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神算子算哭晋阳城
    铁头娃继续抽人早在都尉预料之中。

    可这厮坐下来又跟不敢再指天画地嚷嚷着要让铁头娃给钱的一帮人算账这就有点让都尉吃惊了,这可是真算账!

    看看电视里节目里头铁头娃跟小师妹为五毛钱是亏了还是赚了算个不停,都尉怀疑自己遇到的是个假铁头娃。

    这货咋算账的?

    “也别说负责任不负责任,我这个人出了名的以理服人。”关荫跟老实下来的一群人算账,“你看啊,抽了你们的贱人,这医疗费啥的,八百十块钱我是肯定要出的,对吧?”

    你百八十块钱打发叫花子呢?

    关荫还真就当打发叫花子呢。

    谁家还没几个穷亲戚啊,可穷亲戚也不能不讲理对不对?

    “你刚才说,我得赔偿啥损失费,这没问题,”关荫掐着手指,“那我们得算算,那几个货有啥损失的,根据我的情报,那帮货在帝国来拿的是全奖学金,一分钱不花,只从学校拿钱了,对不对?”

    话事人立马否定这种说法:“这是根据我们学校的规定发放的。”

    “那也是老百姓的血汗钱,你那规矩合不合规定?经过谁的同意了?你把人给我找来,找不来人,就是你在搞事情。”关荫继续跟那娘们算账,“就这笔钱,那帮货原封不动换成外汇,直接给他们家送回去了,那你这来路有问题的钱,你不能算是合法获得吧?”

    那娘们吃了一巴掌再没敢放肆。

    但是话还是要说。

    “那是你们发给他们的奖学金,有什么问题?”她觉着很正常,“就跟你们免息贷款给我们一样,你们只是为了我们的赞成票。”

    老天爷,麻烦你让那帮傻傻都是这种傻傻吧。

    几千万免息贷款把你乐成这样,你家的矿还在不你知道吗?

    没矿?

    哦,那知道了,你家有大片地。

    关荫有点腹黑地琢磨:“难不成,我们也把有些人给彻底洗脑了?这么说来,宣总的工作还是有一定的成效嘛。”

    就是这人嘴里的话忒气人:“你有这个认识,可谓非常了不起了,对啊,给你钱图啥?你得站在正义的一方啊。但问题是,给你们的免息贷款那是合法收入,那是我们的会议批准的,那你晋大给詹姆斯那几个货给的钱,除了这几个没出息的货,还有谁点头了?你给我找出来。”

    这要能找出来就怪了。

    “所以这笔钱本身就带着罪恶,你心安理得把这当合法收入,你彪啊?”关荫算账,“接下来,啥精神损失费之类的,你打算收多少?”

    那娘们没敢直接开口说数字。

    你想干啥你先说清楚。

    “我跟你算账啊,你看,因为那几个货的罪恶行径,我现在十分不舒坦,心情很恶劣,感觉吃一口饭都能吐出来。”关荫伸手,“这就直接造成我至少一周心情不畅快,精神很煎熬,这赔偿,你得出。还有,我那剧组,一天七八百万,我是我那剧组的绝对主角,这一点你去调查,因为我心情不好,演技不知道被丢到哪去了,所以我剧组一天几百万费用就那么打水漂了,究其原因,还是那几个货造成的,所以这笔钱,哦,不给你多算,一天算五百万,一周就是三千五百万,美金,你要记住,这是美金!这笔钱,你得给我出了!”

    不但那帮二货瞠目结舌,副都尉带着一帮人都惊掉了下巴,你说你是不是在故意找茬儿?你心情不好?刚才一杯雀舌喝三遍就知道必须换茶叶的人是谁?吃都尉的盒饭吃到打嗝儿的人是谁?信誓旦旦表示下一部电视剧有了素材的人又是谁?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可是做大事的人!”关荫震惊至极,“难不成,我不应该要求赔偿?”

    横到这地步,谁敢把他咋办?

    “对了,还有呢。”关荫现场千度,“我看看啊,这敲诈勒索,尤其是国际方面的敲诈勒索,按照国际标准,现在又该怎么索赔。”

    晋大的话事人急了:“哪有敲诈勒索?”

    “还不算敲诈勒索?你打听打听,法医认定那几个货现在是啥问题?”关荫怒喷,“皮外伤,连创可贴都不用,三五天就能恢复原样,就这点小问题,我出上百元医药费还不满足,你听这娘们刚才说的,我不给他们三五个亿都是委屈了他们,这不算敲诈勒索?”

    不理目瞪口呆的一帮人,关荫拍了胸脯:“我可是有钱人,这帮人不冲着我敲诈勒索,刚才他们在放屁吗?这可是有监控的,我们看监控!”

    还好那娘们没说赔偿几个亿的话。

    要不然?

    关荫已经给蓝冰洋打电话了。

    “已经赶往晋阳了。”蓝妹妹忍不住笑出声。

    如果顺利这又一笔收入。

    而且是一大笔收入!

    蓝妹妹可是挟在江南又弄了一笔钱的威风而来的。

    就因为这个算账都尉才探头看一眼,转身又给转运使汇报去了。

    转运使差点以为自己在听评书。

    啥叫恶人?

