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02章 可不可以手术治疗
    “什么时候走还没确定,不知道事情什么时候结束。这次就不陪他们了,下次有机会再说。”

    秦静温没有告知自己具体离开的时间,也没有接受乔舜辰的晚饭邀请。为的就是自己走的时候不被乔舜辰打扰。

    “昨天晚上的事情……”

    “你看两个孩子多优秀,那些家长羡慕的要死。”

    秦静温很干脆的就打断了乔舜辰的话。

    她这个人就是这样,过去的事情不会去纠结,只要记住自己说的话,只要说到做到就可以了。

    “温温……”

    “我这里有点看不清,我去另一边看。”

    乔舜辰不死心就想解释一下昨晚的事情,可秦静温干脆和他保持了距离。

    今天是周一,陶晨和宋以恩约定好了去医院看医生。

    按照宋以恩的要求,他们带着以往的病例又换了一家医院。为什么总是换医院呢,宋以恩就是希望这家医院能给出不一样的检查结果。

    虽然自己也知道可能性很小,但是她就是抱着一丝希望。

    检查了一上午,再根据前两次的检查报告,医生最后给出了结论。

    “这两家医院给出的结果没有疑问,的确是癌症晚期。”

    医生的这个回答无疑是又一次判了宋以恩的死刑,宋以恩的一点点希望也彻底被浇灭。

    “医生我可不可以手术治疗?”

    宋以恩显现出了她的惶恐不安。

    “可以倒是可以,只是……”

    医生没办法说下去,接下来的话对于患者来说就是致命的打击,是残忍的极限。

    “医生你就直说吧,我能承受也有心理准备。”

    宋以恩知道医生犹豫的原因,该知道的她都知道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医生还在犹豫,抬头看了看站在宋以恩身后的陶晨。

    “医生你就说吧,她的病她自己比谁都清楚。”

    陶晨也没有办法,这个时候了想骗宋以恩也骗不了。

    “那好,那我就说。手术化疗都是可以的,这根据患者自己的意愿。但是你已经大面积扩散,手术只切除一个部位是没有任何效果的。而且化疗的过程当中身体出现不适,你一定撑不下去。”

    “也就是说手术有很大很大的风险,留给你的时间可能比保守治疗还要短。甚至你有下不来手术台的可能。”

    医生说的情况还不是最糟糕的,他真怕病人承受不住。

    “我的意见还是保守治疗,你的状况我已经了解。你感知疼痛的神经并不敏感,这也是一件好事。病痛的折磨对你来说不明显,你就不像别人那么折腾,也能多延长一点时间。”

    “就保守治疗吧,自己想通,看开,保持乐观的心情这样你的生命能更长一些。”

    这医生给出的建议,和其他两家医院也是一致的。

    宋以恩也就彻底没有了希望,也就是说她只能等死了。

    宋以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出来的,更不知道是怎么回家的,现在都躺在自己床上了,她还是不能从死亡的恐惧中脱离出来。

    她就要死了,这辈子就这么糟糕的结束了。她还不到三十岁,就已经走完了生命的全部。

    她还有好多事没有做完,还没和秦静温分出胜负,她就这样走了岂不是便宜了秦静温。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呢?

    这一上午好不容易熬过去了,秦静温跟两个孩子道别之后一个人开车直接去了自己的公司。

    把要注意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之后秦静温又急匆匆的去了警局,以至于错过了午饭的时间。

    “这个程序被人黑了,需要点时间。”

    秦静温一边操作一边说着,看了眼时间还来得及,于是又认真的投入到工作定当中。只是午饭没吃,肚子提出了抗议开始咕咕的叫着。

    “你午饭没吃么?”

    李警官在一边问着秦静温。

    “没时间吃,晚上一起吃吧。”

    秦静温确定自己能忍住。

    “晚上你不是要走么,还有时间吃晚饭么?”

    李警官知道秦静温的去向,也知道她晚上几点的飞机。

    “那就看我这个操作什么时候能完成了,要是完成的早去食堂吃完晚饭去机场正好。若操作浪费时间了,我这晚饭只能去飞机上吃。”

    秦静温早就计算时间了,但杀毒的这个过程当中她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未知的东西,也就没办法确定时间。

    “那我不和你说话了,你还是抓紧一切时间操作吧。”

    李警官闭上了嘴,不再打扰秦静温。

    让人欣慰的是,这个病毒并没有秦静温想的那么复杂,吃饭之前秦静温就解决了。

    “我可以吃晚饭了,好长时间没吃食堂的饭菜,还真有点想念。”

    秦静温完成了一项工作,而且在这个过程中特别安静没有乔舜辰的出现,让她轻松了不少。

    “别去食堂吃了,我让人把饭送到你办公室,我有话跟你说。”

