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佳人有约
    金轮法王天资奇高,不过四十余岁便已将龙象般若功练至第九层,后来得益于慕容复的九阴真经,机缘造化练至第十层,功力暴涨,得以凝聚真元,本以为此次来到中原,应是意气风发,笑傲江湖,不曾想尚未大展拳脚,便败于慕容复手下,打击不可谓不大。https://

    想当初,二人交换武学秘籍时,二人的武功、内力均相差仿佛,这才短短两年,自己的功力用突飞猛进来形容也不为过,但跟慕容复一比,却仍有这么大差距,当真难以接受。

    他若知道慕容复还曾失去过一次功力,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这时,谷中的蒙古士兵纷纷聚拢过来,冷幽幽的寒铁箭头对准了慕容复,只待金轮法王一声令下,便万箭齐发。

    慕容复挑了挑眉,“大师,你还是让这些蝼蚁安分点好,否则悔之晚矣。”

    金轮法王稍稍打起几分精神,朝四面看了一眼,“都退下。”

    众军对金轮法王的命令不敢有半点违逆,毫不迟疑的收起神臂弩,一直退至山谷之外。

    慕容复微微一笑,“大师,武学之道,在于修身,在于平和,在于自然,非一时长短,何必耿耿于怀。”

    金轮法王闻言怔了一怔,猛地眼前一亮,犹如醍醐灌顶,当即躬身道,“多谢慕容公子指点,贫僧受教了。”

    “哈哈,”慕容复十分谦虚的摆了摆手,“信口胡言,大师不用当真,以大师的天资,想必不需十年,定能将龙象般若功修炼到第十一层,届时在下可就未必是大师的对手了。”

    金轮法王已经从挫败中恢复过来,当即笑道,“公子过谦了,论天资,贫僧可不敢跟公子相提并论,倘若再过十年,公子定然又是另一番境界,贫僧远远不及,远远不及也。”

    慕容复听到这话,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茫然,他现在已经凝结真丹,天人化生,再往后还会有境界么?武学之道的尽头又是什么?

    这些念头在脑中一闪即逝,他话锋一转,“大师,如今你也算出师不利,再留此地恐怕也难以成事,不如就此退去吧。”

    金轮法王默然,过得片刻,他摇了摇头,正待说什么,却在这时,一个士兵急匆匆奔了过来,“报!”

    金轮法王止住话头,也不避讳慕容复,直接说道,“讲。”

    “启禀国师大人,找到影狼军了,不过……”

    “不过什么,讲话不要吞吞吐吐,一次说完。”

    “是,我们发现了影狼军的尸体,一共……”

    “什么!”金轮法王一愣,还道自己听错了,不远处的玄冥二老、尹克西、东方白等人立时变了脸色,急忙跑过来。

    鹿杖客一把提起报信的蒙古士兵,“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蒙古士兵吓得噤若寒蝉,脸色发白,结结巴巴的说道,“我们……找到……找到影狼军的尸体了。”

    “鹿先生,稍安勿躁,听他把话说完。”金轮法王皱眉说了一句。

    鹿杖客放下士兵,“说,你们在哪发现的,死了多少?活着多少?”

    士兵缓了口气,“在东边三十余里处的一处林子中,一共一百零六具尸体,无一人生还。”

    “这……”众人闻言纷纷骇然失色,就连金轮法王也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完了完了,这次玩完了,影狼军全军覆没,我们也要完蛋。”鹿杖客喃喃道。

    慕容复倒没想到,先前还巴不得影狼军全部死在外面的鹿杖客,此时竟会这般关心影狼军的生死。

    尹克西若有深意的瞥了慕容复一眼,“影狼军乃是左尊者麾下,这次之所以能够派出大半协助我等进攻少林寺,还是看在国师的面子上,没想到竟全部罹难,左尊者定然不会干休。”

    金轮法王最先镇定下来,忽的想起慕容复还在这里,不由瞪了尹克西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说话,随即朝慕容复说道,“慕容公子,事情有变,贫僧就不留你了,来日若有机会,你我再坐而论道,交流武学。”

    慕容复心念转动,嘴角微翘,“既然如此,本公子就先行告辞,后会有期。”

    说完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便走。

    其余人虽然不甘就这样放慕容复离去,但此时影狼军才是大事,也就顾不得他了,慕容复一走,金轮法王来到那士兵面前,“你仔细说说是什么情况?”

    士兵答道,“是,大人,卑职所率领斥候小队仔细仔细检查过战场,除了影狼军的尸体外,还有很多中原人的尸体,约莫有两百多人,看情况应是影狼军遭到了中原人的伏击,不过绝大部分影狼军的尸体上,都只找到一处伤口,似乎是剑伤,此外,有一部分影狼军是服毒自杀。”

    “只有一处伤口?”鹿杖客大为不解,“难道他们是站着让人砍死的?”

