上台说几句吧,毕竟这场晚宴就是为你而办!”

    凌飞眉头一挑,深深看了眼马耿。

    “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