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六章 亮瞎了月神的眼睛
    “超脱命数的宝物?”凤祖闻言顿时身躯一震,眼睛里满是悚然,怪不得魔祖这般拼命,甚至于不惜和手下反目成仇,原来因由竟然在这里。

    打破法则桎梏的宝物,当然珍贵至极,怪不得魔祖也要癫狂。

    “可是老祖,那宝物确实不是下属拿的,下属根本就没有机会插手啊!老祖锁定的气机,绝非在下的气息,这一点老祖法眼煌煌,断然是瞒不过您!凤凰族舍我之外,还有何人能染指此等宝物?老祖却是冤枉我凤凰族了!”凤祖叫苦连天。

    魔祖闻言收了灭世大磨,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凤祖:“这就是你的解释?”

    凤祖闻言一个机灵,顾不得其他,只能道:“不瞒老祖,之前祖龙来过这里,开口向下属抱怨老祖霸道。见到老祖来了后,做贼心虚般直接溜走。”

    凤祖毫无义气,直接将龙祖给卖了。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件事关乎着凤凰族的安危、存续,可是开不得玩笑。

    “哦?”魔祖闻言目光闪烁:“祖龙来过?”

    “来过,刚刚溜走!”凤祖连忙道。

    魔祖闻言摊开手,一朵黑莲闪烁,其内气机流转:“这不是祖龙的气息。”

    “神龙百变,能化身大千万物,能大能小,能龙能虫……气机变换还不是在一心之间?”凤祖连忙对祖龙背后捅刀。

    魔祖心中起疑,他本来就对祖龙心存疑虑,此时听闻凤祖的话,眉头更是紧紧的锁起来:“可有祖龙来过的证据?”

    “这……”凤祖哑口无言,他哪有什么证据?

    “口说无凭,你叫老祖如何信你?”魔祖冷冷的看着凤祖。

    明月高悬,月色下凤祖嘡目结舌,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梧桐树上

    杨三阳看着脚下先天韵律流转的梧桐树,心中念动法则本源在手中流转,向着那梧桐树切割而下,只听得金铁交鸣之声响起,然后下一刻杨三阳面色狂变,呲牙咧嘴的收回手掌,整条手臂肿的像包子。

    “太硬了!实在是没辙了!”杨三阳垂头丧气的坐在梧桐树上,望着天空中高悬明月,心中升起一股挫败感。

    他能怎么办?

    费劲千辛万苦,历时万载在大荒中游历,为了潜入凤凰族更是几经劫数,可眼下他破不开梧桐树的枝桠,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可是,空耗万载时光,他又怎么甘心就这般离去?

    “魔祖与凤祖对峙持续不了多久,魔祖必然会进入大阵中查看,你的时间不多了,若不能及时离去,一旦被魔祖堵住,你也不必走了!”月神开口,瞧着面色颓然,面露不甘的杨三阳,提醒了一声:“与其你费尽心思,倒不如开口求他,叫他应你!不要白费力气了,凭你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撼动其肢体!”。

    “求他?我求他,他会应我?赐下树枝?”杨三阳转头看着月神,眼睛充血,仿佛能滴下血水,甚是恐怖。

    “……”月神无语,先天灵根并无灵智,怎么会应他?她只是开口打趣对方罢了。但没想到,杨三阳仿佛抓住了水中的救命稻草,真个当真了。

    “你能不能清醒一点认清现实,你根本就没有机会获得梧桐树枝桠……”月神无奈的道。

    没有理会月神,此时杨三阳仿佛魔怔了一般,呆呆的看着身前梧桐树。

    “喂,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你看你枝繁叶茂的,长了这么大,一根枝桠对你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你能不能给我一截枝桠?就一截枝桠,不要那么小气好不好了啦!”杨三阳趴在梧桐树上,手指抚摸着光华的梧桐树干,声音肉麻的不像话。

    “就一节,好不好呀?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杨三阳开始商量。

    “嗡~”

    就在此时,其元神观象无尽混沌内,法则印记微微震动,下一刻只见那梧桐树轻轻一抖,一根长十米,水桶粗细的梧桐树枝桠竟然自动脱离本体,悬浮于杨三阳身前。

    “蛤?”月经轮中,月神瞪大眼睛,双目内露出一抹惊愕:“本宫看到了什么?”

    眼前的一幕,差点晃瞎了太阴仙子三百六十度狗眼,叫太阴仙子差点忍不住飞出来也跟着趴在地上打量那梧桐树。

    “这也行?特娘类,还有没有天理?”月神无语望天,忍不住爆粗口,温和、冷清的气质刹那间毁于一旦:“莫非这厮是老天爷的私生子吗?”

    “假的!这一幕是假的!肯定是本宫的眼睛瞎了!肯定是本宫的眼睛瞎了!”月神不敢置信,先天灵根什么时候这般好说话了?

