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7章:住宿生活
    高中还没过完正月十五,就开学了。寒假生活终于结束,又要回归面对正常的学习生活、作息时间,

    不能再赖床、不能再上网到深夜,不能再看电视看到爽歪歪。

    开学了,有太多太多的限制。大多数学生都向往自由,都不愿背文学理到深夜,有好多的不愿。但又不得不面对这一切。

    此时的李燕明已经在杭州了,刘依依也准备着新学期的开始。

    刘依依早早就去邮政储蓄交学费,人可多了,都是龙城各大高中的学生在交学费。刘依依排队排了好久,还遇到好几个同班同学,但都十分陌生,都没有打招呼,也没有任何眼神交流。

    到了班级,交了学费和住宿费后,舍管阿姨根据班级就给安排宿舍了。刘依依没有带行李,只是领了钥匙就上楼了。

    宿舍在五楼,基本上是同班的住一间。刘依依来的也算是早,许多住宿的人还没有到。

    她是第一个打开宿舍的,宿舍号2504。她熟悉了一下位置,看了看设施就走了。

    宿舍是八人间,她住在进门第一张床的上铺。宿舍里设备简单,四张上下铺的架子床,一个独立阳台,一个独立洗手间,八个空柜子,其余没有任何电器,插座也是没用的。

    刘依依回家收拾了一些日用品和衣服,把家门反锁了,检查了好几遍后才去学校。

    她没有骑自行车,而是走路去。她不知道自己多久会回家,自行车在学校放久了也是灰尘,干脆不骑了。

    刘依依背着包,推着个行李箱就踏上了去宿舍之路了。

    “妈,我已经报好名了。”刘依依接到了赵美芝的电话。

    “嗯,还行,我知道了……我现在提着东西呢,晚点再给你回复。”刘依依挂了电话就往学校走去。

    一路上都是提着大包小包的学生,有许多是从乡下来的,要坐好几个小时的中巴,到城里上学。

    这次开学的感觉和以往非常不同。她成了留守儿童的一员,没有朋友,没有小伙伴在身边,学期的开始,也是孤独的开始。

    李燕明那边呢?忙着结交朋友呢!新学校里设施一应俱,不用想着带什么,除了不能带手机,还有遵守各项成文和不成文的规定。也是有些累。

    郑耀和她不在一所高中,他在公立的高中,也是数一数二的。李燕明本想着放假可以一起玩了,却发现这个全封闭让她没法回家。

    刘依依吃力地把行李箱从一楼扛到五楼。那时候宿舍已经有人了,她和石佳、马文文住一间宿舍。

    马文文,就是林霖身边的那个长舌妇,班上也有许多人在无形之中被她给得罪了。

    她特别喜欢在背后评价别人“哇,那个女生看上去就像个圆规,有没有。”

    “你那么胖为啥还穿那么宽松的校服?显得更胖了!”

    “你考62分?还不如考个不及格呢,天天看你读书,背书,成绩还那么差,真是差劲。”

    “我考这几分怎么啦?吃你家米了?”

    “……”

    “她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靠这一张漂亮脸蛋,老了都一样。”

    “她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会来事,会讨好巴结人?”

    不是所有的口无遮拦都是真性情,有更多的是素质低。

    不仅女生,男生也不能幸免于难。

    “呦!你也住宿啊!”刘依依刚到宿舍门口,马文文这个眼尖的就看到了。

    刘依依没有搭理她。却发现自己那张床上有一些行李。

    “那张床一直都没人睡,我们都是用来放我们的闲置物品的。不然不知道放哪儿。”马文文的意思不就是,刘依依来了她们的东西都没地方放。

    刘依依没有管她,就问了句“请问这是谁的?如果没有人的我就当做没人的咯?”