    李警官说完直接找人去食堂给他们准备晚餐,紧接着他和秦静温一起去了秦静温的办公室。

    秦静温的办公室。

    “你要和我说宋伟的事。”

    以秦静温的聪明睿智不可能猜不到李警官想要说什么。

    “对,不过宋伟还是没有消息。我想说的是宋以恩前段时间的反常举动。”

    “她趁着保姆出去要打电话,打之前很谨慎的在屋子里找探头。这说明她已经知道我们安装了摄像头,只是没有找到而已。”

    “在没找到的情况下,她仍然不放心于是去了外面。外面没有摄像头,但我们在屋子里的一个角度找到了她在外面的一些视频。”

    “当然了声音是听不到的,我们只看到她用保姆的手机匆匆忙忙的打了一个电话,但是保姆的手机我们没有监听,所以不知道她这个电话都说了什么。”

    李警官把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电话打给谁了?”

    秦静温觉得这一点想要查出来还是很简单的。

    “乔斌。”

    李警官没有犹豫的给出了回答。

    “又是乔斌?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

    秦静温皱着眉不解的说着。

    她不了解乔斌这个人,只知道乔舜辰和乔雨他们关系不好,至于他和宋以恩是什么关系秦静温就更不清楚了。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乔斌去监狱看宋以恩的时候我们就调查过乔斌,但是没有什么可疑的。现在乔斌这个人又出现了,而且宋以恩的电话还是偷着打给他的,既然是偷着打电话,那就证明内容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可是我们也查了乔斌的通话记录,除了这一次他们没有任何通话纪律。”

    李警官把大致情况说了一遍,这么一说秦静温就更想不明白了。

    “那就深入的调查一下乔斌。”

    秦静温只是提出自己的意见,能不能行得通还要让李警官来确定。

    “我们现在还不敢深入调查,怕打草惊蛇。”

    李警官的话刚说完,午饭就被同事给送了进来。

    “秦警官我们先吃饭,边吃边聊要不然你没有时间了。”

    两个人坐下来一边吃饭一边讨论着。

    “这样啊,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你看能不能想办法在宋以恩家外面也装上隐形探头。这样她就彻底没有秘密,我们也不可能漏掉信息。”

    李警官知道现在跟秦静温说多少都没有用,她毕竟是要出去学习的人。只要她帮着把监控探头装好就可以。

    “我倒是可以,但是今天来不及了。”

    秦静温停下吃饭的动作,开始想着办法。

    “这样李警官,我让陶晨想办法把宋以恩带出去,也把保姆支开。然后你让我们的同事进去安装。”

    秦静温觉得这是最快的办法,要是等她回来会耽搁很长时间。这期间也丢失一些重要的信息。

    “也好,你和陶晨联系好了告诉我,我这边随时准备着。”

    两个人算是把事情定了下来了,安安静静的吃了晚饭秦静温的时间也到了。

    “李警官……”

    秦静温刚想开口求李警官一件事,这时迟川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局长。”

    “局长。”

    李警官和秦静温都开口打招呼。

    “还没走?”

    迟川问着秦静温,推门进来就是想看秦静温走没走。

    “这就走了,我刚想让李警官送我去呢,你就进来了。”

    秦静温这才有机会把要请求李警官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可是还没等李警官有所反应,迟川已经做出回答。

    “我送你,正好我下班了。”

    “那好,那就麻烦局长了。”

    秦静温笑着,不管谁送她只要不让她自己开车过去就行。

    她不想再给乔舜辰制造开车接送她的机会。

    去机场的路上,迟川的车开的很稳,车里也放着轻缓的音乐,这音乐听起来不适合谈公事。

    “昨天晚上我的状态是不是吓到你了?”

    秦静温没谈公事而是说起了昨天晚上她哭的事情,她觉得有必要跟迟川解释一下。

    “我这么身经百战的人能被吓到么,不过意外还是有的。我没想到你这么坚强的一个人也会哭。”

    迟川也想知道秦静温为什么哭,只是他不能开口问别人的隐私。

    “很丢人是不是,不过我是女人,在坚强也有挺不住的时候啊,难不成你把我当成男人了。”

    在迟川面前哭,秦静温觉得是有些冒昧。可是女人要是连哭的权利都被剥夺了,那还叫什么女人啊。

    “大美女一个,眼睛瞎了都不能当成男人。我眼睛还没瞎呢,看的很清楚。”

    迟川开着玩笑,这样秦静温也不会因为昨晚的事而尴尬了。

    “谢谢你的夸奖,我的确是个女人,但大美女这个称呼我可不敢担着。”

    “昨天晚上遇到一点事,实在是心理难受没地方释放。说起来也怪你,要是不借给我肩膀我一定还能挺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