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96章 叶林与宁少辰
    宁殇到opm时,宁谦就站在楼下,见他下车,主动走了过来。

    “中午饭吃了吗?没吃,一起去吃点。”

    他整理着袖口,语气平静无异常的出声问着宁殇。

    宁殇没说话,跟着他往外走。

    俩人进了一家面馆。

    宁谦点了碗鱼圆面,给宁殇却是点了粉排骨面。

    面上来时,他倒了不少的醋,酸味让宁殇皱了皱眉头。

    “宁殇,你也喜欢她,不是吗?”

    他开口,问道。

    宁殇舀辣椒粉的手一抖,粉沫撒了满桌。

    他抬头看着面色平静的宁谦,喉结滚动,迟迟不语。

    “如果今天你们在一起了,所有人都说不能一起,你会分开吗?”

    不会!

    宁殇脑子里下意识的蹦出这两个字。

    如果他们能在一起,哪怕背判整个宁家,他也愿意。

    可是,结果却是,他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了。

    在他发现她对宁谦与众不同时,她就知道,他们不可能一起了。

    这些年,他拼了命的屏敝俩人的信息。

    可是,心里却早已清楚,木已成舟。

    胡涂出国的那两年,他试探过她,她很明确的表示,这辈子,只爱一个人,得不到,也绝不再爱。

    知道她再次回国,他也为她高兴。

    他原以为,就这样也好。

    可是,当他听到爷爷明确的说了,不可能让她踏进宁家的门后,在知道,她被爷爷那样对待后。

    他就怕了。

    他突然想出来,搅黄他们。

    他不愿意看她受伤。

    “我爱她,不惜任何代价。”

    宁谦碗底的面已见空,“就像这碗面一样,谁都觉得酸涩难吃,可好不好吃,只有吃的人心里才明白,她好不好,配不配,我明白就行。”

    他抬头看着宁殇,语气严肃。

    宁殇与他对视良久,才出口,“可是,你能护得了她一世?老爷子的手段,你不可能没有耳闻。”

    这点,作为宁家人,他们心里都是清楚的。

    “我给过他一次机会了,如果他再敢对她下手,那便是,他不为我想,我也没必要再尊重他。”

    辞掉opm的职务,就是告诉老爷子,他从来不稀罕宁家的一切,他想要,便要,想舍,也可以随意舍去。

    也简接的告诉了老爷子,胡涂在他心中的位置。

    “你也不妨回去转告他一声,他没有给我前半生的安稳,请不要干扰我余生。”

    说完,起身,离开。

    宁殇坐在位置上,迟迟未动。

    有些事,他终究比不过,也比不了。

    心里却是因此,踏实不少。

    她爱他,或许是有道理的。

    宁谦回公司时,老远就看到胡涂在公司门口,见他过来,忙迎了上来,在没看到宁殇时,她将宁谦上下打量了一番。

    “小叔,你没事吧?你们……没有打架吧?”

    她担心他,打电话,俩个人都没接,想想还是跑了过来。

    宁谦拉过她的手,却被胡涂挣脱开,紧张地看了看周围,并没什么人,才松了口气,

    “这是你公司门口。”

    说完,还往后退了两步,离宁谦隔了一人的距离。

    看着宁谦沉下脸,她忙陪着笑,“晚上回去补偿,回去补偿。”

    宁谦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低低地叹息一声。

    下班时,宁谦来接她,车却并不是朝着家的方向开。

    胡涂皱眉,“小叔,你是不是开错地了?”

    “有人约了我们吃饭。”

    宁谦打了转向灯,一会儿,车在一座古朴低调的茶舍门口停了下来。

    透过玻璃窗,胡涂远远的便看见窗边,一对俊美异常的夫妻在说什么。

    “小叔,约我们吃饭的,是宁少辰?”

    宁谦顺着她的眼光看了过去,点头。

    胡涂皱了皱眉,再次看了过去,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宁少辰也可以笑得这么温柔。

    宁谦下车,绕过车,替她开了车门,见她直勾勾地盯着窗边看,在她额头上轻点了下。

    胡涂勾起嘴角,“那女的,是谁?”

    “宁小熙的母亲,亲生的。”

    胡涂惊讶的睁大了眼晴,“不是说,不知道孩子母亲是谁吗?”

    因为她自己的事,都是一乱摊子。

    所以,对于周围这些人的生活,胡涂这几年,都没怎么过问,更何况牵扯到宁家。

    只是几年前,听宁谦提起过。

    说宁小熙的存在,是有人偷了宁少辰的精子,然后才有的。

    “先进去。”

    这是胡涂第一次见叶林。

    很美,却很有亲和力。

    见他们进来,站起了身。

    “这是应该叫小叔?”叶林低头问着宁少辰。

    宁少辰看了眼宁谦,起身,迟疑了下,才开口,“小叔。”

    宁谦眼底有抹笑意,揽着胡涂,示意她坐里面。

    胡涂挠了挠头,看着宁少辰,有些尴尬。

    也不能叫堂哥,又不能直呼其名。

    最后,她就只对着叶林点了点头。

    “这是涂涂吧?”

    倒是叶林大方许多,对着胡涂伸出手,“我就直呼其名了啊,太年轻,我也叫不出婶婶两字。”

    她的随意,让胡涂的尴尬,缓解了许多。

    “你好。”

    一顿饭,宁谦和宁少辰几乎没讲什么话。

    全程都是胡涂与叶林在讲。

    俩人年龄相差不大,说起话来,倒是亲近了许多。

    吃完饭,叶林拉着胡涂,说是去楼上逛商场。

    “小叔,不介意我借走一会儿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