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章:顺藤摸瓜(1)
    会所经理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被直接打了个大跟头,这可是在他的地盘,在他的地盘敢出手如此嚣张,他活了这么大就没遇见过!

    擦了一把嘴角溢出的血,会所经理怒气汹汹的站了起来,咧开嘴就冲林昆大吼道:你特么……话刚吐出口,脖子处突然彻心的一凉,一把乌黑色的三棱军刺抵在了上面,他脸上的表情一怔,顿时哑口无言。

    林昆握着三棱军刺,一只手提着会所经理的脖领,语气平静却透出浓浓的杀气,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马上把监控调给我看,否则我马上要你死!

    这会所经理也是见过世面的,就看他这一身的装扮——光头、纹身、大金链子,肯定是在道上混的,更何况能在鸳鸯戏水这种地方当经历,没有点真本事怎么可能行,但他现在完全被吓傻了,脸上什么不屑、狰狞的表情,现在统统化成了由心爆发出的恐惧,目光呆滞脸色惨白。

    我……我马上带你去看。会所经理哆哆嗦嗦的道。

    鸳鸯戏水的监控室就在这六楼,在一个单独的大机房里,里面有一个小青年正在值班,见经理来了,马上十分恭敬的打了声招呼,会所经理阴沉着脸冲他说:把今天晚上正门口的监控,九点半到十点半的调出来看一下。

    小青年自然不敢多问,赶紧开始调监控。随着监控里的画面,在十点零六分钟的时候,林昆看到了楚静瑶从会所里走出来,上了一辆候在门口的出租车。

    停!

    林昆一声令下,小青年赶紧暂停监控,林昆道:把那出租车的车牌放大!

    小青年看了看会所经理,会所经理大骂: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放大啊!

    小青年哦了一声,把车牌放大,好在鸳鸯戏水采用的是特高级的高清摄像头,放大之后将车牌看的一清二楚,甚至就连车里坐着的出租车司机都能看出个轮廓。

    林昆面无表情的问会所经理,认得这辆车,认得车里的这个人么?

    会所经理满腹的幽怨,却是不敢发作,他想要说不认识,可一看到林昆那冷冰冰不容欺骗的眼神,他马上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改口道:认识。

    在会所门口等活的这些出租车,会所经理都认识,可不是随便一个出租车都能在这等生意的,他们每个月都要向会所经理上油水的。

    说吧。林昆冷冷的道。

    这人叫曲三,常年在会所的门口趴活,四十多岁,喜欢赌点小钱,平时也感谢偷鸡摸狗的小勾搭。会所经理面无表情的说:我就知道这么多了。

    他喜欢到什么地方赌钱?林昆问。

    不太清楚,但听这些司机们说过,这些人没事就去一个叫微微棋牌室的去玩。

    微微棋牌室在什么地方?

    这个我不知道。会所经理说,林昆目光冷的一瞪他,他略带抱怨的说:那种小地方我真不知道,我都告诉你这么多了,还撒谎有意思么?

    我知道。一旁的小青年说。

    哦?在哪?

    联胜街永民巷319号。小青年说。

    林昆和会所经理全都怀疑的看向他,小青年笑着说:我家住在那楼上,微微棋牌室就在楼下,平时的确有挺多的出租车司机去那儿玩。

    谢了。林昆面无表情的一笑,马上就离开了鸳鸯戏水,他前脚刚离开,会所经理就气的直跺脚,大骂道:麻痹的狗篮子,跟老子耍狠!

    监控室的小青年被吓的一愣,傻傻的搞不清楚状况,会所经理回过头冲他怒骂一句: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干你的活,这个月的工资不想要了!?

    小青年一哆嗦,赶紧转过身去。

    出了门口,林昆直接上了一辆出租车,这出租车里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哥,人还是很热情的,林昆上车后主动搭话道:兄弟,你这是潇洒完了?

    林昆笑了笑,说:是啊。哥们,去微微棋牌室。

    出租车大哥脸上的表情顿时更热情起来,道:兄弟,你也去那儿玩呢!

    林昆笑着说:是啊,前两天偶然路过的时候,进去玩了两把,输了三万多,今晚心情不错,去捞捞本。

    出租车大哥哈哈笑道:赌博这东西有输有赢,我今天晚上刚去玩了两把,输了三千多,妈的今天赵老三那缺货的手气异常的好,还竟特么玩大的,这货不知道又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搭,又特么的有钱了!

    哦?林昆只是猜测性的问:哥们,你说的那个赵老三,是不是四十多岁,开着‘无AXXX39’牌照的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回望一眼林昆,说:兄弟,你认识赵老三?

    林昆故意叹了口气,说:嗨,前两天就是他赢得我,当时他的手气就超好,不过我们当时玩的不大,主要是那天我的手气实在太差了,从头到尾也没赢个几把。

    出租车司机哈哈大笑,道:兄弟,敢情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啊,你这是要找赵老三报仇去么?正好那老小子估摸着还在,我也去杀个回马枪!

    出租车停在了微微棋牌室的门外,林昆掏出一百块钱给出租车司机不用找了,出租车大哥嘿嘿一乐,冲林昆竖起大拇指道:兄弟,你真大方!

