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3章 相爷要黑化了
    听到男子说要留着沈毅,呼和朵暗暗的撇了撇嘴:“现在死死的抓着,要杀要剐自然随你的便,可别到最后人没杀着,反倒被楚非衍和苏姚给救回去了。到时候,又像之前冷宫截杀一样,白白浪费了力气。”

    “看来郡主仍旧记挂着之前截杀失利的事情?”

    “难道你心中就不遗憾?就差一点儿,就差一点儿就可以杀了他们,解决我们的心腹大患。”

    “郡主,很多事情不能只看眼前,当时若是杀了苏姚和楚非衍自然可以解一时之困,可郡主承受得住来自整个大安朝的报复吗?难道要让呼和部落,被夷为平地,彻底的吞并?到时候,你我二人身为筹谋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恐怕被大安朝的皇帝凌迟处死,都难消他心头之恨。”

    “我们和苏姚除非也势不两立,不杀了他们,就是他们杀了我们。难道拖延一段时间杀,他们就不会遭受报复?”

    “有一件事,郡主应当看的比任何人都明白。”男子轻轻的扬了扬唇角,低声说道。

    “什么事?”

    “人心莫测,郡主之前深受陛下的宠爱,就连几位王子都比不上,可是在短短的时间内,却接连的遭受猜忌,如今陛下再提起您,恐怕只剩下冷漠和忌惮了。”

    “那又如何?难不成你想挑拨大安朝皇帝和苏姚他们的关系?”

    “他们都能够设下诡计,挑拨郡主和陛下的关系,我为什么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

    “呵,”呼和朵冷笑一声,“不是我妄自菲薄,实在是有些事情不得不看明白些。大安朝皇帝沐卿晨,他之所以能够坐上皇帝的宝座,全靠着苏姚和楚非衍推动,如果没有这两人,沐卿晨坟头上的草都应该有三尺高了。且他对苏姚极为信任,甚至可以说是依赖,这样的关系,可不是别人想挑唆就能挑唆得了的。”

    而他父亲呼和图猎,没有那个帝王命,却偏偏得了帝王病,猜忌心比谁都重!

    “郡主和陛下乃是亲生父女,关系不比苏姚和沐卿晨更加亲近吗?怎么却沦落到了今日这种境地?”

    “你……”呼和朵心中生怒。

    “郡主,微臣并非是故意要揭您的伤疤,只是就事论事罢了。这世界从来没有一成不变的关系,更何况眼下的沐卿晨大权在握,享受了那么多年高高在上的感觉,会容许别人挑战他的权威?亲生父子尚且会为了权势反目成仇,沐卿晨和苏姚等人就会免俗?我相信人性,只要是人,就不可能做到永远宽容大度、不争不抢。”

    呼和朵紧皱的眉心轻轻的松开:“也许你说的有理,只是你多长时间能成功?我现在每天犹如生活在地狱之中,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早些把事情解决,也好早日让我生活的安宁。”

    男子温柔一笑:“郡主暂且忍耐两日,我会竭力加快步伐,看到郡主生活的不开心,我同样心疼的难受。很快,郡主就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那就借你吉言了。”

    行宫之内,楚非衍陪着苏姚用完了早膳,便打开了从呼和部落到鬼谷的路线地图仔细的研究。

    苏姚放下手中的书卷,站到楚非衍的身边,搂住他的手臂,倚靠在他的肩头上:“相爷,你对着这张地图都研究了好一会儿了,在看什么?”

    “我想做一件有趣的事情,姚儿来听听,看看能不能成。”

    “相爷要做什么?”

    “呼和图猎如今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身体,所以他悄悄的让人带着圣旨离了王宫,决定调遣五原和头道桥两地的驻军,打算围困鬼医谷,强行逼迫爷爷出手,将他带来王城。”

    苏姚闻言,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经历过了冷宫截杀未成的事情,呼和图猎应当清楚了鬼医谷用药的手段,所以他调遣这么多人,是想用人海战术,生生的把鬼医谷给磨平?”

    楚非衍抬手往地图上一指:“鬼医谷道路崎岖难行,且一路上极为容易设下埋伏,地形易守难攻,呼和图猎哪怕是再蠢,应当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他调遣了五原这里的驻军打头阵。”

    “五原……这个地方怎么好生耳熟,我记得之前听说过……”

    “五原城内的那些人说是驻军,不如说是奴隶更为合适。”

    “相爷这样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之前父亲还和我商量过,说是想要取消奴隶制度,将奴隶改变为平民,甚至之前还尝试推行过几次改制,不过皆未成功,最大的阻碍便在五原城,这里奴隶买卖兴盛,甚至还建造了一片区域,专供人虐待残杀奴隶取乐。久而久之,这里聚集的人各色各样,奴隶的地位一降再降,如今和牲畜差不多。”

    苏姚沉下眼眸,当初听自家爹爹描述五原城的场景,她心中便觉得无比残酷,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许多奴隶竟然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彻彻底底的被打断了脊梁骨,不愿意去做平民,阻碍政令推行,最后不了了之。

    楚非衍握住苏姚的手:“姚儿不必感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这一次我们就给那些人一个站起来的机会,若是他们能够抓住,自然最好,若是仍旧愿意爬着,那便给他们一个了结。去旧才能迎新,有些东西不彻彻底底的碾碎了,永远都是一团脏污,只有碾碎踏平,让阳光照下来,才有可能萌发生机。”

    “相爷打算如何做?”

    “两军驻地大约有四万人,其中五原城的奴隶占了一多半,这么多人一路上需要粮食补给,又要隐蔽快速,最有可能走的路线便是这条……”楚非衍说着,用手在地图上沿着道路细细的描画了一下。

    苏姚跟随他的指示仔细去瞧:“这条路可不好走。”

    “呼和图猎才不会管道路好不好走,他想要的就只是一个结果罢了。而在这条道路上,有几处地方最适合伏击了。之前看着晨曦和沈家的那小子耍弄呼和部落的死士,倒是给了我些灵感,我们就来比一比,谁能把人心猜得透彻。”

    “猜人心?”

    “不错,许久没有仔细揣摩过别人了。”楚非衍淡淡一笑,平日里颜色浅淡的眼眸都深沉了不少。

    苏姚眨了眨眼睛,抬眸看着楚非衍光华流转的双眸,不由得暗暗抿了抿唇,自家相爷越来越有反派的潜质了,不过她总觉得格外喜欢是怎么回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