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79章 :没有想过再爱别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顾墨成挂完点滴后,热度退下,身子没之前难受,他在医院里休息到下午三点多。他和苏安安两个记挂着家里的宝宝们,在晚饭前回顾家。苏安安挽着顾墨成的手,走出医院。在走向医院大门,苏安安感觉到有人看着自己,身边的顾墨成也是慢下脚步。她抬起头,顺着顾墨成的视线看向前面。苏华站在她的不远处,盯着她。前两天,她以为苏若初出事,急忙忙地跑到医院,才知道是苏华心脏不舒服住进医院。第二天,又在妈妈的墓地,看到苏华送的花和喝酒留下的瓶子。“苏先生,病是不能拖的,你得尽早决定把手术给做了。”苏华看着苏安安的时候,苏华身边的医生开口说道。苏华收回视线,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了。”他说的时候,还是看着苏安安。苏安安挽紧顾墨成的手,装作和顾墨成说话的样子,从苏华的身边穿过。顾墨成知道苏安安心里在想什么,他带着苏安安快步地走开。苏华转过身子看着苏安安离开的方向,他身边的医生继续劝说着他动手术。可是苏华没有听进去,他不是没有钱动手术,只是那笔钱他不能动。再说,他一个孤家寡人,活着是受罪。苏老太太偏心着苏二叔,从他这里要的只有钱财。他心爱的女人早死了,两个女儿因为他之前的无情不愿意认他。他活着的每一天是在赎罪,过得很难受。在医院偶遇苏华,苏安安的情绪顿时低落下来。对于苏安安和苏华父女间的问题,顾墨成不知道该说什么。很多事情,他能帮着苏安安,但是有一些,只能苏安安自己想明白解决。他能做的是在她的身边陪着她。晚上的时候,苏安安和苏若初说起自己在医院遇到苏华的事情。“医生说让他早点动手术。”医院里,苏安安听到医生和苏华说的,要动手术才能活着。“是的。”苏若初淡淡地说道。“他怎么会得心脏病?”苏安安奇怪地问道。苏安安回想着以前的苏华,他发起火脸,精神得很。每次被她气得火冒三丈,还要动手打她,没觉得他像是那种得心脏病的人。“可能是报应吧。”苏华的身体是很好,他平时没什么病。突然间说他的心脏出现问题,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是报应。当初他背叛徐晴,又心狠地把苏若初给关在苏家顶楼,对安安更没有半点的感情,除了利用还是利用。他的无情无义,自私自利最后由老天来收拾他。最惨地不是苏华得病,是身边没有一个可以照顾他的人。“嗯。”苏安安点点头,回着苏若初的话。“他应该动手术的。”苏安安开口又说道。他手里不是有四千万吗,那些钱足够他动手术。“你原谅他了吗?”苏安安摇摇头,坚决地说道,“没有。”“我记性很好。”苏华怎么对她的,她都记在心里。可是,为什么,在医院里看到苏华憔悴的脸色,她想劝劝他动手术。“他得活着,这么早没了,罪都没有受够。”苏安安冷着声音说道。苏若初看着苏安安生气地说道,可是她在苏安安的眼里没有看到恨意。“安安。”苏若初唤了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苏安安最恨地是苏华,最想要的也是苏华的父爱。“姐姐。”苏安安接过苏若初的话,她看着苏若初,说起另外的事情,“姐,我回来后给姐夫发了条短信。”“嗯?”苏若初知道苏安安唤的“姐夫”是霍笙,她疑惑地看着苏安安,想知道苏安安和霍笙说了什么。“我说韩龙逸追你追得很紧,韩夫人都跑到家里来请你吃饭。”韩龙逸喜欢苏若初是真的,韩夫人来顾家找苏若初也是真的。苏安安是在事实的基础上添加延伸出去的话。“他要是再不过来带你回去,你要被韩家人给拐走了。”苏安安笑着加了句,苏若初无奈地说道,“你怎么和他乱说?”阿笙听到苏安安说的,一定以为她变了心。阿笙会不会生她的气?苏若初想道,苏安安看苏若初担心的神情,说道,“姐姐,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你看,我和墨成都不介意龙帮的人差点把我害死的事情,你就别和他计较了。”苏安安说着,拉着苏若初的手劝说道。苏若初没有说话,她扭头看向床头的电话,想着阿笙听了苏安安说的话,会不会生气?“姐姐。”苏安安认真地问苏若初,“你没有想过和他分开,对吗?”“是。”苏若初回道。“没有想过,再爱别人?”“嗯。”听完苏若初的回答,苏安安站起身,拍了拍手,“得,姐,你已经想明白了。”“你爱他,他也爱你,爱情的事情就那么地简单。”“至于其他的事情,和其他的人,你不要考虑来考虑去的。”“你和姐夫都错过七年,哪里还有那么多事情好浪费的。你快些回虞城老老实实地做姐夫的新娘,抓紧时间给我家的哥哥和弟弟生个漂亮妹妹出来。”苏安安替苏若初决定了。苏若初在顾家住着,苏安安有伴很开心。可是苏若初和霍笙之间的事情不解决,苏安安总记挂着。她给霍笙打电话过去,让他快些把人给接走。霍笙怕苏若初还生自己的气,不肯过来。说,苏若初想回来的时候,他再去接。“姐姐。”苏安安又唤道。苏若初以为安安再说霍笙的事情,她抬起头看着苏安安。苏安安先是抿着嘴笑笑,然后她爬到床上把自己睡的被子给抱起来。“我今天不陪你睡了。”再陪姐姐睡下去,顾墨成得不高兴了。苏若初一愣,看着苏安安快速地溜出房门,她的嘴角处划出笑容。苏安安走后,苏若初将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拿起来。她滑开手机解锁,翻开通话记录,还是在虞城和霍笙打的。再是短信、微信,这段时间他们两个的联系变少。来宁城后,他没有来过电话打扰过她。苏若初想了想,给霍笙发过去一个短信。“别听安安胡说,我没有和韩夫人吃饭。”短信发过去不到一分钟,阿笙回过来。“嗯,我知道。”简单的一句话,像股暖流流进苏若初的心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