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71章,威武霸气,我二爷!
    陈天竹搂着陈平的双肩,满眼慈爱之色,道:"好小子,又壮了不少,怎么,这次要灭洪家也不提前通知一声二叔。

    陈平眉头一挑,不解的问道:"二叔,难道你和洪家认识?"

    陈天竹淡淡的笑了笑。撇头,看了眼倒在雨水中的洪承良。

    直接迈开步子走过去。

    "洪承良,你可知罪!"

    陈天竹冷冷的质问道。

    洪承良此刻倒在雨水中,看到来人后,浑身都恐惧的发抖,第一时间跪好,头埋在地上,高声道:"二爷!承良知罪!承良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看到此人的那一刻。

    洪承良就知道。自己彻底输了!

    输的很彻底!

    他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心!

    因为,再反抗,那也是死!

    陈天竹,二爷,曾经鸿门商会的创建者!

    更是洪家的领路人!

    可以说,整个洪家,都是陈天竹一手拉起来的!

    为什么?

    只因为陈天竹闲来无事,随手帮了一个家族。想作为自己的储备力量。

    可是,到后来,洪家一直没派上用场。

    渐渐的,陈天竹抛弃了洪家。退出了鸿门商会董事长的职位,将整个鸿门商会都交给了洪家打理。

    也是自那之后。

    洪家才脱离了陈天竹的掌控,自成一门。

    这就是为什么洪承良在知道陈平身份后,就知道洪家在劫难逃,想要同归于尽的原因!

    没得选择。

    陈天竹冷冷的看着地上跪着且浑身颤抖的洪承良,道了句:"二十年了,没想到洪家已经变了味了,我现在说话还管用吗?"

    "谨遵二爷之令!"

    洪承良把头埋进地上,埋在冰冷的雨水中。

    而后,他艰难的起身,迈着步子,转身走向洪芸汐。

    啪!

    洪承良直接愤怒的一巴掌抽在洪芸汐脸上,继而怒吼道:"滚回去!"

    跟着,他不再看目色惊诧的洪芸汐,直接站在那一片洪家子弟跟前,高举手臂喊道:"所有洪家子弟听令,放下武器,放弃抵抗!"

    这一刻,洪芸汐完全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父亲做出的决定。

    她歇斯底里的喊道:"爸。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可以赢得,可以赢得!"

    然而。

    洪承良撇头,满身雨水,一双虎目瞪了眼洪芸汐,眼中满是慈爱与决绝之色。

    半晌之后,他道:"女儿,放弃吧,斗不过的。那个男人在这儿,我们洪家毫无胜算。在这里,他才是天,整个洪家都得听令。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嘛,洪家是因为一个人的提携才在宁海站住了脚,而那个男人,就是他。"

    说罢。

    洪承良沉声道:"将小姐扣下!"

    话音一落。

    作为洪家家主的威严,还是存在的。

    两个洪家子弟,直接将洪芸汐扣住了。

    洪芸汐满面惊恐和不甘,朝着那转过身去的洪承良喊道:"爸,不能认输,不能!他算什么!那都是过去了!现在,你才是洪家的家主!"

    然而。

    洪承良留给她的,只有一个被雨水打湿的背影。

    噗通!

    洪承良双腿跪在地上,朝着那边的陈天竹,高声喊道:"二爷!承良有不情之请。想请二爷放过我女儿和儿子!自今日起,我洪家,退出宁海!我洪家子弟,解散!"

    说完。

    洪承良甩手。从一名洪家子弟手中夺过一把长匕,直接抹了脖子!

    鲜血四溅!

    洪承良高大的身躯,就这样在风雨中,倒在了水洼中。

    "爸!爸……"

    洪芸汐失声痛哭。跪在地上,跪在洪承良跟前。

    陈天竹看着这一切,有些不忍,微微闭目,而后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枚小令牌,对着所有洪家子弟高举着,喝道:"见此令,还不跪!"

    轰隆隆!

    天空一道雷闪,照亮整个天际!

    所有洪家子弟此刻抬头看去,看到陈天竹手中那枚金色的令牌,正面就写着一个金色的字"天"!

    这枚令牌,他们所有洪家子弟。自打进入洪家第一天开始,就一直受到戒训!

    见此令,跪!

    扑通通!

    整片洪家大宅院门前,数不尽的穿着黑色武服腰间系着红丝带的洪家子弟,全部跪了下去!

    场面壮观!

    所有围观的宁海豪门贵族,此刻全都傻眼了!

    更多的是震撼!

    太牛了!

    清一色的洪家子弟,全都跪在了地上,缴械投降!

    而那些绿黑色作战服的特殊保镖,在看到这一幕后,也全都迅速的撤离了现场。

    郑泰第一时间看到,道:"追!"

    但是,陈天竹拦了下来,道:"不用了,这些人来头不小。"

    说着,陈天竹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冷意。

    陈平看着二叔,心中感慨。还是二叔厉害啊,这种手段。

    至此。

    洪家事件,以洪承良自刎,洪芸汐和洪枫被捕落下了帷幕。

    回酒店的路途中,陈平也问清了缘由,才知道,洪家居然是二叔二十多年前一手拉上位的。

    同时,他也知道了。国外的鸿门商会,也是二叔的后手。

    只可惜,当年二叔没在意,放弃了鸿门商会。没想到今时今日,它已经成长了起来。

    "呵呵,洪承元那小子精明的很,他知道你的身份后,就应该知道了你和我的关系。"

    陈天竹在酒店套房内,坐在沙发上,品着红酒,淡淡的说道。

    陈平倒是没什么,忽的问了句:"二叔,你知道主上是谁吗?"

    闻言。

    陈天竹一颤,眼角一拧,认真的打量着陈平。而后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现在还不是你知道的时候,你还需要成长。二叔只能告诉你,暗中。盯着陈氏的人,不在少数,二叔希望你现在不要过多地和这个人接触。"

    陈平点头,跟着再问:"对了二叔,你怎么会忽然到这来?"

    陈天竹站在落地大窗前,看了眼宁海的景色,无奈的摇头道:"还不是因为战儿,这混小子,萧忠国派他出了趟任务,到现在也没回去报道,也不知道到哪撒野去了,家里找他大半个月了,一点消息也没有。"

    陈战?

    "怎么回事?"陈平有些着急。

    "这件事,等萧忠国来了再问吧。"

    陈天竹看了眼手腕上的亨利.格雷夫斯腕表,笑了笑道:"走,带你去参加个晚会。"

    "去哪?"

    陈平问道,他现在很想赶回上江陪江婉和米粒。

    "宁海公海有一场国际商会,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个,对你有帮助。你母亲的家族林家,也会有人参加,到时候,你应该会见到不少老熟人。"

    陈天竹笑了笑道。

    "二叔,我想先回上江。"

    陈平推辞道。

    他现在不想管什么林家,就想回去陪着江婉和米粒。

    陈天竹直接瘪嘴摇头道:"哎,侄大不中留啊,心里只有老婆,我二叔是没地位了。"

    陈平很无奈,道:"好吧,我去总行了吧。"

    "哈哈,这才是我陈家儿郎么,你放心好了,江婉那边我已经派人过去了。"

    陈天竹搂着陈平的肩膀,二人并肩走出套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