    转运使觉着比起某个信誓旦旦伸手要钱的主儿,他这位老是被同事们认为属于大恶人的人简直成了白雪公主了。

    “他怎么能横到这种地步呢?”转运使让都尉分析一下。

    都尉心里话,我要能分析出个一二三来还用给你汇报这些?

    “那现在怎么办?”都尉有点拿不准。

    不管怎么说,晋大那帮人也不是好惹的。

    可转运使压根不把那帮人当回事儿。

    教委都被收拾了,那帮人还能闹什么场面?

    “发个通告,就说批评教育过了。”转运使开了大招,“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当成我们云中的态度,要把这件事当成清理洋垃圾的导火索,不要小家子气,就要让一群牧羊犬和波斯猫骂,让他们骂我们不友好,给‘友邦人士’造成了很大的不方便,你要明白一点,我们第一个明确表态坚决清理洋垃圾,这是给我们加分!”

    知道转运使消息灵通,都尉就放心大胆地执行转运使的指示了。

    节度使?

    哦,他先坐稳板凳再说吧。

    一个刚到云中来就迅速跟一帮不着调的打成一片的家伙,不想跟着他不做正事的人可非常多。

    都尉整理一下衣服,过去准备两边该批评的批评该处罚的处罚。

    处罚谁?

    那必须是詹姆斯那帮人。

    “我们调取了录像,顶住了一批不知所谓的人的施压,又对目击者进行了取证,目前完全可以肯定詹姆斯等人是试图强迫同校女生谭某刘某等七位女同学的,而不是所谓的酒后冒失,根据相关方面的鉴定,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詹姆斯等七人对同校李某进行惨无人道的殴打,已经造成李某多处皮外磋商,内脏破裂,并有多处骨折,事实证明,詹姆斯等人的确属于犯罪,证据确凿,我们已经报请相关方面,对嫌疑人詹姆斯等八人进行逮捕。”都尉通报情况。

    晋大的话事人腾的一下跳了起来,先跟都尉说好话:“这里面可能少不了一些学生的刻意夸大吧?我希望你们最好能调查清楚。”

    这是好话,他认为的好话。

    都尉没理睬,又通报:“鉴于见义勇为,及时出现并制止了强迫、故意伤害等各项罪名均成立的犯罪嫌疑人詹姆斯、王某等对受害人李某谭某刘某等人的持续伤害,并协助我们控制犯罪嫌疑人詹姆斯等人,虽有过激之处,但并未构成犯罪,按照某项某条某款解释,我们做出决定,要求热心群众关某对詹姆斯等八人的医疗费予以全部负担,并由我们予以批评教育,通报警告的处罚。”

    就没有罚款?

    没有。

    凭啥罚款?

    “不公平!”话事人抗议,“我要去投诉!”

    那你请便。

    但是你先把一件事儿说清楚。

    “我们刚刚接到报案,有人实名举报你在一起处罚某同学的事情当中存在私心,并直接造成该同学被学院开除,使得某同学求学之路坎坷不已,我们已经立案了,你过来做下笔录。”一位副都尉急冲冲赶来,带人先把话事人给控制了。

    凭啥?

    你说凭啥?

    铁头娃的老丈人出手了你说凭啥?

    不过,这不是铁头娃的功劳。

    景副院原本就在找一些学校的茬要强力推行清理洋垃圾的行动。

    可能是挑花眼了,景副院原本没找到合适的。

    今天灵感一动,景副院觉着晋大这个地方不错。

    于是,晋大的话事人不杯具你说谁杯具去?

    这是全方位的碾压。

    至于铁头娃,景副院是这么跟转运使说的:“最好关几天吧。”

    这是玩笑话。

    别的不说,三巨头给铁头娃的定位就不能让他的有记录的前科太多。

    可关荫却觉着这种处罚对他太纵容了。

    “我们是热情好客的民族,我们是包容大方的国度,这是言行一致的,而不是像王师嘴上一套手下一套的虚伪行径,我们绝不能让人家小地方对我们的处罚结果敢怒不敢言,绝不让人家当一个嘴里叨逼叨的怨妇,哪怕他们的行为令人喷饭,我们也要本着教育人家,把真理传递给人家的初衷让人家心服口服,”关荫一张认真脸特别要求,“所以,你们处罚我吧,处罚的最好再重一点,至少让我进去待十天半个月,你们看中不?”

    不中!

    都尉明确说明了理由:“如果关你十天半个月,你那剧组的费用还不得让我们出?”

    晋大剩下几个人噤若寒蝉。

    他们敢打赌一定有高人出手了。

    可他们琢磨不出是谁出手。

    这个时候,还是乖乖等回去的命令赶紧找说得上话的人打听一下吧。

    但是小地方来的那女人可不答应。

    “我会强烈抗议的!”她挥舞着拳头,话里有话地威胁,“王师会说你们有多蛮不讲理。”

    “哦,对了,你也得留一下。”又一位副都尉跑上来汇报,“刚接到群众举报,在她的车里,我们发现了大量很有煽动作用的东西,还有某宣扬造福人类的歪门邪道的书籍,可以肯定,这是对我们的王法最大的亵渎,我们必须依法秉公,给热心群众一个交代。”

    真是神一样的热心群众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