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千一百二十章 天山宝地与惊艳妖孽
    传闻在天山拥有着两大宝地,第一便是这天山脚下距离不远的升仙池,为上古升仙之地,这第二便是天山里面埋葬的无数神王强者的尸体,这些强者有些将自身的仙珍法

    器当做陪葬之物,甚至有些还将传承留于墓中。

    天山多坟墓,其中以神王强者的坟墓更多,有人曾经不慎跌落一名神王墓中,得神王衣钵,终成一代神王。

    这让每天一群希翼的修行者不断地穿梭在天山四处,就希望可以遇见一座神王葬身处,凭此一飞冲天。

    不过天山此地向来诡异,有的神王尸体在地底发生异变,由人转尸,产生灵智,也算是凶险万分。曾经有惊才绝艳的人物来到天山,观日月星辰,看山川走势,断定天山是一处升仙之地同升仙池相辅相成,所以才导致那些晚年续命的神王与半步圣人踏入天山,埋葬己

    身。

    传闻曾有人在天山夜中看到飞仙之景,有人推测那是最早一批埋葬在天山的尸体,如今产生了灵智,获得了大机缘。

    这些都是老者跟宁川诉说的,老者还推测这天山同升仙池一阴一阳,相辅相成。

    而那些古尸存活在天山之内,吸取日月精华,凝聚天山地势,被无穷的仙气滋润,体内产生灵智,再续一世之命。

    不过宁川却不认为如此,尸体产生灵智那还是之前的人吗?可能早已经成为了另外一个人,只不过是借助神王尸身的最后一点精华产生灵智罢了。

    但是老者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天山与升仙池相辅相成,一生一死,其中暗含着生死的奥秘。

    而如今有人传出这天山早的时候曾经陨落过一具圣人尸身,如果众人推断没有错的话,那具圣人尸身应该还在天山之中。

    “他们打这具圣人尸身的主意干什么?”宁川不解道。老者背着双手,望着眼前延绵起伏的天山脉络道:“圣人尸身被葬在此地,经历万年的洗礼,体内应该长出了仙丹,那可是相当于人世大药,一颗足矣成就圣人之位,并且

    还会多出一世的寿元,试问天下之人谁不心动。”

    宁川暗自点头,当初在神阁的时候,一个普普通通的圣人仙府,就搞得沸沸腾腾,鸡犬不宁,如今在出一处圣人葬身处,这样的话估计又会有众多修士前来寻觅。

    他了解着一切之后,也不禁暗自咂舌,这天山多有神秘,当初他来到此地的时候便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没想到其中还蕴含着这些。

    难怪当初蒙家之人会来到此地,可能是蒙家先祖感念自己寿元无多,想要凭借着天山滋润尸身,获得长生吧。

    说实话听闻老者之言后,宁川自己也有了一些心动,相比于浩渺的升仙池,还是眼前的天山古墓来得实在。

    那仙府之中的天道树制成的棺材板,在那么多大能的眼皮底下抢夺到了,这圣人坟墓他未必不能掺一脚。

    老者望着跃跃欲试的宁婵笑道:“这天山地势历来古怪,凝聚天地大势,汇聚星辰伟力,如果说这天山之中没有仙珍孕育打死我都不信。”

    宁川惊愕,没想到又是一则震惊的消息,如果真如老者所说的话,那么这天山孕育的仙珍到底会是什么。

    只是普通的尸体,埋葬在这升仙之地便会产生灵智,那么他自身孕育的仙珍又会是什么神物,有可能是绝世灵髓,或者是一道生灵。

    “我感觉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平了!”宁川站在老者旁边轻道,一但这些消息被外界的修行者知晓,此地一定会比当初神阁仙府更加让人疯狂。

    神阁仙府还好在神阁之内,并且主要的入口也有神阁的人把手,所以一般的修行者无缘踏入仙府之中。

    但是此地不同,天山上下毫无遮拦,恐怕就连天山上面的那些宗门也抱着其他的目的才来到此地的,现在看来到时候恐怕会有无数的修行者涌入天山的。

    不过宁川这么想老者却不这样,他双目略微黯淡:“是不会太平了,不过我看到的是尸山血海,流血漂橹,一具圣人尸身在加上不知晓的仙珍到底会惹出什么大恐怖呢?”

