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59章 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问吧。”开心说道。

    “你知道我要问什么,为什么对南域,对蛊毒知道的这么清楚?”宋初夏看着开心说道。

    开心垂眸,他当然知道宋初夏会疑惑,任何一个人都会疑惑……他现在要把他的秘密告诉宋初夏吗?

    “开心,如果南域对你来说是个特殊的地方,或者对你有危险,你要告诉我,你可以先回去,不要置身其中。”宋初夏认真的说道。

    开心抬眸,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她并不是要探求他的秘密,而是,顾及他的安危。

    “现在百里家一定对你有了怀疑,若是告诉轩辕家,他们必然会对你进行探查,开心,开心,你想什么呢?”宋初夏说着说着发现开心完全没在听,一脸的郁闷。

    那意思,亲,事关人身安全,你能不能给我认真一点。

    开心转眸看向宋初夏,“无妨,他们查不到我。”

    “真的吗,一定要确定。”宋初夏说道。

    开心笑笑,“初夏,谢谢。”

    “哎呦,都这么熟的人了,还弄得这么客气。”宋初夏抬手豪气的锤了一下开心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

    开心轻笑,先前心里涌上来的那抹纠结散了,他知道宋初夏并不想探究他的秘密,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她,并非不信任,而是出于保护。

    宋初夏从口袋里翻出了一个小物件,“我来听听他们都说了什么,百里家的态度很重要,若是无害还好,若是心存不良,咱们也不用手下留情。”

    开心还没弄白宋初夏准备怎么个法子听一听,宋初夏抬手塞了一个小东西在他耳朵里,她的手指碰到他的耳朵。

    开心身体一僵。

    “听。”宋初夏眨眨眼,俏皮的一笑。

    开心清楚的听见耳朵里传出声音……

    开心惊愕的看着宋初夏,怎么会!

    宋初夏白皙的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开心压下心中的震撼,听。

    山洞里。

    “姐……”百里香忱痛苦的出声。

    “百里香忱,你不是爱我吗,你眼睁睁看着我死!”司空果儿颤抖的说道。

    百里香凝冷冷的看着司空果儿,“你现在想起我弟弟爱你了,当初你在他练功的时候故意出现,刺激他走火入魔的时候,怎么想不起他的爱。”

    百里香忱身侧手指狠狠地收卷,那日,是他每月必须修炼的日子,司空果儿一直知道,她提前出现,说了很多狠话,他在练功的时候完全不能集中,心思分散,最后走火入魔。

    他对她曾经那么痴迷,他们之间有那么多的美好回忆,那么多只有彼此知道的秘密……

    他以为她和自己一样的坚定,只是无可奈何,所以他才痛苦的不能自拔,他把自己的怨恨放在了拆散他们的人身上,百里香凝,司空了!

    但,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司空了让你和香忱偶遇,让你利用他心思单纯,情窦初开,一步一步把他牵引到你的算计中,司空果儿,香忱为你舍弃了那么多,你非要置他于死地。”百里香凝语气越来越冷,百里家人丁单薄,百里香纯过世后,她和百里香忱相依为命。

    她是姐姐却与母亲无异,有人这么算计她弟弟,她早想杀之而后快!

    “百里香凝,你,你不要挑拨我们,香忱,我爱你,我很爱你,你救我,救我,我们马上,一起离开这里,你不要百里家的一切,我不要司空家的一切,我们一起走……天涯海角,我愿意陪你去看。”司空果儿额头上的汗水不断的往下掉。

    若是再不施救,她真的会死!

    “香忱,姐姐都听你的,你若让她活,姐姐便救她,你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姐姐祝福你们,若你想留下,姐姐也听你的。”百里香凝看向百里香忱。

    事已至此,若是百里香忱仍旧执迷不悟,她也没有办法,只能放手让他天大地大去了。

    “香忱,救我。”司空果儿吃力的爬到百里香忱腿边,伸手抱住他的腿,“香忱,你爱我……”

    百里香忱痛苦的阖上眸子。

    山洞里的空气都像是凝固了一样,她们都在等他的决定。

    山洞外的宋初夏也是紧张的不行,靠,这个司空果儿真是个实力派的白莲花,都到这个时候了,小情话还甩的这么溜,百里香忱,你可千万别做个白痴。

    “果儿。”百里香忱开口。

    “香忱。”司空果儿眸光一亮,唇角勾起虚弱感动的笑,她就知道百里香忱这个笨蛋绝对放不下她!

    百里香凝慢慢的垂下目光,心口刺痛。

    “果儿,你真的爱我吗?爱到想让我死?”百里香忱看着司空果儿,缓缓地问道。

    司空果儿惊愕的瞪大了眼睛,“香、香忱!”

    百里香忱抬手一把扣住司空果儿的脖子,“我曾经爱你,近乎痴迷,免了你最后的筋骨寸断,算是我对你最后的一点情谊。”

    “不,不要,香忱,不……”司空果儿呼吸越发吃力,脸上涨红。

    百里香忱手上一个用力,司空果儿头一歪,没了气息,一双大眼睛死死地盯着百里香忱,像是不相信自己最后会死在他的手上。

    百里香忱一松手,刷的起身,转向百里香凝,此时的百里香凝已经泪流满面。

    “姐姐。”百里香忱扑通跪在百里香凝面前,“弟弟愚钝,让姐姐受苦了。”

    百里香凝抬手就是一巴掌,脆生生的声音在山洞回响。

    宋初夏惊得眉心一跳,这个妞真是暴力,侧眸看向开心,开心神色淡漠,宋初夏抿抿唇,继续听。

    “你也知道我受苦了,偌大的百里家,我撑得很苦。”百里香凝缓缓的说道,语气没带一点哽咽,只是眼泪不停的掉。

    “姐姐,香忱错了,断不会再因为任何人自暴自弃,姐姐,以后,有香忱。”百里香忱郑重的说道。

    百里香凝半蹲在百里香忱面前,伸手抱住他,眼泪湿了他的衣襟。

    好一会,姐弟俩平复了情绪。

    “姐,开心似乎对南域之事,非常清楚,蓝水我都从未听说过。”百里香忱开口说道。

    山洞外的宋初夏,瞬间站直了身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