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刺血藤祖
    锥子脸的老人匿身在黑漆漆的山洞之中,透过冰冷的铁窗栏向外俯瞰。

    或许是因为过于专注,亦或是保持不变的姿势太久,老人的目光冰冷而麻木。

    光影在这一双天生残忍的眼眸中流转,却突兀迸出一丝疑惑。

    这个声音似乎被人类称为——响指?

    他低下头,嘴角裂开露出一抹哂笑,他可能要死了!

    老人的话令他手上的小东西产生了些情绪反应,黑暗中,搭在老人手上的蛇头微微上扬,露出一身青色细鳞。

    就在这时,锥脸老人面色一变,忙把视线投注到祭坛那边。

    老人呆滞半晌,开口惊道:这不可能!

    洞顶向下,一股堪称恐怖的气息爆发,在杨业指向的方向,死亡如同病毒,在人群中疯狂蔓延,人群一丛丛的死去,哪怕是无知无觉的黑甲士兵也抽搐着倒下。

    奎三鬼第一时间变了脸色,连滚带爬的跑向楼梯方向。

    在他的身后,大多数狱卒呆滞了数秒之后才变了脸色,伴随着尖叫哭喊,一股脑的向后发足狂奔。

    没有人还在乎谁的命令,除了身穿黑甲的兵卒在人群中木然的向前行走。

    杨业收回手臂,眼前的世界已经安静下来。

    他有点遗憾的看着消失在远处楼梯上行的几名狱卒,之后收回目光看着自己的手掌。

    这无衣律果然还是需要动用元力催动才是真的无衣律,方向范围可控,只是消耗有点大……我的实力还是太低了,只能准确的操纵有限的距离!

    刺血藤缓缓缩成一团。

    杨业伸手摸了摸自己后颈上的一根黑丝,手感柔软,没什么知觉但是服从自己的意志,感觉就很神奇。

    就在这时,地面动摇的更加剧烈了。

    杨业面色一变,他控制了刺血藤的意识,因此他对藤蔓本体的意志始终有所感应,而这意志就在……杨业低下头,就在他的正下方。

    不好!

    杨业蹲身欲跃,但随即脚下一空。

    轰隆声中,大地蓦然裂开,下面黑乎乎一片,如临深渊。

    两根藤蔓突然钉入一侧的山壁,另一边杨业的手臂上同样缠上了一根手臂粗细的红色藤蔓,两相拉扯,杨业有惊无险的落到另一边的平坦地面上。

    这是个什么怪物!

    杨业半蹲在堆乱石最上方,看着下面地面裂开的地方,一道十余米长的宽大裂缝,裂缝下方似乎蔓延上来一片朦朦红雾。

    嗡!

    大地的震颤未曾终止,裂缝的红雾中突然冲出一丛巨大的红色触手,一只冲到了洞顶。

    而与此同时,杨业看见红雾四周,地面裂开的土石之间,无数的金色的符号亮起,其中串联这阴绿色的线条。

    好像是某种封印!

    杨业看着那骤然亮起的符文,又将注意力转移到簇拥在一起的触手团上……那当然不是什么触手,只是一根又一根树干般粗细的巨大藤蔓,这玩意猩红的颜色,表面嶙峋的鼓凸,真的很像海底巨大章鱼的触手。

    随着封印的发力,触及洞顶的巨大藤蔓开始一寸寸的向地底收缩。

    杨业探知藤蔓的主体意志积蓄起了一种十分狂暴的情绪。

    他左右张望一番,连忙钻进了不远处的一个空置洞窟内。

    这处洞窟门口的视野不错,杨业倚在洞口的铁窗栏上向外看去。

    黑甲的士兵依旧像是无知无觉一般逡巡来去,杨业亲眼所见一队黑甲的士兵排着队依次掉进了地面的裂缝中。

    祭坛早已经面目全非了,巨大的藤蔓缓缓收缩,终于,金绿是的封印光芒一寸寸黯淡下去,藤蔓卡在了封印的极限稳定下来。

    血藤的主体意识中,名为愤怒的情绪多次受挫,终于得到机会宣泄出来。

    轰隆!

    簇拥在一起的巨大藤蔓像开花般的膨开,四面八方的挥砸在地上。

    对面猛地一抖,缩在洞口铁栏外的杨业感觉身体在地面上跳了跳。

    我*!

    藤蔓再次抬起来,变换着角度砸了两下,之后就不在同步的挥砸,每一根藤蔓都狂躁起来,开始了一场各自为战的狂欢。

    杨业抱着脑袋缩在一边,感受这这场疯狂的地震。

    从前在地球时候有个说法他一直嗤之以鼻,说大地下有一只巨大的龙,这地龙睡觉不老实,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翻个身,而它每次翻身都是一场剧烈的地震。

    现在他觉得地底下住的可能都是这种章鱼似的血藤。

    一根巨藤猛然挥砸在了杨业所在的洞口,所幸杨业没有受伤,因为玄铁门被硬生生砸开了,杨业顺势滚了进去。

    等到巨大的地震平息下来之后,杨业从洞口中钻了出来,整个底下三层一片狼藉。

    按说这等程度的破坏,整个地窟就此塌掉了也不奇怪,但除了表面的碎石什么的多了一些,地面上多了个大口子之外,整个巨大的洞窟并没有收到什么太严重的破坏。

    神了!杨业砸了咂嘴评价道。

    而血藤本体在经过一顿狂轰乱炸之后,好像这才想起来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出来。

    粗大的藤蔓破空而来,对着杨业所在的地方又是一顿猛砸!

    哎我*凭什么对着我砸啊!

    杨业重新缩回了洞口中去。

    但这次的红色巨藤目标明确……小子我砸的就是你!

    两根藤蔓顺着洞口就钻了进来,开始对着杨业抽砸缠挤,杨业则提着七星剑一顿狂砍。

    但这藤蔓格外柔软,偏生表皮又坚韧无比,杨业元力十足的剑招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而在这时,被两根藤蔓占据大半的洞口处又塞进来一根。

    杨业一看顿时就急了,伸手在身上拍了两张神行符,就向着洞口冲去。

    他进来是为了躲避砸击,而不是为了给藤蔓瓮中捉鳖……这洞口最深处可是死路。

    藤蔓是受到本体意识操纵的,但本体意识可看不见小洞窟内的情况,因此对杨业突兀的动作没做反应,依旧在洞窟深处挤来挤去。

    杨业一头拱出洞窟,身后的藤蔓瞬间膨胀,将洞口挤满。

    五六条粗大的藤蔓悬在洞口之外虎视眈眈。

    杨业抬起头,脸上是懵逼的,内心是崩溃的……这血藤竟然给他玩了一手围三阙一的伎俩,这不就是从前打老鼠的手段吗。

    五六根粗大的藤蔓瞬间将杨业围成了一个粽子,而杨业只来得及将七星剑深深的钉进地中,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不过杨业到忽然意识到一件事——这血藤好像要抓活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