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回 怕耽误孩子是假,分家才是真
    沈树见状,忙也满脸感激的向路氏道谢:“多谢娘体谅。”

    妻子这一胎来得不易,怀得也辛苦,万不能出任何岔子,幸好娘始终这么的细致周到。

    路氏却仍是面无表情,再没说过一个字,只觉彻骨的心寒,果然不是亲生的终归不是亲生的,她就算把心都掏出来了,又有什么用?

    沈九林已又在逼问沈石:“沈石,你是不是也要跟了姚氏去姚家,你倒是说话啊!”

    沈石满脸的挣扎痛苦,半晌才艰难开了口:“爹,您别生气,我、我、我真的没想分家,我会骂姚氏的,您别……”

    “爹!”

    沈河直接打断了他,“我知道您生气,可今天您再生气我也要说!难道只有四弟才是您的儿子,我们就不是了?我们也是人,一年到头来做牛做马也会累,也会想让自己的孩子将来过上好日子啊,您为什么一心供四弟念书,不就是希望他中秀才,自己风光体面,家人族人也跟着沾光吗?您是当爹的,我也是啊,只是想给自己的儿子一个念书的机会,我有什么错?大哥又有什么错,您不能偏心到这个地步吧!”

    沈九林勃然大怒,“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信不信老子立马打断你的腿!”

    沈石与沈树忙也都劝他:“老二,你就少说两句吧!”

    “二哥,你没见爹都气成这样了,你就别说了!”

    却换来沈河的怒怼,“大哥,你就别当你的烂好人,老想着和稀泥了,你不只是沈家的长子,你还是三个孩子的爹啊,你生了他们,就得为他们着想!老三,你也给我闭嘴,反正你孩子还在肚子里,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你也不缺钱,当然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

    怼得沈石沈树一时都没了话,才看回沈九林,继续说道:“爹,我知道供一个秀才出来不容易,咱们全镇拢共才几个秀才呢?四弟还是我们的亲弟弟,我们当哥哥的供他也是理所当然。可四弟他明显、明显供不出来了啊,第一次紧张便罢了,第二次还晕倒,这次更好,还没到下场的时候呢,已经把自己吓成了那样,不是我看扁他,他只怕真的没有那个命。既然如此,家里又何必再浪费银子,他又何必再为难自己呢,趁早改行,像大姐夫那样,去镇上给人当账房,或是做的营生,一样能活人的啊!”

    沈九林气得浑身直哆嗦,“你竟然咒你四弟供不出来,说他没有那个命,这是你当哥哥的该说的话吗,老子打死你!”

    说着抄起桌上的旱烟杆,就往沈河挥去。

    唬得沈石沈树和沈恒忙上前抱住了他:“爹,您消消气,消消气……老二/二哥都当爹的人了,您好歹给他留点面子……”

    沈河却仍是梗着脖子,“爹,我又没说错,全家人心里都明白的事实,您今天就算打死我,我还是要这么说。既然念书的路已经走不通了,为什么不让四弟趁早换一条路走,也给家里的孩子们一个机会?说不定孩子们将来能完成爹的心愿,中秀才,光宗耀祖呢?”

    “那老子今天就打死你……你们都给老子松开,滚开!”沈九林闻言,大力推甩起抱着他的沈石兄弟三个来。

    路氏却忽然开了口:“他爹,你冷静些,先坐下,我有话说。”

    沈九林自来敬爱妻子,听得她发了话,虽仍怒不可遏,还是依言坐回了位子上。

    路氏这才又道:“大家也都起来坐回去吧,一家人喊打喊杀的做什么,没的让人听见了笑话儿,有什么话,当面说清楚了就是……怎么,我说话不管用了吗?”

    众人闻言,这才都相继起身,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路氏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了一遍,方开口道:“我方才听老大媳妇和老二、老二媳妇说了半天,其实真正担心的,是孩子们都到念书的年纪了,怕耽误了他们一辈子?这事儿不难办吧,小松最大,开了年就可以去学堂了,一年下来按他四叔当初的例子,三两银子应当尽够了。至于小柏小梧,在他们去学堂之前,他们四叔一样可以教他们认字写字,小松如今认得的几百个字,背下的三字经百家姓,不都是他四叔教的吗?”

    “家里这些年因为老四念书,的确花了不少银子,却也仍有积蓄的,加上你们各房的体己,要供孩子们念七八十来年书,问题应该还是不大的,等七八年后,指不定老四早已中了秀才,家里日子也早已更好过了呢?怎么就到非分家不可的地步了!还是你们怕耽误了孩子是假,想要分家才是真?”

    路氏深知“后娘难为”的道理,这些年扪心自问,是真将一碗水端平了的,对儿媳们也从不刻薄,反倒多有宽容,平常除了家里大的收益,像儿媳们做针线或是儿子们农闲时去做几日短工、帮工得来的钱,从来没让他们上交过一文,都由各房自己收着。

    再加上几个儿媳的嫁妆私房,多的不说,各房十来两银子,应当都是拿得出来的。

    这搁村里哪家能有这样的事儿?

    就更别说儿媳们一旦有孕,家务事便都不用做了,每日还至少保证一个鸡蛋,顿顿吃饭也尽量捡好的给她们吃,她们坐月子时,她也都是悉心照料,带孙子孙女时再累也无怨无悔了。

    可惜如今看来,好心未必就能换来好报……

    本就因沈九林的强势,开口就是直接让她们滚而又慌又怕的姚氏宋氏让路氏问得越发的惊慌了,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路氏才好,只得低头装死。

    路氏却不肯就这样让她们蒙混过关,直接点名道:“老大媳妇、老二媳妇,你们到底是怕耽误了孩子,还是想分家,总得把话说清楚了,我和你们爹才好做决定不是?”

    这下妯娌两个不开口也不行了,只得结结巴巴道:“我们是怕、怕耽误了孩子,但、但……”

    路氏讽笑道:“但怎么样?说啊,怎么不把话说完?是不好意思说吧,没事,我来替你们说,你们怕耽误了孩子,但更想分家,对不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