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六三章 狼狈为奸
    “你…”百里兰为之语结,算是看出来了,这人果然是个刺头,这分明是故意找事。

    她本不想多事的,可是住林渊、甘满华和王赞丰隔壁的邻居都不愿跟三人做邻居,都找到了她,表达了意思,问能不能换换,毕竟这山上不能是刚好一百个洞府,还有些余量。

    她能理解那几位同学的心情。

    正好,她正怀疑林渊有阴谋,既然是几家都不愿跟三人做邻居,直接把甘满华和王赞丰给换换不就行了么?

    她跑去一问二人意见,二人一听又能跟林渊住一起,立马爽快答应了。

    事就这么个事,于是闹成了这样。

    甘满华忙拉住林渊,“林兄,别气,我们自愿的。”

    王赞丰也拉住,安慰道:“这不挺好嘛,咱们三个又能在一块了,有事也能互相有个关照,哪能让你一个人在最底下委屈,我们住上面都不好意思了。”

    甘满华:“是啊,这事真怪不得山主。”嘴凑近林渊耳边,“行啦,林兄,就这样吧,听我一句劝,别闹了,那些个老师对咱们印象不好,这女人有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嫌疑。”

    “我…”林渊左右看看,可谓有苦说不出,总不能说不喜欢他们两个吧?

    他很想问问他们两个,我闹?你们还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

    “你手脚倒是快,就已经开始打扫了。”扔下话的王赞丰已经钻进了林渊的洞府溜达。

    见事情定了,百里兰扭头便走,还有点气呼呼的。

    不过很快,麻烦又来了,这一换立马换出了事,住林渊三人组左右的人不乐意了,包括住三人上面的。

    和一个做邻居也就罢了,你把三个刺头弄一块,确定我们以后还能安心修行?

    百里兰把牙一咬,干脆让不满的人都搬到空闲的洞府去了。

    待到林渊三人去邻居家打招呼时,三人才发现左右和上面都没人了,就他们三个被隔空在一块。

    甘满华左顾右盼了一阵,纳闷了,“老师不待见我们,他们也不待见不成,什么意思,把我们当瘟神吗?”

    王赞丰叹道:“算了,这就是命!也好,咱们乐得清静。”

    林渊绷着脸颊无语,在灵山这般不讨喜,他在想以后还怎么混下去。

    王赞丰一瞅他脸色,拍了拍他后背,“算了,林兄,不跟他们一般见识,走,看他们都往吃饭的地去了,咱们也去吧。”

    “就是,没必要生这种气,走。”甘满华伸手拉了林渊胳膊。

    王赞丰也顺手了,两人一左一右地把林渊给挟持走了……

    辰区餐饮地,外面看似楼阁层层,入内才会发现是在山壁上开凿出的五层楼。

    可供万人同时用餐的地方,规模之大,可想而知。

    坐在楼上靠窗口位置,不时看向外面的尺冠云忽目光一亮,因见到林渊三人来了,他就知道三人会来,当即起身了。

    林渊三人进了楼内,只见已是人山人海似的,溜达了一圈,也学着打了份饭菜,开始四处找位置。

    “这里!”忽有人招呼一声,三人回头看去,只见百里兰指了指隔壁刚起身的一桌人,表示这里有空位。

    三人相视一眼,没想到这女人会主动示好,只好承了这份情过去坐下了。

    百里兰继而继续跟同桌的人笑谈,眼睛余光却是不时瞄向三人,主动示好也确实是想展现出大度,相让自己山长的事好做一点。

    三人若不是刺头,她还不想放低这个身段呢。

    结果见三人连声感谢话都没有,如此不知好歹,渐有些恼怒,又发作不出来。

    正这时,尺冠云端着盘子跑来了,主动凑上桌坐下,“林兄,王兄,甘兄,真巧。”

    三人相视一眼,没理他。

    尺冠云有些尴尬,但还是热情道:“这里我打探过了,总共五层,现在都启用了,放在平常,据说开放一层都没多少人来……”

    他在这里噼里啪啦个不停,正好撞上林渊心情不好,加上他一看到这家伙就火大。

    一看到这家伙就想起宋小美脸上的巴掌印,要不是不敢奈何,早就动手了。

    心里憋着火,本就越看越不顺眼,见还在这没完没了的碍眼,渐渐积攒的怒火终于憋不住爆发了,抬头一声喝:“滚!”

    这一嗓出来,别说尺冠云懵了,甘满华和王赞丰也懵了,愣愣看着林渊。

    四周瞬间安静了一片区域,齐刷刷看向了这边,见到是林渊三人组,顿时了然,原来是这三位啊,难怪了。

    大家发现果然是刺头,这是走到哪闹到哪不成?

    尺冠云脸色涨的难看,但还是端着盘子默默起身了,略低个头往上楼的方向去了。

    “林渊,你干什么?”百里兰终于憋不住火了,拍桌而起,走到林渊跟前怒斥道:“你别过分了,这里是辰区餐饮区,只要是本届学员,都能进来,只要有空位都能坐,你凭什么赶人家走?”

