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章,我不想继承
    上江市人民医院。

    "让让,让让!"

    陈平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小女孩,冲进医院,大声嘶喊着:"医生!医生!快救救我女儿!"

    跑出来的几个护士和医生,忙的将陈平怀中的孩子抱进急诊室。

    "哎,你不能进去!"

    身穿天蓝色护士服,带着口罩的女护士拦住了想要冲进急诊室的陈平。

    而在此时,一道急促的高跟鞋敲击瓷砖的声响从背后传来,"嘟嘟嘟"的扣在心口。

    "陈平!"

    娇声怒斥!

    啪!

    清脆的一个巴掌,结实的扇在陈平脸上。

    陈平跟前,怒容满面的江婉,一双美目中泪水打着转儿,"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饶不了你!"

    语气清冷,带着浓浓的怒意。

    这一幕,吓坏了医院里不少病人家属和病人。

    陈平羞愤的闷着头,也没解释。

    "哼!"

    江婉冷冷的哼了声,眼神里的不悦和轻视,一个外人都看得出来。

    而陈平像犯错的小孩似的,站在一边,闷着头不敢说话。

    他只是偷偷的看几眼离他两三米的那个女人,他的老婆。

    一个与他已经签订了离婚协议,随时可以正式离婚的女人。

    江婉很美,五官精致,身材高挑,曲线傲人,知书达礼,曾经是大学里的校花,却意外地喜欢上了陈平,闪婚,也就有了女儿陈米粒。

    然而,婚后的生活并不如意,陈平工作不顺,生意失败,女儿更是有先天性心脏病,花光了他俩所有的积蓄,现在他靠送外卖维生。

    而江婉,上市公司市场部副总经理,爸妈又是体制内的人,一个科长,一个退休老师。

    可以说,陈平在江家的地位很低,最近两年已经没有任何存在感。

    也因为陈平,江婉和家里有很大的矛盾,父母也没有任何资助。

    老两口很严肃的告诉他俩,除非他俩离了,才会资助外孙女的治疗费用,而且离婚后,孩子得归江家。

    这事,一拖就是一年。

    急诊室门推开,陈平看着女儿被推出来,想要冲过去,却看到江婉已经小跑了过去。

    他顿了顿脚步,远远的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

    小米粒伸出白皙的小手,戴着呼吸罩,大眼睛如黑宝石般通亮,喃喃道:"爸爸……"

    陈平走过去,握着女儿冰凉的小手,轻轻的将她额角的头发捋了捋,笑道:"爸爸在哦。"

    "妈妈,你不要和爸爸吵架,是米粒不乖,要爸爸带我去游乐场的。"

    才三岁大的小米粒,这时候声音弱弱的替陈平说话。

    江婉笑了笑,应道:"好,妈妈听米粒的,不和爸爸吵架。"

    "陈平,交住院费。"

    清冷的声音打断了陈平和女儿的对话。

    他看了眼江婉,对方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陪着女儿进了病房。

    赶忙跑到住院部缴费处,陈平掏出银行卡。

    "不好意思,你卡里没钱了。"护士清冷的开口道,眼睛扫了一眼。

    原来是陈平啊。

    一个没钱的屌丝,一直让自己老婆摊医药费。

    明明可以求丈母娘和岳父,他偏不去求。

    这种死要面子的男人,垃圾!

    "没钱了?"陈平大囧。

    他拧巴着脸,卑微的弯着腰问道:"护士,能不能宽限几天?"

    那护士冷冷的瞥了眼陈平,眼神讥嘲,道:"没钱啊,问你老婆要啊,反正你也是吃软饭的。"

    "你!"陈平脸色一沉。

    那护士直接双手环胸,哼了一声:"明天,不交钱,就办出院手续吧。"

    而后,她背过身去,不再搭理,多跟这种男人说一句话,她都觉得恶心。

    没钱就受人欺负吗?

    陈平不甘,愤愤的捏了捏拳头。

    刚转身,他就看到江婉气质冷艳的站在他身后,清冷的面容带着恨意。

    "婉儿,你放心,我这就去筹钱。"陈平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道。

    自己和江婉的积蓄,全都花光了。

    江婉泪水夺眶而出,秀拳捏的紧紧地,道:"陈平,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去求我爸妈!"

    "我……"

    陈平愣住了,一堆话堵在嗓子眼。

    呵呵。

    江婉一抹脸上的泪水,自嘲的笑道:"我就知道,你永远都是这样,难道你的自尊心比米粒还要重要吗?"

    似乎是看透了陈平,江婉转身,留给陈平一个冷峭的背影。

    无奈的叹了口气,陈平手机接到订单提醒。

    他只能匆匆的跑到病房,和女儿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离开前,江婉最后一次告诉他:"陈平,这周末我爸生日,你要是不想离婚,就去求我爸妈。"

    没有选择的余地,陈平知道,这是江婉对他最后的耐心了。

    刚准备出医院的他,却被一道傲气的男声喊住:"哟,这不是陈平嘛,这么急着去哪儿啊?"

