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独特的传播方式!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独特的传播方式!

    孙尚香否定了一切。https://

    “你确定?”

    郑飞跃问道。

    孙尚香瞪眼:“骗你做什么?我也是看了手帕才知道,原来那天晚上有人给你通风报信,怪不得连五样人都奈何不得你。”

    郑飞跃仔细盯着孙尚香的眼睛,在没有看出猫腻之后,便换了个方式问道:“你们和山里联系多吗?”

    “没联系。”

    孙尚香自顾自找了椅子坐下,有些不平:“组织有铁训,两脉之间不能过多联系,说是为了保持组织的纯粹性,其实就是看不起我们这一脉!”

    “这又从何说起?”郑飞跃问道。

    孙尚香看了他一眼,道:“其实也没什么,丞相这一脉,除了我们这些嫡系,大多数人都是在外面挑选的,成分繁杂,和山里人不一样。”

    “山里人是怎么样的?”

    孙尚香摇头:“不知道,知道也不能说。”

    郑飞跃叹了口气,道:“我也不难为你,不过我要和丞相面谈,哪怕隔着自助终端也行,总之我要面谈。”

    “不可能。”

    “你转告丞相,我有很多疑惑,如果得不到解释的话,我想咱们之间可能会发生很多不愉快。”郑飞跃的表情很认真。

    孙尚香不自禁地坐直身子,道:“你是在威胁我们吗?五样人隶属于山里一脉,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若想报复,也别找我们!”

    郑飞跃摇头。

    那条手帕的出现,给了他极大的危机,现在已经不是报复不报复的问题,而是有更严峻的问题摆在面前。

    “我要见丞相!”

    孙尚香摇头:“不可能!”

    “你不问就知道不可能?”

    “是的。”

    “我还是建议你问问。”

    “不用问。”

    “你这就不讲理了?”

    “当初你在小树林看我身子的时候,讲过理吗?”

    “咳咳,这是一回事吗?”

    “懦夫!”

    孙尚香丢下两个字,起身离开。

    不欢而散。

    ……

    谁也不曾想到,事件的转折来的如此突然。

    孙尚香离开的第二天,便再次登门拜访,硬生生把郑飞跃从饭桌上拉起来,然后无视李心儿吃人的眼神,拖着他走了。

    两人离开桑鬼城,一直来到小树林。

    咕咚。

    郑飞跃咽下一口唾沫,神色惊恐,道:“孙夫人,感情讲究的是两情相悦,您如果要霸王硬上弓,我……我可要喊了。”

    “去死!”

    孙尚香恨不得一脚踹死这家伙,心头却浮现莫名地躁动,她捏了捏十指,咬牙道:“丞相答应了你的请求。”

    “真的?”郑飞跃表示很惊喜,连忙道:“丞相在哪里?是不是藏在树林里?这是要玩捉迷藏的游戏吗?”

    “丞相没来,不过你们要进行远程对话。”孙尚香没好气道。

    郑飞跃闻言,立刻唤出自助终端,他的心情无比激动,以至于右腿不自觉地抖动起来:“告诉我丞相的账号。”

    孙尚香翻了个极好看的白眼:“不是用终端。”

    “那用什么?”

    “树。”

    “树?”

    “是的,把你要说的话刻在树上,丞相便会收到,然后你会在树上看到他的回话。”孙尚香道,语气带着浓浓的自豪感。

    这种传讯方式,是他们这一脉的拿手绝活,而且只有嫡系才能掌握。

    “既然如此,请开始你的表演。”

    孙尚香哼了声,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乳白色的液体,涂抹在手掌之上,然后在树上写字:准备就绪。

    乳白色的字体很快消失。

    郑飞跃好奇道:“这些乳白色的东西是传播物,而树木是它的传播媒介,我说的没错吗?很天才的想法。”

    “那是自然。”

    孙尚香很得意。

    郑飞跃礼貌性一笑,道:“丞相那边什么时候能回信?”

    “耐心等着。”孙尚香道。

    这一等就是半炷香时间,眼前的树木突然颤动起来,粗糙的树干之上,有一层乳白色液体凭空出现:“请郑小友问话。”

    “好了。”

    孙尚香得意地撇了郑飞跃一眼,道:“有什么问题,我会写给丞相,由他做出回答。”

    郑飞跃摸着下巴评价道:“很隐秘的联络方式,可惜信息传播速度太慢,远远比不上我的即时通讯。”

    孙尚香闻言,没好气道:“这句话要说给丞相吗?事先声明,我瓶子里的汁液有限,确定要把资源用在这上面?”

    “当然不。”

    郑飞跃果断摇头,直接了当道:“替我问问丞相,那条手帕是不是他给我的?五样人的出现是不是在他预料之中?那五颗道果又是怎么回事?还有上次我去东岸,他给我的那颗丹药,到底有什么副作用……”

    连串的问题,郑飞跃心中的疑惑实在太多,以至于骤然得到解答的机会,简直比得上泛滥的江水,一发而不可收拾。

    孙尚香举起的手指放了下来,叹息道:“问题太多,我带的汁液有限……”

    “你们搞情报工作的,就不能把前期准备工作做好吗?”郑飞跃很是恼火,“汁液多少钱,给老子来一百灌!”

    孙尚香冷笑:“你当这是什么?就算是我们这些嫡系,每个人拥有的汁液也是少之又少,不到紧要关头根本舍不得与丞相联系。”

    “加一条,通讯成本过高!”

    郑飞跃愤愤道。

    孙尚香:“省省吧,精简你的问题,也让丞相少费些口舌。”

    “你倒真是个体贴的好下属。”

    郑飞跃嘟囔一声,揉了揉脸,喃喃道:“问你家丞相,手帕是不是他给我的?”

    孙尚香传递信息:“手帕,是否在我们计划之中?”

    半炷香后。

    那一边回信:“是的。”

    郑飞跃挑起眉头,道:“再问他,既然知道五样人的刺杀行动,为什么不阻止?你们虽属两脉,可没道理坑自己人吧?”

    孙尚香传递信息:“为何不阻止五样人?”

    回复:“无须阻止,本就在计划之内。”

    郑飞跃猛然握紧拳头,眼神折射出犀利的目光:“果然,这一切都在丞相的计划中,我和青山都被算计了。问他,那五颗道果是怎么回事?”

    孙尚香:“道果何解?”

    回复:“送与郑小友的礼物。”

    郑飞跃罕见地暴怒起来,大声道:“又是这种口吻?!之前送我的来历不明的丹药,如今又送我来历不明的道果,他到底要搞什么?”

    孙尚香冷冷道:“要我如实询问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