    石佳这时从阳台回来,“文文,你不是以前都放在柜子上吗?”储物柜上有一个大的空间,可以放两三床被子。

    “这次东西多,不好放。”马文文听到石佳的话有些不高兴。就是要对着她,在楼下,她就看到宿舍来新人了,还是刘依依这个讨厌鬼。

    “我帮你吧!”石佳十分热心。

    “不用!”这个石佳怎么那么多管闲事。

    刘依依感激地看了石佳一眼,毕竟是燕子的同桌,同桌半年相安无事,没没有听燕子吐槽过她,想来是个不错的人。

    二月份,乍暖还寒。刘依依把床铺好,东西收拾好后已经是五点了。

    宿舍的舍友都走了,刘依依锁好了门就去食堂吃饭了。今晚要晚自习。

    傍晚,还有很多人拖着大包小包往宿舍跑。天一下子就黑了,刘依依到食堂吃完饭后就到了班级。

    班级里一阵嘈杂,有不少人带了家里的特产,带了一肚子的故事。

    刘依依来到位置上,林霖和她打招呼。林霖见了一头齐肩短发,看上去十分不一样。

    “新年从头开始嘛,依依,看你这眼神,看不习惯吗。”林霖微微一笑,林霖好看,怎么样的发型都适合她。

    刘依依坐在位置上,十分安静。她似乎是在这个教室以外独立的一个空间。打闹、嘈杂,影响不了她。

    她习惯性地看向高三方向,高三已经灯火通明,走廊上也没有人,看向同一楼层的高三学生,都那着书本在念书。还有一百来天,他们就要备战高考了。

    而自己,也很快就要备战高考了。看着自己身处的班级,有人在吃东西,有人带着违禁品,有人在走廊上打打闹闹。似乎一个寒假,长了一岁就可以把上学期学到的纪律抛诸脑后,就可以为所欲为。

    班级逐渐安静下来,在班主任的一句“安静”之下,大家都回归了位置,把吃的玩的都收起来。

    “同学们新年好。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应到49人,实到49人。待会我们会放映今年的《感动中国十大人物颁奖典礼》,看完以后请同学们写一篇观后感。这是我们这个学期的第一个作业。”

    “啊……”

    “不是吧……居然要写作文……”

    “好坑啊!要是我今天请假,是不是就可以不写,因为没看啊!”

    “早知道我请假了……”

    “……”

    班上叫苦连天。

    很快,班长兰迪出来保持课堂纪律。多媒体已经准备好,就等七点钟全校一起看了。

    刘依依看着李燕明曾经的位置,空空的,要是她在,她也一定会抱怨,并且觉得自己可以写好。

    晚自习都在看《感动中国十大人物颁奖》,班主任一同观看,让大家都不敢马虎。

    晚自习下课,刘依依是最后几个离开教室的。刚下课人员密集,就避开点。反正自己也住宿,不差这一时半会。

    她到食堂买了点宵夜准备带到宿舍吃。还没走出食堂就被拦了。

    “同学,你要把这个关东煮,带到哪里去?”因为今天大家基本都穿便服,刘依依第一感觉就是他可能是个学长。

    “宿舍啊。”正迈腿要走,又被拦下。你没有看宿舍管理规定?明确规定,不允许在宿舍吃东西!

    刘依依这时才发现,这位“学长”,是男生的舍管老师,也监管宿舍相关规定的执行。

    刘依依连忙又回到宿舍,开始撸串。不过,学校的关东煮味道还不错,但只有晚自习下了课才有,难怪以前没吃到。

    不仅如此,学校还规定在10点20分熄灯,不允许学生用电,必须上床睡觉。

    刘依依磨磨蹭蹭的,吃完关东煮还,吃完宵夜已经10点10分了。到宿舍楼下时不少班主任、年段长、舍管都在催晚归的学生赶紧回去。

    她吃的很饱,也没有跑就悠哉悠哉地到了宿舍门口。门是关着的。她敲门,没人开。

    再敲门,依旧没人开。熄灯的哨声已经响起来了。

    在熄灯后,不能在走廊上逗留,不能吵闹,不能玩手机,违者按违反校规论处。

    隐约可以听到宿舍里偷笑的声音。刘依依觉得很无奈,又不好用力敲门,怕影响隔壁宿舍的休息。

    这时,舍管出现了“这位女同学,你在这里干嘛?没听到哨声吗?听不到还看不见吗?”

    刘依依被这黑夜里的声音吓了一跳。借着月光,看清了眼前的人,是老师啊!

