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三章 贫富与共
    发钱?

    徐姑姑还真是第一回被郭淡的霸气给震慑住。https://

    过得半响,她兀自反应不过来,只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发...发钱?”

    郭淡点点头道:“如今情况虽然还不算是非常严重,但如果再不出手的话,可能就是发再多得钱,也都难以挽回,已经有不少的小作坊快要坚持不下去,我必须得给他们一些钱,帮他们先撑着。”

    “这绝非长久之计啊!”

    徐姑姑忙劝道。

    郭淡苦笑道:“这我也知道,但若这一时都撑不过去,又何谈长久。”

    徐姑姑道:“那你又能拿出多少钱来发给他们?”

    发钱这种事,只能救济灾民,救济商人,这怎么想都觉得非常不靠谱啊!

    “不惜一切代价。”

    郭淡非常坚定地说道:“居士,你应该是知道的,如果卫辉府垮了,那我得一切也都完了,我将不惜一切代价对他们进行援助。”

    徐姑姑对此不敢苟同。

    你这么做,无疑是告诉别人,你只不过是强弩之末,一个人想要拯救这么多作坊,甚至于整个州府,这怎么可能?

    难道他真的已经到了绝境......不,就算真的到了绝境,他也不可能这么做,他是个商人,目的还是要赚钱,明知不可挽回,还赔上自己的一切,这不像似他的作风,我还是先看看再说吧。徐姑姑瞧了眼郭淡,嗫嚅两回,但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不过郭淡很快就付诸行动,令徐姑姑都有些应接不暇,就在当日郭淡让辰辰立刻张贴告示,三日之后,自己将会在集市针对这一次新关税法,发表重要演讲。

    此消息一出,可真是振奋人心啊!

    虽然郭淡很早就来到这里,但是郭淡并未专门针对此事,发表过任何言论,或者有任何针对性得任何举措,他们一直都在苦苦的期盼着。

    正所谓希望有多大,这失望就有多大。

    郭淡寥寥无几的一些举措,根本无法解决问题,这令大家非常失望。

    故此在第三日,各大作坊就直接给员工放假,因为他们也知道此时此刻员工们也无心工作,他们希望能够亲耳听到郭淡的声音。

    法院、诉讼院、纠察院也全部关门。

    就连集市路边的小摊位都收了,为大家腾出更多的地方来。

    但这还是远远不够,因为整个府城的人几乎都来到了集市,虽然许多人所站的位置是不可能听到郭淡的声音,但是站在这里他们就很心安。

    偌大的集市从清晨开始,就被挤得是水泄不通。

    周丰、秦庄、曹达这些大富商自然也都赶来这里,他们坐在二楼得雅间内,望着楼下那空空的木台,是既期待,又不安,他们怕郭淡又只是纸上谈兵,忽悠他们一番。

    那种话在如今已经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虽然他们现在都还支撑的住,但是作为商人,看得是当下,而是未来,如今他们眼中未来就是一片黑暗。

    “你们有谁知道郭淡到底想到了什么办法?”郭淡还未来,那周丰便是迫不及待地问道。

    其余人都纷纷摇头。

    胡渊就道:“平日里就属你跟郭淡走得最近,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我方才都还想想问问你。”段长存也道。

    曹达是眉头紧锁道:“若是你们都不知道得话,那我倒是对此番讲话,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周丰忙问道:“此话怎讲?”

    “因为事先可没有任何预兆,如这种大事,事先得有准备才行,岂是一番讲话可以解决的。”曹达叹道。

    “是呀!而且光凭郭淡一人,也是难以解决问题,他自己也说了,此时我们要团结,要他真有办法,事先也应该跟我们商量。”

    “难道郭淡是打算退出卫辉府吗?”

    “你可别吓我。”

    “是呀!郭淡要是退了,那咱们可就都完了,到时我们这些人必成丧家之犬。”

    “你们就别瞎猜了,还是先听听郭淡怎么说吧。”

    ......

    对于他们而言,仿佛处在科考前夕,各种忐忑不安,郭淡的人影都没有看见,他们就把自己给吓得够呛。

    而坐在他们隔壁的正是黄大效和姜应鳞。

    他们两个现在非常低调,其实不低调也不行,因为卫辉府的百姓早就不再将他们当回事,这主要是因为三院体系的日渐成熟,法绅、诉讼师、纠察员可都不喜欢这些科道官。

    说到底还是因为权力。

    如果他们在这里拥有权力,那三院必然会受到压制。

    起初的时候,法绅还是非常尊敬他们的,对他们也是恭恭敬敬,但是随着法院的影响力是越来越大,那些法绅们也就不再恭维他们,并且与诉讼师、纠察员是非常有默契得降低科道官的存在感,就是都不跟他们打交道。