    金轮法王眉头皱起,脸上满是疑惑,鹤笔翁突然开口道,“你们说会不会是什么魔鬼所为?”

    众人默然,影狼军的战力他们十分清楚,除非是十倍以上的兵力,且将其围困在一处死地,才有可能全歼影狼军,否则凭那诡异无比的身法,根本不可能全军覆没,更遑论在树林这种地方,对于影狼军来说简直就是如鱼得水,能发生这种情况,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一些怪力乱神。

    其中尹克西则不这么想,他隐隐觉得这件事更慕容复脱不了关系,一来慕容复出现的时间太过巧合,二来若说有一个人能够全歼影狼军,这个人非慕容复莫属。

    当然,想是这么想,他可不敢说出来,那生死符的滋味永远都不想尝第二次了。

    且不说众人如何猜测,慕容复离开蒙古大营后,径直朝五岳派的营地赶过去,他可没有忘记今晚还约了一朵小白花,说不定能有意外收获,至于少林寺的安危,他并不如何担心,别的不说,有那胖和尚在,少林寺稳如泰山,谁也别想打少林的主意,更何况经过他今晚这一闹加上那些蓝衣人的全军覆没,料想金轮法王多半会放弃攻打少林。

    当慕容复回到五岳派营地已是深夜,出乎他意料的是,营地反倒热闹起来,山坳中搭起了不少帐篷,四周架起篝火,照亮小半夜空,许多人围着篝火谈天说地,吹牛打屁,似乎一点都不受之前的影响。

    乍一看,慕容复还以为自己走错了,稍一打听才明白过来,原来岳不群收到传信后,立即又挑选了一部分轻功好手连夜下山,有了这股生力军的加入,先前那些士气受挫的弟子渐渐缓了过来。

    慕容复左右四处看了几眼,朝最中间的那顶帐篷走去,到得帐前,他扬声道,“平之在么?”

    “不在!”里面传来岳灵珊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正在生气。

    慕容复一愣,却在这时,帘子一掀,露出一张气呼呼的俏脸,正是岳灵珊。

    “咦,珊儿妹子这是怎么了?”慕容复问道。

    岳灵珊见到慕容复,脸色好看了一些,“进来吧,慕容大哥。”

    慕容复目光微闪,跟着走进帐篷。

    整个帐篷搭得十分简易,里面打了个地铺,放着一个热气腾腾的木桶,隐约一缕幽香弥漫空中,再看岳灵珊时,秀发微湿,肌肤水灵,显然才刚刚沐浴完。

    岳灵珊似乎也想到这茬,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慕……慕容大哥,我……我还没有收拾好,你先出去等我一下好不好。”

    说话间抱着慕容复的手臂就要往外走。

    慕容复感受着那轻柔的触感,丹田一股热气陡然升起,差点就露了洋相,急忙转了下身子,掩饰某处的尴尬,嘴中却是笑道,“珊儿妹子却是为何,莫非不欢迎我到此?”

    “珊儿自是无任欢迎,只是……只是……”岳灵珊忸怩了一下,“哎呀,人家才刚洗完澡,这屋中乱七八糟的,你就出去等我好不好?要不咱们去你的帐篷,正好珊儿也有话要跟你说。”

    “我也有帐篷?”慕容复故作惊讶的说了一句,事实上他到此就是想叫林平之给他分一个帐篷,另外看看有没有机会接触岳灵珊,没想到林平之正好不在,岳灵珊竟提出要去他的帐篷里说话,这简直就是瞌睡遇到枕头,想什么来什么啊。

    “当然有啦,今日你救了大家,小林子怎么可能怠慢于你,走吧。”岳灵珊嘴中如此说着,拉起他便往外跑,生怕他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当然,出了帐篷她又急忙松开慕容复的手,这里人多眼杂,她怎好与一个男子拉拉扯扯。

    岳灵珊引着慕容复来到不远处的另一处帐篷,一进帐中,她忽然沉默下来。

    慕容复正欲开口,不料岳灵珊转身一下扑到他怀中,嘤嘤哭诉道,“慕容大哥,珊儿心里好苦。”

    慕容复闻言一怔,这会不会太突然了点,不过还是探出双手揽住佳人纤腰,“珊儿妹子这是何故,可是谁欺负你了,你尽管说来,慕容大哥一定不会放过他。”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呜呜呜……”岳灵珊迟疑良久,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哭泣,似乎难以启齿,又伤心之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