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04章 逗比欢乐多
    “啪!”

    宁文涛一巴掌狠狠打在了宁知的头上:“我就知道你这个浑小子不学无术,心思恶毒,你竟然咒你妹妹出事?”

    宁知捂着自己的头:“爸,你说实话吧,我是不是你捡来的,所以你才这么对我……”

    宁文涛冷哼了一声,没说话,只是又看向了宁檬,询问道:“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好地怎么晕倒了?”

    宁檬瞥了宋美兰一眼,笑着开了口:“不是什么大事,爸,我改天再给你说。

    宁文涛一顿。

    改天再给他说,不能当着这么多人说,而且没大事晕倒了……

    难道是……

    宁文涛顿时面露喜色:“我懂了,闺女,檬檬,你好好休息!”

    说完了以后,他就殷勤的往前一步,视线往她肚子上瞥了一眼:“没想到这么快啊!”

    宁檬:??

    宁檬觉得他应该是误会了,于是开口:“我等会儿给你说……”

    “不用说了,我都懂!”

    宁文涛笑呵呵的开了口:“你放心,霍北臣家没有家长,但是你有啊,你爸爸我如今退休了,天天闲着没事干,含饴弄孙挺好的。”

    宁檬:?

    她的视线顿时落在了宁知身上:“你怀孕了?”

    宁知:????

    宁知:!!!!

    宁知气急败坏:“你说什么?”

    宁檬急忙摆手:“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让别人怀孕了?”

    宁知摇头:“没有啊!我哪里来的女朋友!”

    宁檬就好奇的看向了宁文涛:“那爸爸你哪里来的孙子?”

    宁文涛:??

    他迷茫的看着宁檬的肚子:“不是你吗?宁知的孩子才不是我孙子,谁给他看孩子啊!”

    宁檬:!!

    宁檬明白了什么,她急忙摆手:“爸,我没怀孕!”

    宁文涛:“??怎么会?你妈妈当初怀孕的时候,就经常晕倒。”

    宁母身体不好,怀孕后贫血,经常晕倒,所以宁文涛就以为孕妇都会这样,刚又见宁檬语言含糊其辞,就更误会了。

    宁檬:…………

    宁檬抽了抽嘴角,她给宁文涛解释清楚后,又跟几人寒暄了两句,最后让一部分人离开:“我这又不是大病,你们都围在这里,搞得像是我得罪了什么绝症似得。”

    宁文涛和宁知的到来,让宁檬终于找回了当初嬉笑怒骂的感觉,她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摆手道:“赶紧都回去吃饭吧!马上就要到吃晚饭的时候了!”

    宁文涛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到了病房门口处,还在看着她:“檬檬,你真的没有怀孕吗?”

    宁檬:…………

    苏叶带着宁可也离开了,宋美兰也被送到了旁边的病房中。

    从打赏了宁檬以后,宋美兰就身体不太好,一直在住院。

    好不容易病房里只剩下了宁檬和霍北臣了,她这才有时间好好去打量旁边一直沉默着、陪伴她的男人。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八年前,那时候的臣爷一副拽的二五八万的样子,永远都是别人欠了他八百万的模样,一副其余人等皆入不得他眼的样子。

    而现在的臣爷,却已成熟稳重。

    宁檬依恋的握住了他的大手,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霍北臣见女孩情绪不太对,正要说什么,就听到她开了口:“臣爷,谢谢你。”

    霍北臣眉眼一弯,冰冷的人瞬间有了温度,他正要说些什么,就听到女孩继续开了口:“不过,你是不是应该喊我表姐?”

    霍北臣:???

    宁檬嘴角的笑容愈发的灿烂:“表弟,喊一声表姐,姐姐会好好疼你的!”

    霍北臣:…………

    他太阳穴隐隐的跳动着,满头黑线。

    早就知道这女孩性格跳脱,知道了以前的事情,那还了得?现在不就来嘲笑他了?

    霍北臣瞥了她一眼,见她眼神狡黠,却透着点莫名的沧桑,他眸光一沉,忽然间抱着宁檬一个反转,将她压在了身下。

    他慢慢的低下了头,凑到了宁檬的耳畔。

    他的呼吸喷涂在脖颈上,让宁檬觉得痒痒的,她想要推开他,却使不出力气,然后就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开了口:“怎么疼我?”

