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87章 你哭的我心疼
    “笨……”

    “好好好,是我笨,你别哭了。”萧衍叹气,无奈的承认,“你哭的……我心疼!”

    “……”

    简宁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她眼眶红红,睫毛上沾满了细小的水珠,被眼泪清洗过的眼睛像星光一样明亮,那样直愣愣的看着他,硬生生的让萧衍心跳漏了一拍。

    擦!

    萧衍眼神闪烁,想移开目光又有些舍不得,他艰难的吞了口口水,“小辣椒,你别用这种眼神看小爷,你那眼神……就跟在gouyin小爷一样!”

    简宁,“……”

    一转头,看她的手还在不停流血,萧衍脸色立马严峻起来,他扭头看向年轻男人,“给她包扎止血!”

    “落我们手里还敢跟我们讲条件!”年轻男人的下属语气嘲讽。

    “好了!”

    男人喝止下属,“给她止血!”

    “……是!”

    出租房条件简陋,压根没有什么碘伏纱布,还好简母是在附近的布厂工作,经常从厂里顺一些不布料回来,那些人就随意从布料上剪了一条,随意的给简宁包扎了一下。

    包扎的时候他们当然不会怜香惜玉,简宁疼的浑身发抖,为了不让萧衍担心,她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疼吗?”

    简宁冷汗淋漓,勉强对他笑笑,“不疼!”

    脸色煞白煞白的,还说不疼!

    萧衍捏紧拳头。

    他眸光阴鸷的盯了年轻男人一眼。

    该死的。

    这人最好起道别落到他手里,否则,今天小辣椒受的苦,他一定十倍百倍的奉还!

    ……

    时间一点点过去,出乎萧衍的预料,这些人抓了他,却没有第一时间把他转移。

    相反。

    他们在制服了他之后,手底下的人马上把出租屋的房门修好了,把所有的一切都阻隔在外面。

    一个小小的出租屋,待了接近三十个人,空间显得异常狭小压抑。

    还好是春天。

    如果是夏天,这么多人待在一个房间,早就热晕过去了。

    “健哥,天快黑了。”

    “嗯!”年轻男人随意应了一声。

    “再晚一些出租屋的工人们该下班了,到时候我们这么多人,恐怕会引人注意!”

    “我知道!”

    年轻男人,也就是所谓的健哥,他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指着牛彪等人,对手底下的人说,“先把他们送走!”

    小弟点点头,看向见简父简母和简不凡,“他们三个呢?”

    “一起弄走!”

    简父简母和简不凡三人已经在墙角缩了整整几个小时了,他们不敢说话也不敢吭声,生怕会引起这些人的注意,可没想到,就算这样,该来的还是躲不掉。

    这些人穷凶极恶,刚才还拔了简宁的指甲,这会儿说要把他们送走……该不会是送他们见阎王吧?

    是啊。

    他们肯定要除掉他们。

    要不然……

    放了他们,他们报警的话,这些人肯定会有麻烦的。

    三人越想越怕。

    眼看着几人要来抓他们,三人抖如筛糠,简父更是害怕的直接跪倒在地,苦苦哀求说,“健哥……求求你放了我们一家三口吧,你让我们配合你把简宁诓来,我们已经照做了,而且简宁也把剩下的高利贷还给你们了,我们只是小人物,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我保证,我绝对不会报警的……真的!”

    配合!

    诓来!

    如同晴天霹雳,简宁浑身一震,猛然抬头,目光如电直射简父。

    “你,你说什么?”

    简父简母心虚的避开她的眼神。

    简宁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冰水,从头到脚,彻骨的冷,她咬着牙,冷冷的看着简不凡,厉声道,“你说!”

    “我,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三人的眼神表情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

    简宁愣愣的看着他们,半晌,她突然笑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她明白了。

    也许简不凡欠高利贷是真的,但是,他们也知道这些人的目的就是把她骗来!

    他们……

    明知道这些人来者不善。

    明知道她来了之后,会面临危险,可是……他们自私,哪怕明知道这些,还是要把她拖下水!

    这……

    就是她的血脉至亲!

    而她。

    竟然还可笑的顾念他们的生养之恩,决定哪怕负债累累,哪怕接下来的几年,她所有的收入都要拿去还债,也要拼尽全力救他们这一次。

    她努力要救的人,竟然亲手把她送上绝路。

    甚至连累了萧衍!

    心痛到已经麻木,眼睛又干又涩,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你们……真是我的好父母!好弟弟!好!很好!”

    别看简父怂包,但是面对简宁的时候,他底气还是很足的,听简宁这样说,他当即就破口大骂,“你还有脸说,如果不是你,这些人怎么会盯上不凡,我们一家人本本分分的,又怎么会遇到这种麻烦!我就知道你是个扫把星,只要和你沾边,肯定要倒大霉!”

    “哈!”简宁冷笑,“是我按着简不凡的头,让他借的高利贷?如果不是他自己心术不正,也不会被人钻空子!”

    简父哑然。

    半晌他才恨恨的说,“反正事情都是你们惹出来的,你们自己承担,你也别怪我心狠,反正你跟我们家已经断绝关系了,你以后是死是活,跟我们都没有关系!”

    “他爸……别说了!”

    简父瞪了简母一眼,“我说的是事实,如果不是这个死丫头,我们不凡还好好的在上学,怎么会为了逃高利贷,到处跑不敢回青城的学校!毕业证拿不到,他以后前程全毁了!现在,她更是害的我们掏空了家底,眼看不凡年龄也不小了,马上到了娶媳妇的时候了,可我们连个像样的房子都没有。这样下去,我们不凡以后还怎么结婚?”

    简母张张嘴,半天没说话。

    “我们家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全都是这个死丫头害的,早知道这样,当初她出生的时候,老子就该亲手掐死她!把我们家祸害成这样,她就是死一百次都活该!”

    “……”

    够冷血!

    够绝情!

    简宁已经感觉不到疼痛,麻木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