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665章 全世界都在跟你抢媳妇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徐莹立刻点点头,她同意帝奕扬说的话。

    帝奕扬的这句话,说的她热血澎湃。

    ——我帝家的儿子,凭什么要被众人辱骂。

    如今是一个键盘的时代,随便是个人,只要会打字,只要不开心了,拿起手机键盘随随便便就可以辱骂一个人。

    都是想要为了这个国家这个城市好的人,谁不想赢下每一场比赛。

    可谁能事事顺心,不出任何的意外?

    “儿子,没事儿,别在意。这都是小小事儿!”小到不能再小,甚至不足一提的小事儿。

    “即便不能代替S市出征,你也是爸爸的骄傲,一直都是!从相遇那天到现在!”

    帝奕扬轻轻揉着熙蒙的头发,笑着,宠溺着。

    “快点好起来,爸带你们出去玩。”

    “爸比,你要带我们去哪里玩?”绪言一手放在嘴边,满脸期待的小眼神。

    “我带哥哥和妈妈说,就不带你去。”帝奕扬点了一下绪言的额头,绪言立刻委屈巴巴的,瘪嘴就要哭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带我去?”小家伙红着脸,眼眸瞬间变红,“我做错什么事情了?”

    “妈咪,你快求求爸比,让爸比带我去嘛!”

    帝绪言从帝奕扬的怀中爬出来,来到徐莹的身边,拽了拽徐莹的手臂,可怜兮兮。

    徐莹笑出声,绪言太可爱了,简直是从可爱国里跑出来的一样。

    她小的时候也不像绪言这样啊。

    难道,帝奕扬小时候就是这样的?

    啧,子随父亲,肯定!

    “徐莹。”帝奕扬叫了徐莹一声,徐莹抬起头,对视上帝奕扬的视线,不解,“怎么了?”

    “你出来一下。”

    徐莹立刻点点头,“是。”

    她将绪言放在床边,也就是熙蒙的脚下。

    床很大,熙蒙也就占了三分之一而已,绪言在上面随便玩。

    徐莹往外走,绪言来到熙蒙的身侧,抬手轻轻的捏了一下熙蒙的脸,“哥哥,笨蛋!”

    “还哭鼻子,羞羞脸!”

    绪言冲着熙蒙吐舌头,那一脸得意的样子,“我都不哭鼻子!你羞羞脸!”

    熙蒙黑脸,瞪着绪言,“你这小孩又胡说八道了!难道刚才哭哭啼啼的人不是你吗?是我吗?”

    闻声,绪言一顿,抬手擦了擦脸颊,脸颊上还挂着泪珠呢,那叫一个可怜唧唧。

    熙蒙噗嗤一笑,道:“绪言,你怎么那么可爱呀?你是一个男孩子,你不能这么可爱的!”

    “只有姐姐妹妹才可以这么可爱的!知不知道?”熙蒙问。

    绪言却摇摇头,“不懂。”

    “哥哥,可爱怎么了?犯法吗?”

    噗……

    熙蒙被问的无声。

    是啊,可爱怎么了,犯法吗?

    不犯法……

    犯罪啊!!!你这样很容易让人有想把你偷走的冲动啊!!

    “哥哥,你还痛痛吗?”绪言指着他手背上的针,立刻捂上了嘴巴,“咦,哥哥,看着就好疼哦!”

    “那可是针诶,竟然扎进了哥哥的肉肉里!怪不得爸爸生气,去骂好看的护士姐姐!”

    “哼,护士姐姐坏坏,竟然给哥哥打针!”

    绪言咬牙,一脸不满。

    熙蒙无奈。

    绪言又道:“可是哥哥,你不要生护士姐姐的气。护士姐姐说了,只有打针你就能好起来,就不要住在医院里啦!”

    绪言眯着笑。

    熙蒙刚想说他是个小傻瓜,什么都不懂。

    其实,他就是想讨自己开心,故意不懂的而已。

    熙蒙点点头,“好的绪言,哥哥一定快点好起来,然后教你玩魔方。”

    “啊?哥哥又要教我玩魔方呀?!”绪言头疼,装作晕倒了耳朵样子,倒在了一边。

    门外,徐莹表情沉重的看着帝奕扬,帝奕扬道:“赔偿。”

    “赔偿不行,她们对熙蒙造成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伤害!更是心灵上的伤害!”

    帝奕扬点头,“我知道。”

    “这样,让她们亲自来找我们熙蒙道歉!医药费和赔偿也不能少!还得向外界公布当时事情的真相,并且当着媒体的面给我们熙蒙道歉。”

    徐莹抿唇,沉默半响,继续开口,“这次对我们熙蒙造成的影响特别大。我刚才看了一眼新闻,熙蒙这件事儿还挺多人关注的。”

    “毕竟这是小天才,在比赛现场突然昏迷!肯定备受重视!在比赛开始之前,熙蒙也是大家最期待的对象,大家都说,这次熙蒙肯定赢定了,结果?”

    “所以,这件事儿,必须追究到底,一点都不能放松警惕!”

    徐莹沉默片刻,又道:“那个小屁孩,真是太没有教养了!”

    “等那个小孩来道歉的时候,一定要让他知道知道,熙蒙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

    徐莹咬牙切齿,气得不行。

    帝奕扬看着徐莹,忍不住一笑,抬手敲了一下徐莹的头,“这坏女人,对他的心思,比对我都要多了!”

    闻声,徐莹收回思绪,将目光投到帝奕扬的身上。

    “喂,儿子重要还是我重要啊?”

    帝奕扬双手叉腰,有些不满,“你晚上陪儿子睡,这我都不跟你计较!”

    “你现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左手熙蒙右手绪言!我呢?”

    “前些日子让你跟我参加个晚宴,你竟然都不去!你知道当时我一个人去的时候人家是怎么说我的吗?”

    徐莹吐了吐舌头,略有些调皮的瞧着帝奕扬,嘀咕着,“怎么说的?”

    “人家说,我在家里的地位,比顾斯臣害惨!!”

    噗!

    顾斯臣就够惨了,在家里的地位还不如一条狗!

    帝奕扬无奈,顾斯臣的比喻就够扎心的了,说他不如顾斯臣,更扎心了好么!!

    “我平时也很在意你的呀。”徐莹扁嘴,嘀咕着,“你哪天上班的早餐不是我给你做好的?”

    “你哪天穿的衣服不是我给你准备的?”

    “你哪次喝多了不是我伺候你的?帝奕扬,你别不满足!”

    “我满足个啥啊我满足!本来我的地位就不如那两个大少爷!!”帝奕扬咬牙。

    怪不得当时顾斯臣跟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刚开始你可能感觉不到你地位不保,但越是往后,你就越是会发现,全世界都在跟你抢媳妇儿。”  是的,全世界都在跟你抢媳妇儿,这句话,牛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