    抬头望去,一个帅气的男人站在陈平跟前,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手里还领着果篮和佩奇布偶。

    "曹军!谁让你来的?"陈平的脸色立马塌了下来。

    曹军,他大学的死党,可是自从他和江婉结婚后,他俩就成了死仇。

    曹军,也喜欢江婉。

    "我让他来的。"

    江婉这时候走了过来,直接从陈平身边走过去,脸上带着抱歉的笑容:"曹大哥,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了。"

    曹军看到江婉,脸上的讥讽也变成了大气的笑容,道:"没事,我也是米粒的叔叔嘛,这是给米粒的,我现在就去缴费。"

    说罢,他得意的看了一眼陈平,眼神中透露着鄙夷。

    陈平拳头捏的铁青,寒着脸问江婉:"为什么问他借钱?"

    "你有钱吗?难道你想米粒明天被赶出医院?"江婉脸色冰寒的瞪了一眼陈平,直接扭头跟上前面的曹军,陪着他说说笑笑。

    陈平看到这一幕,目呲欲裂,自尊心受到了极大地打击。

    钱钱钱!

    都是钱!

    陈平站在医院门口,立足了半天,才吐了一口气,抬头望着蓝天,而后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耗子,在哪呢,见个面呗。"

    出租屋内,陈平和刘浩面对面坐着,有些黑瘦的刘浩,递给陈平一张农行卡,道:"这里六万,你先拿着吧。"

    陈平接过那银行卡,手微微颤抖道:"耗子,谢谢,谢谢!"

    "有什么好谢的,咱俩谁跟谁啊。"刘浩笑哈哈道。

    "我不同意!"

    砰的一声,出租屋的门被推开,一个高个的女人,一脸气汹汹的冲进来,"刘浩,那是你给我家的彩礼钱,你凭什么给他!"

    这个女人是刘浩的女朋友,叫徐荣,长相七分,性格有点高傲,而且有些势力眼。

    "蓉蓉,这不是米粒住院了嘛,我借给陈平应急用的。"刘浩上前拉着徐荣解释道。

    徐荣直接甩开他的手,看着陈平讥笑道:"哟呵,陈平,这是你第几次管我们家刘浩借钱了?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徐荣!"刘浩沉声道,扯了扯她的衣袖。

    徐荣可不管,直接指着刘浩的鼻子骂道:"姓刘的,今天你这钱要是借出去,我就跟你分手!咱俩也别结婚了!"

    眼看着他俩要打起来,陈平将卡放在桌上,起身点头抱歉道:"不好意思,那个,耗子,下次我去喝你们喜酒,我这就先走啦。"

    "不送!"徐荣冷冷道。

    不等刘浩追上来,陈平就跑出了出租屋。

    身后,砰地一声关门声,而后是徐荣和刘浩的争吵声。

    走在街头,陈平蹲在地上,手里拿着手机,抽着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穷是原罪啊,没钱寸步难行啊。

    像是下了决定,陈平拨通了一个他这七年来从未拨过的号码。

    电话通了。

    "喂,少爷,是您吗少爷?您可算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激动,带着沧桑感,甚至隐约还在哭泣。

    陈平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老乔,我缺钱了,能不能给我转个十万?"

    "哎,少爷,您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别说十万了,就算您要十个亿我也给您转。"

    电话那头的老者,前一秒还很激动,后一秒就有些为难道:"不过少爷,按照您和老爷的约定,您想动用家族的钱财和关系,是需要回来继承家族产业的,要不您来一趟公司,我们谈谈?"

    陈平略微沉思,道:"行吧,我过去一趟。"

    "哎,好,少爷,我派人派车去接您!"乔老激动道。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陈平道,而后忽的问道:"对了,哪家公司?"

    "盛鼎集团,我在董事办等您。"乔老道。

    陈平挂了电话,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人群。

    好吧,摊牌了,我陈平其实是顶级富二代!

    全家的资产遍布全球,约70%的产业都是自己家的。

    这七年,陈平就是为了逃避家族的继承才跑出来,体验着普通人的生活。

    可是今天,他向现实妥协了。

    不努力,没钱,就要回去继承万亿家产了啊。

    很快,陈平骑着电瓶车来到了盛鼎集团大厦。

    这是一幢三百多米高的大厦,在全球五百强企业中,排名第七!

    当然,全球五百强企业,那都是陈家自己开的,或者投资入股的。

    刚进大厅,陈平就被一道娇呵喊住了。

    "哎哎哎,你谁阿,谁让你往里冲的,出去出去,送外卖的不准进来!打电话让人下来拿!"

    一个穿着黑色职业套裙的靓丽女子,拦住了陈平的去路,开口就是一顿训斥。

    这女人,长得倒是御姐范十足,身材也是前凸后翘的性感十足,一双象牙白的长腿更是令人热血沸腾。

    "看什么看?恶不恶心啊,流氓!赶紧给我出去!"

    苏丽丽厌恶的瞪了眼陈平,这种送外卖的屌丝她见多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