    下半夜了,棋牌室的门口挺冷清,牌匾上亮着霓虹灯,在这漆黑的夜色中显得虚弱无力,周围也没什么其他的经营场所,就这一个霓虹灯。

    微微,我又回来了!一进门,出租车司机就咧嘴笑着说,被唤作微微的是这棋牌室的老板娘,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正摇着蒲扇坐在凳子上看电视。

    林昆一看这老板娘,顿时觉得‘微微’这名字被糟蹋了,还糟蹋的不轻,坐在那儿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屁股下的塑料凳子仿佛随时都能被压垮。

    哟,二哥你又杀回来了呀,准备杀赵老三一个回马枪?我跟你说,赵老三那老小子今天晚上的运气可好了,出手也大方,已经收了十多个人了,二哥你还是小心为妙,能压得住心里的火候,等明天再杀!

    出租车大哥摇摇头笑道:不行,必须今天把他给杀了,否则我这心里不得劲儿,让那老小子赢了我那么多血汗钱,简直就是没天理啊!

    哈哈!微微老板娘爽朗的大笑道:二哥,愿赌服输,你这不服气的劲儿得改改了。

    行了微微,不说了,我进去杀杀那老小子去。出租车司机边说,边掏出二十块钱递给微微老板娘,道:这是我跟这位兄弟的门台费。

    微微老板娘这时才打量林昆,脸上一股子暧昧蹿动,道:行啊二哥,你这兄弟长的不错呀,有空多带他来哈,我就喜欢帅哥来我这玩。

    出租车司机笑骂了一句:你这娘们别不正经了,可别吓到我这兄弟。咦,我这兄弟前两天来过呀,你不记得了?

    微微老板娘嗨了一声,说:我这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我哪记得住啊。

    林昆跟在出租车司机的后面,来到了楼上,他这是第一次到这来,什么前两天来过,还输了钱,那都是故意唬出租车司机的。棋牌室一共两层,楼下玩的比较小,楼上玩的比较大,这会儿赵老三正意气风发、春风得意在那儿大杀四方,他眼前的钱已经堆成了一个小山了,少说也有个三四万。

    赵老三,我又杀回来了!出租车司机冲正在忙着收钱的赵老三喊道。

    擦,小二子你又回来了,怎么又赚到钱来孝敬你三爷了?赵老三嬉皮笑脸的道。

    赵老三的话音刚落,林昆整个人已经朝他飞了过去,一步跨上了赌桌,直接一脚就踹在了他的下巴上,呼通一声,赵老三整个人后仰摔在了地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屋里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呢,赵老三也只是闷哼了一声,惨叫都还没来得及,整个人就已经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

    带林昆来的出租车司机则彻底傻了眼了,这什么情况?那小哥不是来找赵老三赌钱的么,怎么直接跳到桌子上把赵老三给撂倒了,太暴力了吧!?

    围在赌桌周围的人纷纷让开,有的人悄悄的去拣散落在地上的钱,那钱基本上都是赵老三赢的。

    赵老三完全被踢懵了,晃了晃脑袋恢复了点清醒,冲着林昆就怒骂道:你特么谁啊,上来就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信不信我报警来找你!

    一提到报警,屋里的人全都吓的一身冷汗,这个玩笑可开不得啊,要是警察真来了,他们这可是聚众赌博,少说也得被抓进去关个个把月的。

    林昆揪着衣领拎起了赵老三,脸上表情冰冷,一个嘴巴子就甩了下来,‘啪’的一声脆响,一耳刮子把赵老三打的嘴角流血,冷冷的问:你把那个女孩弄到哪去了?

    赵老三脸上的表情一凛,语气心虚的道:什……什么女孩,我……不知道啊。

    林昆反手又是一个巴掌甩了下来,把赵老三顿时打的七晕八素,紧接着抓着赵老三的头发,把他的头往墙上撞,顿时撞的血淋淋的一片,反过手来把他又给摁在了桌子上,语气冰冷的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想死就赶紧说。

    满屋子的人都被吓蒙了,有的人往门口的方向悄然的挪动脚步想要逃,林昆目光冷冷的一扫,道:我不想殃及你们,都老实站着别动!

    林昆怕这些人出去后报警,他现在的时间本来就宝贵,要是再招来了警察就麻烦了。被他这么一吼,所有人的两条腿就像是钉在了地上一样,一动不动。

    赵老三天生就不是什么好种,他这种人贪财好色,坏事干了不少,却也胆小如鼠,被林昆这么一番胖揍之后,他马上就服软道:城……城郊。

    林昆冷冷的道:谁让你把她带去那儿的?

    赵老三道:一……一个陌生人,他给了我两万块钱,让我把那女的带过去的。

    林昆揪起赵老三的脑门,又使劲的往桌子上撞了一下,顿时疼的赵老三咿呀惨叫,赵老三连声说:大……大哥,我真没撒谎呀。

    林昆道:你知道那个女孩被带到什么地方了么?

    赵老三哆哆嗦嗦的道:不……不知道,我把女孩带过去之后,他们就打起来了,我趁乱就跑了,那些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我不想被他们给杀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