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二章 歉礼
    刘书记大喊出声,秦立的话犹如刀剑刺入他的心。

    差一点,父亲就没救了!

    而原因,就是他刘某阻拦了秦立的救治!

    不仅如此,他的一意孤行,险些将一个年轻人给置入死地,名誉大毁!

    他可是这阳城的书记,这种过错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秦立被刘书记的行动吓了一跳,赶忙将刘书记扶起来。

    “秦立是吧?”刘书记眼睛通红,“我刘某对不住你,在这里给你道歉了!多谢你救了我父亲!”

    此刻病房内的医生一个个的都懵逼了,这特么的已经没救的病人,这小子是怎么救起来的?

    “例行检查。”一个医生开口,立刻有人推着器械来给老者检查身体。

    米基的面色更是难看,他怎么都想不到,他的招牌会砸在这里!

    “中医博大精深,毕竟是我华夏几千年的历史。”秦立说着,看向老者,“我还需要给您父亲再施针两次,才能全完好。”

    “那就麻烦你了。”刘书记此刻对秦立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谈好了明后两天继续来,秦立果断转身离开,却被刘婉给拦住了。

    “小兄弟,你的银行卡号告诉我,我给你转账。”

    刘婉说着,脸上露出歉意:“实在不好意思,今天……”

    “没关系,既然我择选给病人救治,就没把这件事情放心上。”

    刘婉眼中含泪:“好好好!”

    给了刘婉账号,秦立出来病房便看到楚清音的身影,当即走过去。

    “你怎么没先回去?”

    秦立说着,指了指尽头:“走吧。”

    楚清音看着秦立的目光非常复杂,这个男人变化很大。

    以前的秦立,打一巴掌也不还手,她以为是懦弱。

    现在看来,那可能只是对自己的忍耐与宽容,楚清音是很好奇,秦立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今天的一切,好像做梦一样。

    秦立突然会说话了,忽然会治病了,还被刘书记给夸奖了。

    这……

    放在以前,这是绝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不过是走运罢了,你可不要把你自己看的太高,小心摔得太惨!”

    楚清音冷哼一声先一步走到车内。

    秦立苦笑摇头,想要楚清音这个冰山美人对自己刮目相看,显然还太早了。

    不过,他不着急,对楚清音,他其实有愧疚。

    之前因为哑巴,很多行业根本不要,再者他也不是真的残疾,更不可能去残联。

    而那种情况下,楚清音一直备受指点,当然他知道楚清音选择自己一定有别的理由。

    可,秦立还是觉得错在自己。

    所以,他对楚清音从来没有恨,只有无奈与歉意。

    二人刚上车,没有看到在医院门口刚刚走出来的刘明昊,此刻的刘明昊一脸的杀意。

    “秦立,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竟然两次逃过牢狱之灾!既然如此,我只好自己出手了,你不是会医术吗?那我把你的手砍下来,我看你还怎么治疗!”

    汽车一路急驶到楚家门口停下。

    楚家在阳城市三环的金融小区,住的独栋别墅,紧挨着马路。

    车子进了小区直接在别墅车库停下。

    二人进了大厅,就看到沙发上坐着楚家夫妇还有楚紫檀。

    当秦立和楚清音进门的时候,韩英立刻起身。

    “清音累不累,今天公司的事情吓到你了吧,那不争气的又让你担心去擦屁股,快来歇歇我的小宝贝。”

    韩英拉着楚清音坐下,给楚清音端茶倒水。

    继而看向一旁的秦立:“没事干就去把地拖拖,把衣服换了,今天晚上和大姐二姐家出去吃饭,别以为会说话了就到时候乱插嘴,丢人!”

    秦立点头就朝楼上走。

    “等等!”

    一直在沙发上坐着的男人突然开口,男人便是楚家的一家之主,楚经。

    他紧皱眉头看着秦立,又看向楚清音。

    “你们两个结婚这么久,当初我之所以催着结婚就是想要赶紧抱孙子,一年了,你们一个屁也没放出来。”

    楚经面色冷了冷:“今年,必须给我生个孩子,要不然过了年就离婚吧。”

    他说完这句话,继续看手中的报纸,一边看一边嘟囔:“这古董假货越来越多,连最负盛名的芙蓉馆都爆出假货了!”