    “哈哈哈,多谢!多谢!你可真好!”杨三阳瞧着寻常树木般大小的梧桐树枝桠,欢喜的抱着梧桐树亲了一口,然后大袖招展,将那梧桐树枝桠收入袖子里,扫过整株梧桐树,心中念动一道金光流转的神禁在其手心衍生,烙印在了先天梧桐树上:“既然来了,那便做下记号,日后或许另有妙用。”

    其实不单单月神怀疑杨三阳是老天爷的私生子,此时杨三阳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老天爷的私生子,老天爷待自己未免太好了,简直是有求必应啊。

    (梧桐树:特娘类,老子是被你话语恶心到了,不小心抖掉了一截枝桠!)

    “既然已经得手,那便该走了!”杨三阳暗自道。

    心中念动,杨三阳将青鸟自袖子里掏出来,然后心中念动,禁法撤去,青鸟睡眼朦胧的打量周身虚空,下一刻眸子猛然精神起来:“这是哪里?”

    “你怎么进入梧桐树的?”青鸟骇然失声,瞧着不远处断裂的梧桐树痕迹,眼睛里满是毛骨悚然:“这不可能,你怎么闯过先天大阵,触碰到梧桐树肢体的?”

    青鸟觉得自己要疯了!

    麻烦大了!

    闯大祸了!

    青鸟知道,事情大条了!

    “那一截梧桐树枝桠是你取走的?你怎么可能破的开先天灵根的本体?”青鸟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杨三阳。

    “我运气好,没有被你坑死,魔祖不知为何降临凤凰族,撼动了先天大阵,使得那南明离火大阵露出一道缝隙,叫我无意间闯了进来!”杨三阳得意道:“小爷我福运无双,你这小鸟算计不死我,爷我命大。”

    “闯祸了!闯祸了!”青鸟焦躁的显出法身,化作面容绝美的少女,此时一步上前扯住杨三阳袖子:“梧桐树关乎我凤凰族气数,如今少了一截枝桠,气数必然不得圆满,母后定会有所察觉,到那时不知要怎么惩罚我。你快点将那枝桠交出来!”

    青鸟是真的急了,她万万想不到杨三阳竟然真能闯过先天大阵,更想不到杨三阳竟然还真有本事折断梧桐树的一截枝桠。

    “你觉得我费劲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得了梧桐树枝桠,会将宝物交出来吗?”月色下,杨三阳看着满脸焦急、失色的青鸟,淡然的甩了甩衣袍。

    “哼,这里是我凤凰族,你要是不将枝桠交出来,可别怪我喊人了!到那时你要是被我族中高手杀死,可莫要怪我!”青鸟眼中露出一抹冷厉:“你虽然用禁法控制了我,但我若诚心想弄出一点动静,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句话,绝不是玩笑。

    “呵呵,你可别忘了,是你将我带进来的。若论责任,你的责任比我更大!”杨三阳在冷笑。

    “我……我只是诓你,那个知道你真能闯进来?还关键时刻防着我一手?你要是不将我弄晕,你休想获得梧桐树!”青鸟语气软了下去,气鼓鼓的看着杨三阳,眸子瞪得老大,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造孽啊!

    聪明反被聪明误,谁知小蛮子竟然还有这一手?

    “那你现在觉得,我纵使是将梧桐树的枝桠交出来,还能将其接回去吗?”杨三阳看着气焰弱下去的青鸟,反问了一声。

    “当然接不回去了!”青鸟翻翻白眼,哭丧着脸道。

    “你的罪过大了!引狼入室,勾引外人损坏自家宝物,只怕凤祖饶不过你!”杨三阳笑眯眯的看着青鸟:“这一截枝桠,没有万年休想长出来,凤祖会怎么惩罚你,你自己心中掂量一番。”

    “我……我……我……我该怎么办啊!”青鸟瞪大眼睛,声音里满是无措:“母亲平日里将这先天梧桐树看的格外重要,就算我们兄妹都不许靠近,只能在外界借助梧桐树的气机修炼。如今梧桐树竟然被你掰下来一截枝桠,母亲大人非要杀了我这孽子不可。”

    青鸟慌了神,她虽然是先天神圣,但终究见识浅薄,平日在凤凰族一心修炼,心智单纯的很,比不上十岁孩子,三言两语便被杨三阳忽悠住了。

    “当然是逃了!”杨三阳没好气的道:“不逃难道等候凤祖的惩罚?待过个万载,梧桐树枝桠重新长出来,到那时凤祖的气也就消了,你在回来,岂不是两全其美?”

    青鸟闻言看了看那梧桐树断口,再看看杨三阳真诚的面孔,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却一时想不出来。

    “快走吧,趁着魔祖与凤祖正在交涉,咱们赶紧偷偷溜出去,不然凤祖一旦回返,到时候可就麻烦了!”杨三阳催促一声。

    “哦,好吧!好吧!那咱们快走吧!”青鸟恍然大悟,卷起杨三阳向外界奔去,口中不断抱怨:“都怪你,要不是你这该死的小蛮子牵连到我,我又岂会落得这般惨状?”

    “哼,我还没怪你将我诳入先天大阵呢!要不是我激灵,非要被那先天大阵炼死不可,你还有脸说我!”杨三阳毫不客气的怼了过去。

    “我呸,你想偷我家东西,还想叫我帮忙?你还要脸吗?”青鸟怒骂了一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