    即便以前是认识的,如今也视作路人。

    任何事都不问他们。

    反正他们坐在这个位子上,跟科道官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们主动切断与官府的关系,那么百姓又只知道找他们,官员的存在感自然就非常低了。

    “看来他们都不知道郭淡在打什么鬼主意。”

    黄大效侧耳相闻,不禁皱了皱眉头。

    虽然他嘴上看不起郭淡,但郭淡还是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

    他生怕郭淡又憋个大招出来。

    姜应鳞笑道:“你勿要焦虑,在法律之下,郭淡要是能够为卫辉府百姓带来安居乐业,那当然也是好事。”

    黄大效可不这么觉得,但他也知姜应鳞得性格,故此没有多言,而是静静地等待着郭淡的到来。

    过得一会儿,只听得一阵震耳欲聋得欢呼声。

    这不用看也知道,是郭淡来了。

    黄大效已经见过好几次这种场面,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种现象,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卫辉府,只要郭淡出现在这种场合,那必定是万众瞩目,欢呼声也是震天动地。

    可没有哪个官员有这种待遇。

    果不其然,只见郭淡从马车上下来,百姓们立刻往后退,宁可挤着自己,也要为郭淡让出更宽的道路来。

    郭淡一边招着手,一边在杨飞絮的保护下,往木台走去。

    “郭校尉!郭夫人!”

    人群中响起阵阵激动地叫喊声。

    郭夫人?

    郭淡左右看了看,徐姑姑没有来呀!

    突然,他瞟了眼杨飞絮。

    杨飞絮低声愠道:“你看甚么?”

    “没有!”

    郭淡摇摇头,心道,看来我跟任何美女站在一起都显得非常般配,长得帅就是容易被人误会啊!

    在众人得欢呼声中,郭淡来到木台上。

    欢呼声还在持续中.......!

    虽然周丰他们是忐忑不安,但是只要郭淡能够站出来,那么卫辉府的百姓就还是对他充满着信心。

    过得好一会儿,郭淡才举手示意。

    欢呼声这才慢慢地回落,直至消失。

    郭淡是一脸轻松,左右看了看,突然朗声道:“今日,我在此郑重地向你们保证,下回我会带我的夫人来卫辉府,让你们认识认识,以免你们总是认错人。”

    说到这里时,他还看了眼杨飞絮,惹得杨飞絮好不尴尬,他又回过头去,继续言道:“这要是传到京城去,那我可有得罪受,毕竟我是一个赘婿。”

    场面先是一片寂静,每个人显得始料未及,但随后便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这小子在胡说八道什么。”

    黄大效听得是摇头晃脑。

    这可不是娱乐节目啊!

    姜应鳞是沉眉不语。

    虽然他不认同在这种场合适合说这话,但是他已经见过好些回,也渐渐明白郭淡的套路,虽然这听着是很离谱,但是这种话,能够拉近郭淡与百姓的距离,更容易得到百姓的信任。

    郭淡自己也笑了起来,等到笑声消失之后,他神色一变,严肃道:“但这不是我们今日要说得主题。”

    顿了下,他继续言道:“我知道,我知道在这段期间内,我们卫辉府所有人都在饱受煎熬,都对自己未来充满着不确定,但我曾一度认为,这种煎熬是短暂得,不会持续太久。可是...可是直到今日,我不得不承认,我当初的预计是错误得,并且错得非常离谱。

    记得两个多月前,我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曾说过,我非常支持朝廷的变革,直到今日,兀自是如此。

    因为我大明不是只有我们卫辉府,还有着很多个州府,朝廷是要顾全大局,而不能只顾着我们卫辉府,但同时我也认为,我们是可以挺过去的,就好像以前我们所遇到的困难。

    每一次,每一次我们凭借着智慧和努力,克服了我们遇到的困难。只不过这一次,显然有些不太一样。”

    黄大效对此是嗤之以鼻,信你个邪。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郭淡说话看似随意,但其实是滴水不漏,他要在这种集会的场合,公然反对朝廷的变革,那绝对是可以冠上造反得罪名。

    拥堵的市集此时是寂静无声,每个人都注视着郭淡,但是他们心中并不害怕,也并不惶恐,虽然郭淡主动承认自己的误判,但是坦诚的郭淡,更令他们感到踏实,也更加期待。

    包括周丰他们。

    他们之前就非常担心郭淡又会忽悠他们一番。

    但是从这番话看来,郭淡并不会那些话来搪塞他们。

    “我希望大明能够更好,大明越好,我们卫辉府才能够更好,有道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但是。”

    郭淡微笑道:“但是我会与你们站在一起,共同去面对这一切,并且还会不惜一切代价地帮助你们度过这个难关,在未来的日子里面,我将会拿出一百万两,来救济我们卫辉府的作坊。”

    此话一出,顿时响起一阵惊呼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