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95章 夔雷月
    盘坐石殿,看着面前六七寸大小的血参,血参表面还闪烁着盈光,夏拓老脸一红,刚来到就灵晶、灵药的,整的他怪不好意思的。

    这怎么好意思呢?

    活还没干,就给资源,再说了他就是来投机取巧的。

    这整的,还怎么好意思下手。

    咚!

    石殿外响起了脚步声,他手中一闪,血参就被纳入了神窍气海中,没有巫尊将之炼化为巫丹,只能直接炼化灵药了。

    是葫芦老人。

    这老头出现意料之中,作为当初跟随鬼主一同进入辟地小世界的武者,夏拓估摸着就他们两人逃出来了。

    “葫芦老前辈红光满面,气势更胜往昔,看来数年不见功力大进啊。”

    葫芦老人听到夏拓的恭维,一脸笑呵呵的样子。

    他从辟地小世界出来后,这几年靠着从其中得到的灵物,再次打开了两道神窍,如今已经开辟出了三十一道神窍,位列神藏四重境。

    这不没了修炼资源,所以听到夔雷部落邀请散修,他就来了。

    实际上他在夔雷部落待了两年之久了,大都在落霞山上修炼,夔雷部落对于加入进来的散修态度很友好。

    “小友好久不见,实力也渐长。”

    对于夏拓的实力,葫芦老人自然是看得清楚,当初在烽火城第一见的时候,夏拓不过才开辟出几道神窍的模样,现在看最起码十几道神窍,看来在辟地小世界中得到的机缘,远比他多。

    最主要的是,当初两人可是被鬼主下了符印,现在活得好好的,还又碰到了一起,显然都有各自的手段。

    “葫芦前辈何时来的夔雷伯部?”

    “差不多两年了。”

    经过一番交流,夏拓通过葫芦老人也知道了夔雷部落如今的状况,这些都是明面上的事情,故此葫芦老人也没啥好遮掩的。

    如今夔雷部落之主夔雷月是神藏境巅峰,打通了七十二道神窍的强者,除此之外夔雷部落还有神藏境强者六位,不包括招揽的他们四人。

    最近两年时间,夔雷之主都在闭关中,但两族的争斗却没有平息,在各自拉拢等、中等部落,双方都在积蓄实力,准备一举将对方给覆灭。

    如今原凌河伯部族域剩下的二十三座上等部落中,十三座臣服在夔雷部落治下,剩下事座上等部落中七座依旧臣服在凌河伯部治下,剩下三座正处于摇摆之中。

    显然夔雷暂时改变了策略,正在步步蚕食凌河族域,等到族域中的部落都归了夔雷,凌河伯部就成了无水之萍,离死不远。

    “两年来,就外出了两次,一次前往上等青狼部落坐镇,帮助青狼部抵御凌河伯部强者的袭击,一次前往万里之外的断崖灵矿脉,帮着夔雷争夺灵晶矿脉,剩下的时间都在这里修炼。”

    看着葫芦老人的模样,显然对于在夔雷部落的客卿生活还挺满意,毕竟管吃管住管修炼,要不是夔雷部落晋升伯部在即,为增加部落实力,这好地方还真不好找。

    ……

    黑陵城,死牢。

    巧儿将三位天脉境武者所修炼的功法、战技,还有巫师阙河所修的巫术都誊录了下来,足足抄录刻画了近百张兽皮卷。

    “人我带走了,会给他一个安稳的休养环境。”

    做完这一切,巧儿对着阙河说道。

    将少年阙林暂时送入木箱秘境中,收起木箱,巧儿转身朝外走去。

    阙林是火麟侯部四长老的后人,体内觉醒了神通境强者的血脉。

    “救我!”

    水牢中响起了呼喊声,阙河看着旁边的三人,眼中闪烁着杀机,虽然被烙印了奴隶图腾印记,但只要不牵扯夏部落有关的事情,依旧拥有自主意识。

    嗡!

    刹那间,阙河眉心处一缕乌光绽放,化为三柄光刀,刺进了三人眉心处,顿时三人再无生息。

    做完这一切,他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生气,只剩下眼珠子还能转动。

    螟鬼走下来,看到了眼前的一切,露出了一抹冷冽,阙河的做法引不起他一点的精神波动。

    在阙林原来带着的木桩上,重新绑上了一个年纪差不多已经奄奄一息的少年。

    而后随着一声刺耳的嘶鸣,平静的水底中泛起了水花,密密麻麻的黑冥蛭冲了出来,寂静的死牢中,只剩下了滋滋的吸血声。

    ……

    离开黑陵城后,巧儿带着从奴隶墟市正常买卖的巫徒巫士十七人,和胖哥朝着部落回归。

    一个月后,巧儿和胖哥出现在了风灵城奴隶墟市。

    如法炮制,断断续续大半年的时间,终于将奴隶主在涂泽南域的奴隶墟市给逛了个遍。

    接着,两人的眸光落到了沧水域的奴隶墟市中。

    转眼间近两年的时间过去,散修夏某人还在夔雷部落当着他的兼职客卿,在北方青龙水受到的伤势也完全的复原。

    在夔雷伯部待的他都有些流连忘返了,每隔半年一株百年药龄的地阶下等灵药,一年还有一千块下等灵晶,客卿长老当的比他当族长都富裕。

    两年的时间,他大都在夔雷山脉落霞峰修炼,只外出打过一次架,守护上等骆山部落。

    不仅如此,他还抽空回了部落两次,夔雷部落对客卿长老的往来不限制,但对于散修来说,如此好的待遇谁还会离开?

