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询问
    两名精算师对视一眼,微微点头,年轻的精算师说道:“高先生的定价稍稍便宜了些,这样更好,可以卖的更快,只是产量应该尽可能增加,这小块的贴纸镜一百金也是可以的,至于全身贴纸镜就不能按面积计算了,至少要两千金,不能再低了。”

    “哦!!!”高飞张口结舌,好一会儿没出声。

    哥们,我说的是大张的一百金好吧,你说小的一百金还卖便宜了?

    按精算师的说法,小的贴纸镜就是八百倍的利润,大的更夸张,两千倍……

    “高先生,大家都是自己人,您看这样可好,不管您这里出多少货,我们商情局全收,就按之前您说的价走如何?”

    “别想美事儿,一天才两箱子货。”赵莺冷哼一声,作梦去吧,如果每天只有两箱,在很长一段时间,根本就不会在市面上见到货。

    “赵领队,话不能这么说,你们铁拳堂又不作商队的生意。”精算师只是普通人,却不怕赵莺,这是作生意,赵莺不是那种浑不讲理的纨绔,只要讲理他们自然是不怕的。

    “我呸,说的好象你们商情局是作生意的料似的。”赵莺叱道。

    “当然是啊,我们商情局有各地的商情信息,在哪儿能卖出高价,谁能有我们了解的多。”年轻的精算师据理力争。

    “就你们知道卖高价?我弟不会自己卖啊。”赵莺自然不肯让高飞吃亏的,何况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准备把高飞手中的货全吃下,家里那么多女人,自家人还不够分呢。

    何况,她还有点小心思,准备空出一个房间,把房间里全都贴满纸贴,想想就兴奋啊,如果在纸镜房间里,脱去衣裳,就可以全方位的看到自己的身体,如果纸镜够多,她准备连顶棚和地板上都贴满。

    哪怕是一个小房间,想要全部贴满纸镜,高飞一个月的产量都未必够用呢,不行,这事还得想想办法。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有事要和我弟商量。”赵莺直接赶人,拉着高飞走到一边。

    “弟,不能增加产量吗?多派些人手如何,我出人,不要你的股子,作出多少姐都要,姐要盖一间贴纸镜的房间。”赵莺说道。

    “姐,不是我不教,是很难学会的,这个要讲究悟性,这几天,我就准备教高莹和良柱,她们原本就是神工,我不是很看好她们。”高飞摇头说道。

    在决定商品之前,高飞就和林丰商量了许久。林丰拿出来的奇货多了,比贴纸镜好的有成百上千种,可只有这种最适合高飞。

    东西不能凭空出现,必须有来源,这里是铁血城,高飞抱的是赵家的大腿,说什么从别人手中拿的货,那是扯蛋,以赵家的实力都查不出来,你怎么解释?

    唯一的办法就是神匠术,为此高飞付出一千金币,购买了贴纸镜的全套工艺。当然,这套工艺,高飞根本作不出来,也没人能作出来,所以要把问题推到神匠术的悟性上。

    为此,高飞还专门进行了练习,材料有、工艺有,最后打造完成的时候,直接从空间指环里拿出来成品就好。

    高飞试过,只要不是天尊近距离盯着看,想要看出破绽没那么容易。毕竟这只是玩物,就算有很多人喜欢,也不至于引来强者的观注。

    象赵德厚这样九级准天尊,只要能拿到东西,他才不关心东西是从哪儿来的。与修炼无关,强者懒得花时间看你怎么制作。

    “悟性?你小子真有神匠术悟性?”赵莺用怀疑的目光看向高飞。

    “姐,你看不起我?当初在蓝血森林里,奥妙绑了我,就是想让我帮她研究神匠术。”高飞有意无意似的抬抬头,看向贴纸镜。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赵莺信了,只要是女性,别管你是天尊还是奴隶,看到这东西就没有不动心的,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容易动心,长的丑的反倒不会在意,毕竟面对一张丑脸,除非极度自恋,否则能少看还是少看一眼比较好,太打击人了。

    奥妙虽然断胳膊断腿,可人家长的是真好,气质更好,还是天尊,只要不死,总能恢复过来。以天尊的实力,想要求一位神匠是很容易的。她不求顶级神匠,不抓普通神匠神工,偏偏绑高飞这个连工匠都算不上的小家伙,的确很奇怪啊。如果是为了贴纸镜,那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我是愿意教的,只是贴纸镜对悟性的要求太高,神匠都未必能学得会。我倒是有另一种琉璃镜的法子,若是用心学,倒是有可能学会。不只是神匠,就算普通的工匠,也有学会的可能。”看赵莺一脸的失望,高飞拿出玻璃镜的方案,这也是之前他和林丰商量好的。