    宁川闻言哑然,老者所说的没错,祸福相依,有那可以让人疯狂的仙珍,必定伴着大恐怖出现。

    “那些人也来了!”宁川远远地看见神阁的一些弟子出没于山间,其中不乏一些熟人的背影。

    天山之中,山势巍峨,气势雄浑,怪石嶙峋,古木林立,老藤如虬,一片生机盎然之地。

    这天山所在的也只不过是一颗星辰而已,在整片宇宙中也是沧海一粟之地,可是宁川有预感,天山的事情会让此地成为整片宇宙的中心。

    太过广袤了压根就不知道在哪里下手!宁川游走在天山山脉之中,四周的修行者也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撞,希望可以撞见所谓的仙缘。

    “他怎么来了!”老者跟随宁川一同,忽然停住身形,眼睛盯着前方低喃。

    两人前方是一片大湖,虽然没有升仙池浩渺无边,但是也是广阔无比,波光粼粼。

    湖面上站着一名中年男子,白衣白秀白袍,一切显得那么随意自在,纤尘不染。

    看着这名男子宁川脑海中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师兄白奇,不知道师兄会不会来此地。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还活在世上,真是英雄迟暮,美人白发啊!”老者感慨道。

    宁川望向眼前的男子问向老者:“他是何人?”

    老者叹了口气:“南宇四面,唯他独尊,一代天骄,南王!”

    老者的话语之间带着一种怀念,也夹杂着一丝无奈,宁川看向眼前的男子,南王!没想到在这老者的嘴中会说出那样的词语形容此人。

    此时,他们站在一处山峰之上,距离湖泊还有这百里的距离,所以并不害怕有人发现他们两人。“他难道是与您同一个时代的人?”宁川惊讶道,对于老者的碾碎他一直是推测,这老者虽然外表衰老不堪,像是快要土埋全身之人,可是站在他的旁边依旧能感受到那磅

    礴的血气,映照苍穹。

    宁川知晓他是一个强者,绝顶强者,修为最少是踏入了神王巅峰境界,而且寿元丝毫没有枯竭的意思。

    能让这样的人物用那样的话语形容一个人,此人该是有多么的惊才绝艳啊。

    宁川看着老者小心翼翼道:“他是什么时代的人?”

    老者抬头看了一眼宁川,深邃的双眸之间夹杂着复杂的感情:“跟我一个时代的,七千年前南宇天骄!”

    这下宁川再也不能淡定了,七千年前的古人,居然还存活于世,这都是跟当初狮岳山一个时代的人物,出生于大战乱之中,没想到这样的人物居然还活在天下。

    老者微微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落寞:“当初那个时代的人物还能剩下谁,惊才绝艳的南王也是封了自身才存活于此的,希望在此世寻找出那条超脱圣人的大道!”

    “封了自身?”宁川想到了狐小姬一脉的先祖,还有那些自封的圣人,这些人都是利用术法封闭自身,延长寿元的。

    “那个时代还有什么样的人物存在此世吗?”宁川预感,在老者的口中能听到一些从未有过的秘闻。

    老者点点头:“南宇的南王,还有西宇的邢天涯!我所知晓的便是他们二人了!”

    “邢天涯!”宁川忽然想起来自己在那里见过这个名字,好像是一本传记上面。

    据说此人出生在西宇之地,那片地方众人信仰佛法,以佛陀为尊,可是偏偏出了这样一个人物,天纵之资,不信佛法,不听传教,不念来世,只信自身,当看今朝。

    就是这样一个人物遭受到了西宇的追杀,那一段日子里可以说是所有西宇修行者的恐怖,此人一步一步从西宇最深处杀了出来,漫天血海染了西宇的寺庙。

    那是一个近乎神魔的男子,有人曾传言他在西宇之中足足杀了十万僧人,最终在一名圣人的手下逃脱。

    这时候宁川又响起了另一个人,他曾经听敖烈说过,神阁里面的妖孽之中有一个小丫头,不足十岁叫做邢念念,好像是邢天涯的弟子。

    前面南王双目射出两道神芒,光霞四溢,如同两柄仙剑破开湖水,好像在不断地搜寻着什么。

    宁川同老者一起向着太元宗走去,一路上走走停停,看见了许多修行者,其中有故人,有老者口中惊艳的人物,这让宁川越来越感觉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天山山腰有着一座古城,这是天山的唯一一座古城,叫做天城,建立在天山半山腰,四周云雾飘渺,走在街道上脚下还不时有着云雾缭绕,如同仙境。

    街道两侧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杂耍、卖艺、叫卖、喊骂声音不绝于耳,此地不仅有修行者,还有一些凡人,一副红尘气息迎面扑来。

    宁川行走在此地,希翼可以寻找到强力的至宝,他的储物袋在那帝王古尸的怒吼中破损,如今浑身上下唯有一枚龙珠存留。

    宁川没想到就连储物袋破损了,但是这枚龙珠依然完好无损遮蔽他的气息,而这两年他也不断地搜寻了一些灵药贩卖,如今手里面的晶元还是存了一些的。

    晃荡几日之后,宁川收购了一些材料,他要用这些材料炼制阵盘,这时候他有些想念小丫头了,不知道在陨星过的好不好。就在他走向城中最大的拍卖阁的时候,前方忽然传出了一阵喧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