    宁檬:!!

    似乎,好像,貌似玩大了!

    她瞪大了眼睛,想要说点什么,就又听到他低沉的嗓音传来:“嗯?表姐?”

    宁檬:…………

    她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下一刻,霍北臣就慢慢靠近了她,吻在了她的额头上。

    一下,一下,又一下……

    那个吻慢慢开始往下,气息也愈发炙热……

    就在他堵住她嘴唇的那一刻,病房门忽然间又被一下子推开,宁知的声音传了进来:“救命啊,我的亲妹!”

    宁檬:!!

    宁檬吓了一跳,急忙一把将霍北臣推开。

    两个人快速分离,可刚刚的模样还是落入到了宁知的眼里。

    宁知吓了一跳,他刚进来的身形,又急忙往外走:“唉,我怎么突然间看不见了,我得去找个护士给我瞅瞅。”

    他边说,边伸出了手,装模做样的摸到了刚关上的房门,转身往外走:“你们继续,继续……”

    宁檬:…………

    装能不能装的像一点!!

    她抽了抽嘴角,等到宁知关了门出去以后,她松了口气,扭头对上了霍北臣带着欲望的双眸,她的心又漏跳了半拍。

    吻……

    对于霍北臣来说,现在的亲吻都是正常的事情了。

    可对于宁檬来说,她已经整整六年没有亲吻过霍北臣了。

    所以当他再次低头的时候,她的心砰砰乱跳,胸腔处更像是被抽空了空气……

    就在两个人要再次亲上的时候,房门被人叩响了,宁知可怜巴巴的声音传了进来:“妹啊,我好不容易摆脱了咱爸找你有点事说,你们那啥结束了,告诉我一声,我就在外面等着哈!”

    宁檬:???

    “我不急,你们慢慢来。”

    “…………”

    “啊,对了,你们有安全措施吗?需要我去超市帮你们买回来吗?”

    “…………”

    “你们继续啊,怎么没声音了?妹,你就当我不存在,放开点。”

    “…………”

    宁檬再也受不了外面那人的呱噪了,直接推开了霍北臣,示意他去开门。毕竟她不方便下病床。

    “妹啊,加油哦~”

    这话刚说完,病房门被打开了,宁知站在外面靠在墙上,听到开门声扭过头来,就见霍北臣一脸黑沉的看着他。

    宁知咽了口口水:“妹夫,你们这是还没开始,还是结束了?”

    “…………”

    霍北臣转身往房间里走,宁知跟在了他的身后:“你这时间不行啊,要不要我帮介绍个肾虚专家?”

    霍北臣凉飕飕的看着他:“我觉得我先给你介绍下飞白比较合适。”

    宁知急忙闭上了嘴巴。

    他就在群里,当然知道飞白是谁,那还是算了吧。

    他呵呵一笑,然后闪身到宁檬床边,开了口:“妹啊,讳疾忌医不是好事,你有时间劝劝妹夫啊,如果真的有需要……”

    宁檬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揉着眉头问道:“你找我什么事儿?”

    宁知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开了口:“就是那个,你能不能借给我一点钱?我这不是刚创业吗?资金不太够。”

    “多少?”

    宁檬反映了很久,才回想起来,宁知现在处于创业阶段,他开办了一个直播间,专门帮人带货。

    这种主播的确需要宣传,还需要场地费,拍摄费等等,曾经给他的那些钱不够了也说得过去。

    可没想到宁知竟然直接狮子大开口:“三个亿。”

    宁檬:???

    她指着自己问宁知:“你觉得我脑子坏掉了吗?”

    宁知摇头:“没有啊,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

    宁檬下一刻就破口骂道:“那你当我脑子坏掉了,给我要三个亿?你一个小主播,什么费用需要三个亿创业?五千万你都绰绰有余了吧?”

    宁知嘿嘿笑,一点知错能改的样子都没有,晃悠着她的胳膊:“妹啊,你看,柠檬娱乐估值二十个亿呢,我又不能要公司,你就给我三个亿,行不行?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惦记你的继承权了,你一次性买断给我!”