    简直就是在用资源砸人,砸的你欲罢不能,走都不想走。

    如今夔雷部落掌控的上等部落已经达到了十六座,算上臣服的中等部落,原凌河族域三分之二的地方,都已经处在了夔雷部落的掌控下。

    ……

    夔雷山脉中央雷牛峰下,一座寒潭洞天内。

    身穿暗金色兽袍,缭绕着雷纹中年大汉,盘坐于寒潭旁边,身上的灼热和毁灭的气息灵寒潭中的寒意瞬间蒸发。

    在壮汉旁边,摆放着刀枪斧钺、爵尊鼎珏,上面刻画着蕴藏着天地玄奥的符文,这正是鹿由氏送来的立族重器。

    寒潭洞天外,一个白发老者走来,身形高大,颧骨高耸,眉心处一枚乌黑的巫印流转,隐约凝聚出一道玄奥道韵,但又好像禁锢了气息。

    “族主伤势如何了?”

    夔雷月双眸开合,两道神电从眸子中激射而出,击穿虚无丈许,看向了来人。

    “大祭司来了。”

    “族主。”

    夔祭来到寒潭边上,盘坐于一块平滑的石头上,看向了祭天重器。

    “族主可有收获?”

    闻言,夔雷月摇头,祭天礼器有问题,这也是他为何迟迟不祭天立族的原因,从他继任族主,带领夔雷部落三百年了,从来不相信有会有天上掉机缘的好事。

    鹿由氏百万里之遥给他送宝贝,还是关乎一族运势的重器,若非几大伯部限制重器冶炼方法的流转,加之一时间无法倾覆凌河夺取重器,他根本不想用眼前这些东西。

    但找不出问题所在,他宁愿推迟祭天立族的时间,反正三百多年都等待了,不在乎再多等几十年来,甚至让他的后代来祭天立族。

    “大祭司的封禁是否解开。”

    夔祭摇头苦笑道:“最起码还需要十年时间,才能撕开封印。”

    “那我就等十年,看谁能笑到最后!”

    夔雷月浑身迸发出强横的气势,带着一种睥睨四方的绝强自信。

    五十年前,大祭司前往南方九灵伯部参加一场易物大会,被偷袭重创,巫印被秘法封禁,精神巫海被封住,以至于巫术都无法运用,被族中长老拼死送回部落,为此还折损了一位神藏境长老。

    五十年后,祭天礼器就这样送到了手中,但大祭司却因受创,无法洞察其玄妙,关乎整个部落的大事,不亲眼鉴证如何能放心。

    他带着夔雷部落走到如今,就从来都不相信什么狗屁巧合。

    “接下来大祭司安心养伤就好了,既然有人想要乱,我岂能不随他们的意愿?”

    闻言,夔祭心中一惊,忙道:“族主,你的伤势。”

    “无妨,凌万里已经老了,他的战力再逐渐溃败,所造成的伤势比起他巅峰的时候差的太远了。”夔雷月出声说道:“有夔祖坐镇部落,加上神藏境的长老,部落安稳无虞,我去会会虬风。”

    “奴隶主向来狡诈,族主小心为妙。”

    “我知道,虬风向我透露消息,看来他的日子也不好过,被鹿由氏逼到了一定地步了,或许可以通过他,看看鹿由氏的阴谋,甚至可以夺取一尊奴隶主的位置,这样族中暗中也有了实力,可以借助奴隶殿发展部落。”

    ……

    落霞山,石殿。

    夏拓从修炼中转醒,他在参悟雷之道韵,夔雷山脉的雷之道韵十分的充裕,如今他的雷之毁灭道韵差不多已经快要到小成了。

    收敛了心神,他起身离开石殿,准备返回部落一趟,看看巧儿忙活的怎么样了。

    离开落霞峰后,他先是前往了荒牛峰找到了夔雷三长老夔**,说了一下自己外出一趟后,方才离开了夔雷部落。

    出了夔雷部落之后,他一直往东并没有北去。

    不知道为何,涂泽荒原南部的崤山山脉,似乎成了几大伯部的界限,除了山脉两侧的上等部落不断打打闹闹外,伯部势力都没有深入崤山以北的地方。

    砰!

    找了个城池,将跟着自己的尾巴忽悠进入一座石坊中,一个才刚刚晋升神藏境的武者而已,轻易的将其锤懵,夏拓这才安心的北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