    他这岳父喜欢古董,尤其是元青花,可惜到现在为止,没收到一个真货。

    秦立记下此事,刚要上去,却看到楚紫檀紧盯着他的目光。

    “秦立,这是家里,别动不动就关门!还有,如果没穿衣服就直接把门给锁了!”

    楚紫檀这句话出口,韩英瞬间看了过来。

    “什么?你在家不穿衣服欺负紫檀?”

    秦立皱眉,哪跟哪啊!

    楚清音也皱眉,这秦立和她结婚以来,都是分两个床睡,所以到现在位置,秦立还是个雏儿。

    但是刚刚紫檀的话什么意思?

    这秦立和自己来不成,竟然去逼迫紫檀?

    楚紫檀也发现自己的话引起误会了,可是她并不解释。

    她对秦立这个姐夫向来是厌恶的,在学校不知道多少次被同学嘲笑都是因为秦立。

    她巴不得秦立去死!

    “你给我讲清楚!”韩英皱眉。

    “哎呀,给我坐下!”楚经呵斥,“那么大声做什么?紫檀要真是被秦立欺负了,这妮子的脾气,还可能这么坐在这?”

    “别没事就大声嚷嚷,去换衣服吧,时间到了。”

    秦立感激的看了眼楚经,暗道就这两天,去给楚经看个元青花吧。

    楚紫檀小声一哼,不知道想起什么,面容微微红了红。

    这一幕被楚清音看的清楚,楚清音当即站起身:“我去换衣服。”

    不知道为何,看到秦立今日的一切之后,刚刚楚紫檀的面色让她有些不舒服。

    “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欺负紫檀了?”

    上楼之后,楚清音便坐在床上冷冷的看着秦立。

    秦立放下手中的西装:“今天早上我接她回来在房间换衣服,关门忘了锁,那丫头直接推门看到了。”

    “就这样?”楚清音皱眉。

    “就这样。”秦立无奈,一直平淡的脸上突然缓缓露出笑意,“你这是吃醋了?”

    “滚!我吃你的醋?除非我有病!我告诉你,就算爸说了什么今年要孩子,你也别想!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但是与你无关!”

    秦立看着楚清音走出去,眉头再度缓缓皱起。

    她想办法?还与自己无关?

    秦立脸色有些不好看,这算是光明正大给自己带帽子吗?

    当天晚上,楚经开车带着家里的人一起朝酒店行去。

    这是今年楚家人第一次聚会,理应到齐,不然韩英绝对不会让秦立过去。

    “我给你说,你就当你还是个哑巴,别给我多嘴。”韩英皱眉。

    秦立点头,他知道那家人的性子,当时刚结婚的时候,他见过那帮人。

    原本他就不打算和那些人打交道。

    一行人到了酒店的时候,人都到齐了。

    楚经的大姐和大姐夫,还有家里的女儿范明明带着丈夫程文。

    楚经的二姐和二姐夫,带着儿子杜豪。

    秦立眸子闪了闪,看到程文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恐怕是一场鸿门宴。

    这程文也是过年的时候刚和范明明结婚的,新女婿。

    两个女婿见面,就怕攀比,这是专程给楚经一家人难堪的!

    如果今天秦立十年未到期限,恐怕回去之后,少不了一顿骂。

    “哎呀,三弟来了,弟妹好久不见,快来做。清音紫檀又漂亮了不少啊。”

    两家人站起来给楚经等人打招呼,有意无意的,直接将秦立给忽视。

    而在这些人忽视之下,犹如演好的一半,程文站了起来。

    “这位就是清音的老公吧,你好,我是明明的老公,我叫程文。”

    秦立抬头看向程文,嘴角一勾,暗道来了。

    程文这一句,直接将整个家宴推向了高潮。

    一时间,三家人都看向了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