    里面的人似乎也听到了,就把门给开了。“依依,快进来。不好意思啊老师,这位同学是今天刚住宿,不知道这里的要求,我会和她说的。”是石佳,她洗完澡出来发现刘依依没回来,直到听到门口老师的责骂声。

    老师也想着刚开学,就放她们一马,没有追究。

    “那么晚了还洗头,头发多难干,下次不要晚上洗了。”舍管老师走了。石佳湿漉漉的头发还真的不懂啥时候可以干。

    刘依依准备洗澡,把衣服放进洗手间后才发现,这里似乎要刷卡。用自己的饭卡试了试,结果显示0元。

    这是什么情况?虽说春天已经到了,但洗冷水这事,而且自己今天生理期,要洗冷水还真有点怕怕的。

    “呦,真英雄,热水卡都不舍得充。”马文文咬着苹果到阳台看着刘依依。

    热水卡?这时,同宿舍和马文文一起的韦念琪也凑过来“还真是。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啥是热水卡。就是专门用来洗澡的卡,我们学校洗热水澡可是要钱的。”

    两个人看了看窘迫的刘依依,刘依依表面淡定,却依旧关上了浴室的门。

    怎么办,只能怪自己功课做的不够咯?

    她用水桶装着冷水,还没开始洗澡就已经感觉到寒气了,这时,门缝下塞进来一张饭卡,刘依依拾了起来,上面写着“石佳”,刘依依就明白了。

    热水热腾腾地从水管里涌出,刘依依第一次感觉洗热水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洗完澡后,石佳正在晒衣服。刘依依把卡还给她,正要说谢谢,她摆了个“嘘”的手势。

    韦念琪在刘依依洗完澡后就进了洗手间,出来还说,“难怪不用热水卡哦,原来是自己会发热啊,看着里面还冒热气呢!”

    “厉害啊,不愧是啥都厉害的刘依依。还有啊,这次感动中国的观后感,我们其实根本就没有写的必要,直接让她写不就得了?”

    刘依依没有理她们,在排队等洗衣服。刘依依的下铺是石佳,这让她感到很欣慰,换作是其他人,绝对更加刁难。

    轮到刘依依洗衣服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她没有用刷子,因为怕惊动老师。有不少老师依旧在巡逻,怕学生偷溜出去上网。刘依依洗着衣服,在想着燕子这个时候在干嘛呢?好不好玩,自己也没法和她联系上,待会洗完衣服给她留言吧。

    等晒好衣服回到宿舍里面大多数人都睡了。刘依依轻轻地关上阳台门,爬到床上。

    这是她第一次住宿,床很窄,也不容她随意翻身,并且她一翻身,床就会发出声响,感觉会吵到别人。她就那样平躺着。一晚上都不敢乱动,也一晚上都没睡好。

    李燕明呢,他们学校连衣服都不用自己带。像当兵似的,啥都有发,包括内衣内裤。鞋子袜子。她还真是带个人就行了。

    只是她这个资深慢动作。每件规定时间的事项总是出现问题。

    “老师,15分钟洗衣服,怎么可能洗的干净。”

    “老师。吃饭吃那么快影响消化。”

    “食不言寝不语,可是非常无聊。”

    “……”老师很严厉,并不觉得她这是可爱,只感觉她特别需要好好教育下。

    开学后的李燕明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这么大一个人了,怎么会这样?

    走过学校的操场,看着陌生人来来往往的嘻笑,陪伴自己的却只有不断吹过的冷风,眼泪真的控制不住的留下来,没错,她借着夜色哭了,这还是从前嬉皮笑脸的她吗?

    新的环境,让很多人都不适应。她以为在陌生的环境,周边的事物只需要自己仔细了解了,再结交几个新的朋友,一切都可以有新的开始,但她发现太难了。

    这是一群全封闭的私立高中,似乎很多都是不情愿被送到这里的,都各怀心事,并不好相处。

    她越来越怀念龙城时单纯的同学们,可以随意开玩笑,有人明白她说的笑话。

    夜深人静,许多人都睡不着,刘依依在被窝里掏出手机给李燕明留言

    “我住宿了,一切都好,

    还和你喜欢的同桌和你不喜欢的马文文在一个宿舍,无聊的很。你呢,你在杭州怎么样?你看到的时候记得回我。谁让你不能带手机。又不能随时和我通话?

    燕子,我好想你,要是你在就好了。

    晚安。”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