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千八百三十六章:干掉莫雷
    海市热热闹闹,最近几天全华夏的新闻报道,都是围绕着还是的招商大会,海市作为全国可以与燕京的经济相提并论的大都市,本就吸引着诸多眼球,此次招商大会的规模又是空前盛大,不光是华夏本土,就连全世界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海市市政府的相关部门带头组织,当地的商会联盟具体实施,官商合作无往不利,在这一次盛会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市政的高层领导,见此次盛会超出想象的盛大,并且吸引了超乎想象多的关注,当第四天早上,举办招商大会的会展中心刚拉开帷幕,市政府的几位高层领导,便身着一身西装来到讲台的正中央,准备向全世界打招呼,让自己的音容风采传遍全球。

    当市政的领导站在会展中心的大讲台中央,用他们慷慨激昂的声音,向世界宣示着海市未来高科技发展的决心的时候,台下的一片来自华夏当地与国外的记者,纷纷举起了手中的照相机,对着他们一顿喀喀喀地拍摄。

    多么欢庆盛大而又激动人心的一幕,可就在这演讲即将到达顶峰高.潮的时候,忽然人群的外围,爆发出一阵不和谐的声音,有人丧心病狂地大喊起来,那是一个外国女人,她的双手沾满了鲜血,整个人像是疯掉了一样。

    “莫雷……莫雷被杀了,求求你们救救他,他马上就要死了……”

    会场的保安注意到了这个疯掉了一样的女人,赶紧过来把她控制住,讲台下的一群记者,手中的相机纷纷对准了这个碰头散发的女人,她的脸上泪水横流,对着所有人,对着那些记者闪光灯的镜头大声喊道:“莫雷真的要死了,他的身上被捅了刀子,求求你们救救他。”

    保安一心只想要赶紧把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外国疯女人给赶出去,海市的大领导们正在台上讲话,怎么能容忍这种意外发生,何况这个女人看起来精神不正常,搞不好是故意来破坏华夏商界的形象,她身上那红了吧唧的东西,谁知道是不是故意抹了番茄酱或者是动物的血。

    “住手!”

    众目睽睽之下,几乎也是当着全世界人的目光,海市的大领导们从讲台上走下来,冲那一群要把人赶出去的保安喝喊了一声。

    保安本来只有两个,突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赶紧涌过来一大群,想要第一时间把这事情给处理了,其中保安队长蔡忠海首当其冲,今天不管这件事的善后处理得如何,他这个有编制的保安队长,以后的职业生涯算是到尽头了,他太恨眼前的这个外国疯女人了,什么时候跳出来闹事不好,偏偏挑今天这样的日子,往大了说这是让华夏的商界在全世界面前丢脸,往小了说这是在砸他的饭碗,混上一个有编制的保安队长容易么?

    柳如烟和蒋叶丽也在这人群中,她们对这一场小躁动,并没有什么额外的感觉,他们是女人,女人不都是典型的头发长见识短么,她们也觉得女人见识那么长没什么用,女人要是头发长见识也长,你还要男人干什么?

    柳如烟和蒋叶丽的身边跟着王福以及铁力,柳如烟道:“这个外国女人不知道想干什么,应该是某个看华夏不顺眼的大国,故意让她来这儿捣乱吧。”

    蒋叶丽笑着说:“有这个可能,这国与国之间的交往,就和普通老百姓家过日子差不多,当你富强起来过得好了,总有那么些人看你不顺眼,生怕你超过了它。”

    柳如烟道:“这是怕就好用的么?不是一直标榜自己是世界第一大国么,做的事儿可是一点大国风范也没有,和西方那么多的国家达成盟友关系,就好像是牵着好几条恶犬招摇过市,那些恶犬还就愿意对它俯首称臣。”

    蒋叶丽笑着说:“只能说人各有志,或许人家比较喜欢当狗呢?”

    王福站在蒋叶丽的身后,眉头皱了起来,“蒋姐……”

    “嗯?”

    蒋叶丽回过头看了王福一眼,笑着说:“觉得我们说得没道理,我们女人聊天,本来就不是给你们男人听的。”

    王福道:“蒋姐,刚刚那个女人喊得名字好像是莫雷。”

    蒋叶丽笑着说:“对呀,莫雷怎么了,听听这名字,莫招雷劈。”

    柳如烟掩嘴轻笑起来,“蒋姐,没看出来你还挺会调侃的呢。”

    王福凝眉道:“蒋姐,柳姑娘,你们两个是不是忘了,咱们昨天刚谈成的那个米国的代理销售商叫什么了?”

    蒋叶丽和柳如烟脸上的表情同时一愣,然后齐声道:“莫雷!?”

    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旋即又一起笑了起来,“外国人叫莫雷的不少,总不会这么巧吧,不会吧?”

    这个莫雷,可是米国一个大号酒庄的经理人,和柳如烟、蒋叶丽谈了三天,昨天傍晚的时候,刚刚签订了代理合同,这份合同暂时还没有生效,要等到莫雷返回米国之后,与酒庄的老板再做最终的定夺,莫雷已经承诺了,他有信心说服酒庄的老板进一些华夏的酒过去销售,柳家的女儿红地道美味,对大家来说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如果今天出事的真是他,那么这笔好不容易谈到手的大单子就要飞了,才刚刚看到希望,马上就看到失望了,这前后的落差也太大了。

    越是担心什么,越是发生了什么。

    莫雷的尸体在卫生间里,那是一个小隔间,是女卫生间的隔间,莫雷的尸体靠在隔间的墙上,浑身上下血淋淋的,他依旧保持着瞪大眼睛的姿势,一只胳膊搭在马桶上。

    凶手并没有逃离现场,是一个黑头发小短裙的年轻女人,凶器是女人手中的一把眉刀,此刻年轻女人就缩在卫生间的墙角,浑身哆哆嗦嗦,手里捏着那把满是鲜血的眉刀,一边盯着莫雷尸体的方向,一边是时不时地挥动一下,嘴里头喊道:“别,别过来,你别过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