    林渊沉默了,知道自己这一嗓子可能惹出事了,也有点后悔了。

    见他没反应,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百里兰怒道:“好!你喜欢搞事是不是?那就别怪我向老师告状,我倒要看看学规能不能治了你!”说罢就走。

    “别呀!”甘满华突然伸手,一把拉住了她胳膊,跟着起身。

    “你干什么?”百里兰气急败坏地甩开他手,她的家教不允许随便和男子拉拉拉扯扯。

    甘满华却一脸严肃道:“百里兰,人家欺负咱们这边,挑衅咱们这边,说要向咱们这边挑战。人家故意羞辱我们,把我们骂的狗血喷头,我们还句嘴都不行吗?有你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山长吗?”

    百里兰被他给说懵了,转念一想,觉得不对,眼睛余光刚才看到的样子似乎不是这样,沉声道:“你在胡说八道!”

    甘满华:“是不是胡说八道,把人找来对质便成,你等着。”回头朝干瞪眼的王赞丰招呼一声,“发什么呆,跟我找人去。”

    “嗯?哦哦哦。”听懵了的王赞丰醒过神来,赶紧跟了他去。

    百里兰惊疑不定,看了眼离去的两人,又盯着默不吭声的林渊。

    跟甘满华走远了,回头看了眼的王赞丰立刻凑近了他嘀咕,“你搞什么鬼?人被林兄给当众羞辱了,还能帮他说话不成,对质个屁啊!”

    甘满华立刻在他耳边嘀咕细语了一阵。

    “嗯?”王赞丰脑袋摆开了看着他,“这怎么行?假冒仙宫背景,被发现了,你我谁吃的消?”

    甘满华:“哪个背景能镇住人就用哪个,都这个时候了,你觉得你能堵住百里兰的嘴吗?权宜之策,不让其他人听到不就完了,没人证,还能由他怎么说不成?你总不会出卖我们吧?我告诉你,叛徒在哪都不吃香的。

    再说了,没林兄,你我能进灵山吗?百里兰那贱人逮住了机会兴风作浪,一帮老师又看咱们不顺眼,林兄真要落他们手上了,怕是要遭罪,总不能看他有难不管吧?”

    王赞丰:“看你这话说的,行,懂了,我来说,出了事我也跑不了,快走。回头找机会再收拾那贱人,敢抢老子山长的位置,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娘的,老子现在是越来越讨厌女人了。”

    两人蹭蹭跑上了楼。

    很快看到了端个盘子默默从楼梯走上二楼的情绪低落的尺冠云。

    “看,在那,上。”甘满华抬下巴示意,顺手拍了下王赞丰的后背。

    王赞丰唰唰冲了上去,接近了尺冠云便顺手勾肩搭背勾了他脖子往一边带,“尺兄。”

    尺冠云瞅他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另一边又多出一人。

    单臂搂上他的甘满华四处扫了眼,把尺冠云往偏僻点的地方顺。

    王赞丰叹道:“尺兄,见谅啊,我们是来为林兄向你陪个不是的。其实吧,林兄刚才真不是故意的,你不知道啊,事出有因,我们那边选山长,一个叫百里兰的贱人仗着能卖弄风骚,抢了林兄山长的位置,林兄刚才心情不好,才冒犯了你,你别忘心里去。”

    草?甘满华盯着他,嘴角抽了一下,心里骂开了,这孙子不是什么好鸟!

    三人组,其实接触的时间也不久,这都是越接触才越了解。

    尺冠云左右看看二人,不语。

    王赞丰又道:“现在好了,我们那个新任山长忒不是东西,拿着鸡毛当令箭,想借刚才的事整林兄。俗话说的好,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你得出面解释一下。话又说回来了,这算什么事?能整林兄个什么罪?大不了将林兄给逐出灵山。凭林兄仙宫的背景,离了灵山还活不成了不成?回头林兄有的是机会找那贱人算账,可话又说回来,一点小事没必要嘛,再说了,你也不想卷进这是非是不是?你要不出这面,回头林兄非报复你不可!”

    仙宫背景?尺冠云可谓吃惊不小,眼睛都瞪大了几分,明白了,难怪敢当沈总教的面那个。

    甘满华看他反应,也出声敲边鼓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今天你化解了这事,今后咱们就是朋友。”

    尺冠云怔了一下,黯然道:“朋友?那位林兄似乎不待见我。”

    王赞丰拍了拍他肩,“他就那脾气,你别管他,今天你给了我们面子,以后咱们就是朋友。”

    甘满华嗯声道:“说的没错,以后你有什么事,只要我们能帮上的,绝不推辞。”

    尺冠云目光略亮了一下,点头道:“好,你们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尽力一试吧。”

    “这就对了嘛,诶,这个放一边去,浪费点没关系,下去换新的。”王赞丰顺手将他手中的托盘给拽走了放一边。

    两个狼狈为奸的家伙迅速将尺冠云给拐了下去。

    ps:月票十五万五千票加更奉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