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553章 说这样的谎,也不怕闪了舌头?
    姹紫嫣红的灯光落在封宸的身上,将男人的脸映成无数种颜色。

    [封……封总,办公室里的灯灭了……]

    [陆想想,不想留在公司加班,也想一个好一点的借口,封氏的线路每半个月就会检查一次,说这样的谎,也不怕闪了舌头?]

    “哪个医院?”

    “不……不知道。”

    封宸抿了一下唇角,掐断了通话,直接下楼,初秋夜凉,风一吹过来,无端端的令封宸打了一个哆嗦。

    接到封宸电话的时候,秦烟已经睡了,薄云深说他会照顾茵茵,她还想着去洛杉矶,虽然犹豫,却还是将照顾秦茵茵的事情交给薄云深。

    大概是因为担心茵茵,秦烟睡得的实在是不安稳,手机一响,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看了一眼手机来电,她抿了一下唇角,还是接了起来。

    “封总?”

    “你有我的手机号?”

    秦烟揉着眼睛点头:“嗯,想想之前用我的手机,给你打过电话。”

    这实在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封宸这样的人,平时里忙的脚不沾地,根本就不记得。

    “陆秘书住院了,你知道在哪个医院吗?”

    秦烟吓得瞳孔微缩,“怎么可能,我今天离开想想家的时候,她还好好的!”

    封宸:“你不信,可以给她打个电话,弄清楚她在哪个医院,请秦小姐给我回一个电话。”

    秦烟被封宸说的,心里慌慌的,挂断电话直接打给了陆想想。

    电话一直没通,秦烟就打了第二遍,接电话的人不是陆想想。

    “喂?”

    “顾总?”

    顾瑾言眼皮儿掀了掀,“嫂子?这么晚了,打电话干什么?”

    “顾总,你怎么拿着想想的手机?”

    顾瑾言没说话,秦烟着急的问:“你们在医院?哪个医院,我过去看看。”

    顾瑾言眼睛眯了眯,他口吻清淡淡,却直切主题:“嫂子,是谁告诉你,我们在医院里的?”

    “这么晚了,你还没睡?”

    秦烟从床上爬了起来,也没有隐瞒,说:“是封总,打电话问我想想在那个医院里。”

    “嫂子,不用麻烦了,你不用过来,我们现在在我家。”

    秦烟吓了一跳,“在你家?”

    “她受了点刺激,已经没事了,现在睡着了。”顾瑾言低声开口:“嫂子,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明天陆想想醒了,我让她给你回电话。”

    说完,顾瑾言直接掐断了电话。

    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给秦烟留。

    桐城中心医院的回廊里,顾瑾言低垂着头,他身上穿了深灰色的家居服,本来很显老的颜色,被男人驾驭住,他坐着,给人一种端肃的美感。

    这个时间点,还在医院里活动的,除却他,就只有几个小护士了,路过的人,几乎每个都会回头看她一眼。

    顾瑾言伸出大手抹了一把脸,急救室的门从里面打开,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顾瑾言霍的一下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顾总,里面那位小姐没事。”

    顾瑾言松了一口气,医生看了他一眼,指了指顾瑾言手臂上的血色:“顾总,您的手臂,还是包扎一下好。”

    男人恍若未闻,看着医生,问:“她什么时候醒?”

    医生抿了一下嘴角:“人已经醒了,挂完点滴就可以离开了。”

    顾瑾言点了点头,面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宛如冬日里的一捧雪,只余冷肃。

    陆想想转到了普通病房,顾瑾言跟了就去,他看上去实在是太狼狈了,身上穿着一套家居服,脚下踩着一双人字拖,手臂上一道被玻璃划破的口子,血液渗了出来,染的身上哪里都是。

    无端狰狞。

    顾瑾言以往身上那些骄矜清贵,在这一刻散了个七八。

    陆想想眼皮跳了一下:“你就是这样送我来医院的?”

    穿拖鞋开车犯法,这样的事情,顾瑾言应该比她更加清楚的吧,她问了,顾瑾言却没有回答的意思,只用自己漆黑深邃的眼睑,定定的看着陆想想。

    喜欢他那么多年,陆想想被看的很不自在,心里哪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也在这一刻冒了出来。

    他拎起防火栓狠砸封氏顶楼玻璃门的轮廓,似乎镌刻在她的心里一样,怎么都挥之不去。

    这么着急赶过来,是不是代表着,顾瑾言的心里,其实也有她的一席之地?

    陆想想想问,他们之间已经冷战了好几个月,其实就算是关系再遭一点,也就这样了。

    陆想想根本就不愿意再和顾瑾言做朋友了,也做不下去朋友了。

    只是她还没有开口,顾瑾言冷嘲热讽的声音先传了过来:“陆想想,你可真是够出息的,停了电也能把你吓晕!”

    一盆冷水兜头泼了下来,陆想想心里凉了凉,她抬起头,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目光定格在他受伤的手臂上,那一道疤痕,几乎占据了她全部的呼吸。

    “那你呢?我给你打个电话,你急急的追了过来,是什么意思?”

    顾瑾言猛地呛了一口冷气,刚入秋,他身上的家居服还是短袖,似乎突然感觉到了冷,他身上的气息都染上了寒霜。

    “你问我,我倒是要问你了!”顾瑾言拧着眉:“男友在你家,不好好体验夜生活,去公司加什么班?加班就加班,出了事,你不打电话给你的男朋友,打我电话干什么?”

    他眉梢染上了霜花,定定的看着陆想想,深邃多情的桃花眼里,全是冷沉:“心疼你男朋友?也对,砸封氏这种事情,也就我敢做,时慕周只是一个明星,封宸动动嘴皮子就能封杀他!”

    陆想想脸色大变。

    顾瑾言眼底的讥诮太重,似乎一把刀,虽然没有捅到陆想想的心窝里,还是刺伤了她的人,令她的脸色骤然苍白了起来。

    “抱歉……”

    陆想想刚一开口,顾瑾言眼底的怒火更甚,他攥了攥止不住颤抖的指尖,忽然冷笑出声:

    “抱歉什么!?”

    陆想想的眼泪氤氲了出来,顾瑾言没看见,他只顾着发泄心里的怒气:“你什么意思?陆想想你什么意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