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两百五十一章 我一定会杀了你
    “放开我!混蛋!你们这群畜生!我要告诉姨母!”

    洛芊挣扎着,痛苦的喊着,眼眶都红了。

    可她不是林阳,也没有林阳那样的力气,只能被人将双手反扣在背后,如押犯人般推到了这里。

    亭子里的应破浪抬起了手。

    “放开她!”

    这话一落,押着洛芊的两个女人这才松了手。

    洛芊急忙抚着自己的小手腕。

    那儿已经红了一片。

    但她却没有哭出声,而是瞪着亭子里这个有些邪气的男子。

    “文兄,你这是不是有些粗鲁啊?她好歹也是你的表妹,应该温柔些。”应破浪淡淡说道。

    “家门不幸而已。”文海笑道。

    应破浪没有多说,只是打量了洛芊一眼,淡淡说道:“我之前见过你一面,你可能没印象,但我还记得,洛小姐,我看中你了,请坐吧,陪我喝杯酒。”

    “我说了,我不会喝酒,你要喝酒找别人!”洛芊气冲冲道。

    应破浪闻声,连连摇头:“洛小姐,你的脾气太大了,这样可不好!”

    “你想怎样?”洛芊愤怒的问。

    “我再问你一遍,且也是最后一遍,马上过来,陪我喝酒。”应破浪说道。

    这话落地,人们齐刷刷的看着洛芊。

    毫无疑问,应破浪认真了。

    他可不是在开玩笑。

    如果洛芊还拒绝,无疑换来的只会是应破浪的怒火。

    应破浪生起气来会是什么样子,很多人都没见过,但他们听说过,那是极为可怕的。

    但是。

    所有人都低估了洛芊的决心。

    她依然是那个态度,依然是那坚定的神情。

    “不喝!”她冷冷的吐出这两个字。

    这两个字落下,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洛芊,你找死吗?”文海恼了,似要做什么,但被应破浪制止了。

    “兄弟,这种女人,还是交给我来对付吧。”应破浪淡道。

    文海看了眼应破浪,点了点头。

    却见应破浪再一挥手:“红棉!”

    “是,少爷!”

    那叫红棉的女人会意,立刻抓起桌上的酒壶,朝洛芊走去。

    “你要干什么?”

    洛芊瞳孔一缩,急忙后退。

    但身后的女人却是一个反手摁住了洛芊的肩膀,并锁住了她的两只手腕。

    这女人显然是练家子,力气大的出奇,洛芊根本挣脱不掉。

    而那红棉则一个健步上来,直接掐住洛芊的小脸,将酒壶朝她嘴里塞。

    刺鼻的酒水立刻灌了进去。

    “唔唔唔...”

    洛芊发出痛苦的声音,酒水打湿了她的衣服与头发,人显得好不狼狈。

    “哈哈哈哈...”

    周围人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一壶酒灌完,洛芊已是有些天旋地转了,人也有些站不稳。

    “怎样?洛小姐,还喝吗?”应破浪淡问。

    “我...我喝...我喝...”

    洛芊似乎是屈服了,一边吐掉嘴里的酒水,一边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

    “这才乖嘛。”文海淡笑道。

    “应少也不是一般人,得罪了他可没有什么好下场!”

    “你要是听你表哥的,哪会吃这种亏?”

    后面的几个人也笑着说道。

    洛芊没有说话,只是擦拭掉嘴边的酒水,坐在了亭子内的椅子处,而后小手颤抖的倒上了一杯酒...

    “应...应少...这杯...我敬你...”洛芊说道。

    “好!”

    应破浪点了点头,便要把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但在下一秒,洛芊突然将酒水朝他身上泼去。

    应破浪的上半身立刻湿漉漉的。

    他眉头一皱,刚放下酒杯,却见洛芊突然抓起旁边一把水果刀,凶狠的刺向了应破浪。

    “你给我去死!”

    愤怒的喊声响起。

    应破浪立刻伸出手扣住了洛芊的手腕。

    可哪怕是这样,水果刀的前半部分依然没入了应破浪的腹部。

    鲜血淌了出来。

    “什么?”

    全场骇然。

    “贱人!”

    红棉气急,立刻冲了过来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洛芊的脸上。

    啪!

    洛芊被煽翻在地,脸颊上是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应少!”

    “应少!您没事吧?”

    “混蛋,洛芊,你疯了?”

    “你这个臭婊子,发什么神经!”

    人们围着应破浪,冲着洛芊愤怒的叫骂。

    文海脸色无比的阴沉,他快步走向应破浪,看了眼应破浪的伤,好在没有刺到什么重要部位,便松了口气。

    “应少,我马上安排人给你治疗。”文海说道。

    “没事,只是些皮外伤,我叫人包扎下就是。”

    应破浪淡道,旋而站了起来。

    人们都退散开来。

    只见应破浪走到了那还趴在地上的洛芊面前,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她。

    洛芊的眼神依然充满了愤怒。

    “你这个眼神,我很喜欢,只是你这种性格,我不太喜欢!”应破浪淡淡说道,突然抬起脚,直接踩在了洛芊的手掌上。

    “啊....”

    洛芊发出凄惨的叫声。

    剧烈的疼痛让她近乎晕厥。

    “刚才你就是用这只手拿刀捅我的吧?”应破浪淡道。

    等他将脚挪开时,洛芊那纤纤玉指已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我会杀了你的,我一定会!”洛芊疼的直哆嗦,叫骂都在颤抖。

    “只可惜你没机会。”

    应破浪挥了挥手,淡道:“文兄,我先下去包扎,这个女人你先带下去,等我伤势好些后,把她交给我,可行?”

    “没问题!”

    文海立刻点头,旋而挥手:“马上安排最好的医生给应少治疗,另外这个贱人,给我先关起来!”

    “文少,起素长老那儿怎么交代?”旁边的人小心的问。

    “不必交代了,得罪的是应少,她敢说什么?”文海挥了挥手。

    应少很快便被带了下去。

    洛芊也被重新关到了小院子里,无人为之治疗。

    洛芊披头散发的坐在屋子里,眼里尽是绝望。

    这个时候,她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死亡。

    她简单的给自己的小手包扎了一下,披头散发的走到了院子里,四处张望了下。

    突然,洛芊双眸一怔,看着院子的南侧。

    那儿靠着一片山体。

    又一个想法从洛芊的脑子里涌了出来。

    她凝了凝眸,朝那儿走了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