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44章 1144混个人样吧
    第1144章 1144混个人样吧

    先将严苛的条件摆出来,再说出自己的目的,最后当着众人的面将事情交给苟百利去办,借由让这些人清楚自己的决心!

    环环相扣,步步紧逼!

    但半数以上的头目摄于他的淫威同意的时候,就意味着大局已定!

    剩下的白驹毒娘子等人,翻不起波浪。

    亦或者说,哪怕全部都反对,孙明也不在乎。得到了莫勋的支持,开一次杀戒便是。不是多大的事情。

    在所有人敬畏的目光下,孙明步步朝着门外走去,在班夜天面前驻足,“苍伯身体可还好?”

    班夜天不明白孙明这么问的意思,还是回道:“身子骨健朗。”

    “好久没见苍伯了,今日得空,去拜访下。”

    然后,两人离开。

    苍伯就在水泽城内定居,步行几条街就可以了。也是释放自己的态度,以孙明马首是瞻。

    跟在孙明的身后,班夜天突然开口:“侯爷,曾经你答应过班夜天,给我儿子班飞安排一个去处,磨砺他的性格,可还作数?”

    “若是你舍得,作数。”孙明回到,如今这局势,班家有他孙明照应,不犯大错的话,班飞依旧可横行霸道。可以不用去受苦。至少暂时可以不用。

    经历了水寨之变,班夜天看明白了许多,点头,“舍得。”

    “廊坊郡大都督微乙是我昔日部将,班飞可以到他麾下效命。待遇不会好,但生命无忧,可以去。”

    “好。”

    班夜天寡言少语应了声,如今眼前这人,再不是水寨和她同处的废物都尉宁川,而是水泽州侯爷鬼厉。不得不去敬畏!

    一路无话,行至苍伯一家的的府邸,在客厅见到颐养的苍伯,脸色红润,诚如班夜天说的,身子骨不错。

    两人见面,班夜天自觉的退下。

    苍伯从座椅上起身,抱拳,“见过侯爷!”

    孙明摆摆手,并没有坐下,“去苍伯的卧房。”

    “去卧房?”苍伯不解。

    “履行承诺而来。”

    苍伯的呼吸顿时急促,什么承诺,他当然是清楚。不仅仅要修复他的丹田,恢复修为。更要巨资助他突破到紫彩境界,增加上千年的寿命!

    好死不如赖活着,哪怕苍伯看的开,倘若能活的久一点,也不会拒绝。最重要的是,他真的不放心自己的女儿和亲外孙。如果不是有这层的顾忌,他不会这么爽快的投效孙明,希望在自己千古之后女儿外孙能得眼前这人的照料。

    两个时辰后,卧房内,苍伯惊讶的内视着丹田。

    起初他对孙明能治好自己的丹田,仅仅是将信将疑的态度。也就是孙明了,可信度不低。换一个人,必然嗤之以鼻,放眼东炎域,能修复丹田的妙手屈指可数。他怎么可能能有这般好运气。

    可眼下,不得不信了。

    虽然不显,但丹田之处确确实实的有灵力萦绕流转。恢复到昔日的修为灵力,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恭敬的对着有些虚脱的孙明抱拳,“班苍不会说话,但侯爷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吩咐!”

    孙明淡笑了声,从储物袋中取出八箱仙晶出来,耀花了苍伯的眼。

    “两百万仙晶,用以突破修为所需。若是不够,尽管开口便是。”

    苍伯不是没见过这么多的仙晶,但那是水寨兄弟们的。可眼下这着着实实的是他个人所有。如果早些能得到这么多的仙晶修炼,怕是早就已经达到紫彩的修为了。

    沉沉的呼吸了口气,“侯爷真的放心我班苍?”

    “这话其实不需要说二遍的,哪怕是你紫彩,本候也不惧你!”

    “嘿嘿,其实还有个办法可以让我们成为真正的自己人的。”苍伯嘿嘿一笑,他的注意不在这里。

    孙明何等人,怎会不清楚苍伯的办法是什么。苍伯只有一个女儿,在这动辄上千寿命的修士里面,还很年轻。

    “顺其自然。”孙明起身,“行了,我有事就先走了。”

    留下苍伯捻动作腮边的胡须琢磨着,这态度,就是不反对的意思。

    也不错。

    天下父母心,他最担心的就是因为明风死了,女儿意志消沉下去。当父亲的,哪里不知道女儿对明风的感情如何之深。

    恰恰的,出现了一个鬼厉。

    夜天并未露出丁点厌恶,不厌恶,就是契机啊!

    人活着,总是要向前。明风已经死了,死去的人就该留下心里深处,而不是跳出来影响着活着的人的生活。

    从苍伯卧房内出来没走两步。在拱门出突然被一道声音叫住。

    “鬼侯爷,鬼侯爷!”

    侧目看过去,只见一公子哥快步过来,是班飞。

    淡淡一笑,“你有事?”

    就算不屑班飞的为人,但也得给苍伯和班夜天的面子。

    “有,有!侯爷,你能不能不让我去廊坊郡那边。就让我跟在你麾下鞍前马后?”班飞恳求道。

    孙明好笑的瞅了班飞一眼,青彩中品,脚步虚浮。

    无一能上眼的特长。

    就这德行,他还真不知道能安排什么事给班飞做。

    微笑了婉拒,“这是你娘的决定,你得去问你娘。”

    “哎,我娘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送我走,找她等于是没找。”班飞唉声叹气的嘟嚷。

    “那就爱莫能助了。”孙明随口答了句,就准备再走。

    被班飞急忙拦下,“鬼侯爷,你帮帮忙吧。我知道你喜欢我娘,只要你把我留在身边,就有更多的机会接近我娘啊!”

    哟呵,会谈条件了。

    似乎这班飞对他和班夜天的破事似乎还不反对,虽然,本心上而言,他欣赏班夜天,还没到情爱的地步。

    来了兴致,“你不排斥?”

    班飞倒是实诚,“心里肯定是排斥的,鬼侯爷你虽然有本事,年纪轻轻的就深居高位,放眼东炎域也是五个手指头也能扳的过来。但让年纪相仿的你做我后爹,心里肯定是不适应的。

    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我爹对我娘那态度,包括对我,都像是看一个仇人似的。恨倒是不恨,亲爹啊!我爹死了我也伤心了好一阵,但对我娘来说也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如果你和我娘真的两情相悦的话,只要娘开心,我不会反对。但也别指望我能叫你爹!”

    孙明失笑一声,真看不出,班飞私生活糜烂,但还是一孝顺孩子。

    “行了,去廊坊郡之事是定局,别指望更改了。不过那边也没你想的那么不好。去好好混个人样回来给你娘瞅瞅,你班飞也不是一无是处。”

    能不能混人样孙明不知道,但可以保证的是,不可一世的少爷脾气肯定的磨没了才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