    如果只有高飞自己才能作出来,也会有麻烦,必须要让别人也能作出类似的东西。

    “那成,我派人过来,你需要什么材料只管说,我让人去准备,这里的地方太小了,我在工坊区再找个地方。”赵莺一听有门,兴致高涨。

    “姐,这事儿得仔细考虑一下,琉璃镜虽然也不错,可那东西的成本比较高,而且不易运输,在铁血城卖是比较好的,要想卖到其它商城,还得看贴纸镜的,只是我不可能专门制作这东西。”高飞说道。

    “哦,明白了,你先弄着,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按市价先走着,等琉璃镜作出来,再定价就是了。”赵莺聪明着呢,一听就懂,高飞以后要进元神堂的,他自己也要花大量的时间修炼。

    他手下有几十号人,元武者占了大多数,只有金币是养不住人的,这事儿还真的仔细考虑。

    “姐给你出个主意,先弄贴子镜,再弄琉璃镜子,这些用来卖成金币。等你进了元神堂,把你的手下操练一下,帮你开拓商道,有了活儿,就好养活他们了。”赵莺说道,元神堂的人都是这么作的。

    “也好。”高飞也是这么想的,奇货居只是给大家稳定的居住和进钱的小生意,真正想要过的好,还得靠铁血商会。

    小商家的日子为什么不好过,就是因为养不起元武者,靠正常的走商,就算赚到钱,也保不住家的。

    高飞破家的时候,对家中的事务不闻不问,如今想想,没准是高家赚钱多了,引起某些人的不满。想要毁掉一个小商家,实在太容易了。这也是为什么高家愿意集全家之力,供养高飞的原因。

    目前看来,高飞走的路子是对的,哪怕破家,只要家中的元武者能坚持下去,早晚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接下来的几天,高飞在小厅中‘制造’贴纸镜,不时的弄些废料出来,当着柳如云和高莹的面儿,弄出一箱箱的贴纸镜。

    晚上赵莺会亲自带人来取,就算她有事儿,也会由钟子墨带人来拿,开业好几天,铺门都没打开过。

    铁拳堂内堂,赵德厚闭目沉思,钟子墨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

    “已经证实了?”好半晌,赵德厚开口问道。

    “阁下,已经证实了,高飞的确是烟华城的小商之子,家已经破了,人员四散,有些还被卖身为奴,目前找到的只有三个人,一年多时间,高家人已经死伤大半。”钟子墨回答道,为了证实高飞的身份来历,他也是下了血本,动用了六队人手,外加几十张神火飞烟。

    “那个奥妙的来历呢?”

    “奥妙来自于神族奥哈拉家族,神匠第一世家。”钟子墨说道,调查奥妙的时候,阻力不小,还因此损失了一队人手,这个神匠第一家族,似乎得罪了很多人。

    “柳家?”

    “柳家的事情,和高飞说的分毫不差,柳千鹤重伤,元力被废,下落不明。”钟子墨说道,时间有些短,该查证的已经查证过了,有些细节,他觉得没必要纠结。

    “公孙家?”

    “高莹就是公孙慧敏,据说公孙家有一件制造了一半的顶级元器补天书,应该在高莹手中,要不要……”

    赵德厚摆摆手:“不必了,公孙家只有公孙演算是个人物,他不在了,就算补天书再好,也没人能接手,取之无益。”

    “你觉得高飞此人如何?”赵德厚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他对生儿子已经绝望了,只要与女儿有关的,他都要过问。

    “高飞,小商之子,外圆内方,有血性,重情义。天赋不错,据说在神匠术上有惊人的悟性,与奥妙和公孙家都有瓜葛,想来是不假的。”钟子墨对高飞的印象不错,却不肯为高飞在赵德厚面前说好话。

    在铁血商会中,有血性是好事儿,重情义就不好说了。至于天赋不错,只能算是中平,铁血不缺天赋好的人才,能成长起来的,才叫人才,成长不起来的,只是一具尸体罢了。

    “他想走神匠的路子?”赵德厚问道,如此作一名神匠,倒是不错,莺儿认下这个弟弟也没什么坏处。

    “高飞喜欢神匠术,只是他家的情况,怕是还想在元武上试试。”钟子墨说道。

    “嗯,知道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