    宁檬:“…………”

    这家伙不知道遇到什么事情了。

    看在这是亲哥的份上,宁檬深呼吸了一口气,询问道:“说吧,你是不是赌钱了?”

    “没有。”

    “那是创业失败了?”

    “怎么会,我好好的呢!”

    “那你要三个亿干什么?”

    宁知支支吾吾,回答不上来。

    旁边的霍北臣却忽然开了口:“你打算给厉亦沉投资?”

    宁知低下了头,没有否认,那就是承认了。

    宁檬顿了顿,这才诧异起来:“他怎么了?”

    宁知急忙开了口:“就是郊区的那一块地,原本规划着是要作为宅基地的,厉亦沉跟银行借款了三个亿,买下了那块地,结果现在突然发生了变故,那块地现在一文不值了,他公司里现在暂时拿不出三个亿的流动资金来,公司马上要破产了。”

    宁檬抽了抽嘴角:“他公司破产,关你什么事啊?”

    宁知开了口:“我当初创业的时候,他给了我不少的帮助的,现在他公司要破产,他以前那些狐朋狗友们都不帮忙也就算了,还落井下石,公司里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反正就是需要三个亿来救命。我不管,我就要帮他,妹,你要是不借给我,我,我就去借高利贷了!”

    宁知快三十岁了,还跟没长大的孩子似得。

    宁檬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劳心劳力的老妈子,她揉了揉鬓角:“你敢,你借高利贷,我就打断你的腿!”

    “那你借给我三个亿,我把我的腿给你!”宁知嘿嘿笑。

    宁檬:“…………我要你的腿干什么?”

    宁知继续开了口:“反正我不管!”

    宁檬认真看着他:“你为什么要帮他啊?”

    不就是误会对方是女人,谈了一场网恋吗?难道还真的动了真感情啦?

    结果宁知开了口:“他们公司很有发展前途的。你看我,只有这么一个直播间,未来我连点钱都没有,我现在这叫投资!!我给他三个亿,占他们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到时候我就是最大的股东,以后就在家里躺着数钱就行了!”

    说完这话,宁知又要继续说话,宁檬打断了他:“行,给你。“

    宁知顿时欣喜若狂:“妹,你是我亲妹,你放心,以后你生病了我再也不会默默咒你了,我一定会祈祷你赶紧醒过来!”

    宁檬:……

    说的跟自己多么稀罕他的祈祷似得。

    宁知说完了以后,又要打算走时,却又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她:“妹啊,你出院了想个办法,爸爸这整天躲在我哪里酗酒也不算个事啊。曹雪华霸占了咱们家,这算什么事!”

    宁檬听到这话,才想起来现在的情况。

    曹雪华还以救命恩人自居,威胁着宁文涛呢。

    呵。

    那就让她再蹦跶两天。

    她表示知道了,等宁知走了以后,紧接着齐杉又来了,这个二货来送霍氏集团,需要霍北臣签字的紧急文件。

    进入了办公室,霍北臣在那边签字的时候,齐杉拿着手机发微信。

    过了一会儿,他的微信电话响了起来。

    霍北臣淡淡瞥了一眼,齐杉顿时开了口:“是美美,知道我来找您签字,就打个电话来打算跟夫人说句话。”

    听到是甄善美,宁檬笑了:“接听啊!”

    齐杉接听了电话,就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开了免提。

    甄善美的声音传了过来:“檬檬,你身体怎么样了?”

    宁檬简短回答了两句,两个人寒暄了几句后,甄善美就开了口:“我想去看你的,但是他们都不让,说医院里人太多了,我就没去,等你出院了,我们去吃饭。”

    宁檬急忙询问:“谁请客?”

    “……我!霍氏集团都是你家的,抠门死你算了。”

    宁檬嘿嘿笑。

    甄善美那边有点糙乱,嘶嘶的声音不断。

    齐杉终于找到了机会插话:“美美,你在哪儿了?你那边干嘛呢这么乱,怎么跟喂猪似得?”

    “…………”

    对面声音瞬间安静下来,过了五秒钟后,甄善美弱弱的开口道:“我爸在吃饭。”

    齐杉:??

    宁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