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六章 我也记住你了顾同学
    姬彩衣跟单谷也全都很无语的看着司音。

    这想法岂止是危险?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

    随身带着一只神级的蚊子去打帝国联赛?那还打个毛线?

    单谷看着司音,也想伸手去柔柔她的脑袋,司音迅速躲开,单谷翻了个白眼,白哥揉得,我就揉不得?

    无语的看着司音道:“回头帝国联赛咱们动用白哥就已经很过分了你知道吗?白哥这实力往那一站,所有对手就都得哆嗦,你现在还要让他带神级宠物上场?”

    单谷说着,回头看着白牧野,一脸谄媚:“哥,能告诉我上哪还能弄到神级宠物吗?”

    白牧野:“……”

    姬彩衣靠在椅子上,眼睛亮亮的道:“不过还真别说,要是允许带着宠物上场,咱们一路可以躺赢到决赛吧?”

    林子衿满头黑线的道:“要真这样,你们信不信,肯定有人带着自己的老祖宗上场,许你们随身带着神级宠物,就不许人家随身带着神级老爷爷了?”

    “哈哈哈!”

    车里面几个人都笑起来,充满了欢快气息。

    没有小白的日子,是枯燥且乏味的,只要他在,大家都觉得心里面踏实无比。

    “帝国联赛,可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白牧野笑着道:“你们没听万雄学长说的话吗?”

    “听了,不过我们都有信心!”姬彩衣认真道:“我们这么长时间的苦练,也不是白费的!”

    白牧野点点头,这点他是相信的。

    身边这群伙伴就怕被他甩的太远,一个个全都整天拼命训练,就连单谷这种,都跟从前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一群人来到米线店,却没能看见郭姐和光哥,甚至就连熟悉的人都没有看见几个。

    不过也不是没有熟人,昔日的那个黄毛,如今头发早已经染回来,梳着三七分,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穿着一身得体的制服,看上去也是衣冠楚楚的。

    看到几人,顿时一脸兴奋的迎上来:“哎呦,真是稀客!几位老板再不来,我们都以为被抛弃了呢!”

    姬彩衣瞪他一眼:“少演戏,前些日子我们还来过。”

    黄毛嘿嘿笑着,一脸恭敬的将几个人迎进来。

    因为每到饭口,店里面人并不多,对这群带着口罩和帽子的年轻男女也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他们的真实身份。

    如今这种帽子加口罩的打扮,早已经从一中蔓延到了整个百花城。

    这么打扮自己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多了!

    一开始还会有人仔细去辨认一下,想要看看帽子下面口罩上面那双眼睛是不是小白。

    但小白很长一段时间压根就不在百花城,所以再怎么辨认都是徒劳的,还因此发生过不少不大不小的热闹跟冲突,如今人们也早已经习惯了这种装扮,根本不会有太多人去关注。

    小白不想引人注目的目的,终于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实现了,着实令人有些哭笑不得。

    一群人上了楼,来到一处安静的卡座,然后黄毛亲自跑到厨房里面去交代一番。

    其实也没什么可交代的,这些米线全都严格按照郭姐的配方在制作,不管分店开在哪,味道都是一样的。

    不过黄毛为了表示对几个老板的重视,还是跑到厨房交代一番。

    厨房里面一群新招来的厨师也都如临大敌一般,无比认真的做出了跟之前味道没有差别的米线。

    “突然间发现,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咱们的生活发生了好大的变化。”姬彩衣坐在那,轻笑着说道:“去年入学刚刚遇见小白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从此后的生活会如此丰富多彩。”

    林子衿一脸小得意,脑袋靠着姬彩衣肩膀:“是吧是吧?跟哥哥在一起的日子就是这样丰富精彩!”

    单谷坐在那畅想着:“要是我也能有一个神级的宠物就好了……”

    姬彩衣瞪了单谷一眼:“在外面别瞎说,有些事情小白让我们知道,那是自己人的信任,但不是什么都能往外说的。”

    单谷嘿嘿一笑,挠挠头道:“我错了,错了,有点忘形了。”

    司音在一旁道:“所以这顿你请吧。”

    单谷:“……”我这么大一个富翁,你这么认真的让我请一顿米线?

    再说了,咱们是这儿的老板好吧?

    姬彩衣看着白牧野道:“小白,你现在知不知道咱们的米线店,一年能赚多少钱?”

    白牧野有些茫然的抬起头。

    姬彩衣叹了口气:“哎,算了算了,跟你说这个也没什么意思。”

    “不不不,有意思啊!我对赚钱很有兴趣的啊!”白牧野说道。

    姬彩衣、单谷和司音一起看向白牧野。

    就是那种,给你一个眼神,你自己体会的目光。

    “好吧……随便吧,我现在对钱已经有点没概念了,唉……”白牧野叹了口气。

    就连林子衿都有点想要打死他。

    几个人笑笑闹闹,很晚才各自散去。

    回去的路上,林子衿靠在白牧野身上,轻声说道:“哥哥,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的运气似乎一直很不错。尤其是我回到你身边之后,好像更是这样。哥哥你觉得这些都是巧合吗?”

    白牧野想起老狼对他说过的话,微微挑了挑眉梢:“你有什么发现吗?”

    “倒也不是有什么发现,只是觉得,我们的运气好的……有点过分。”

    林子衿抓着白牧野的手,玩着他的手指,说道:“你看啊,大漂亮和小小白……嗯,月姐姐和雪姐姐她们,其实早就觉醒了对吧?”

    白牧野点点头。

    “可她们之前在白胜爷爷他们身边的时候,却从来没有展现出过太多特别神奇特别厉害的一面吧?”

    白牧野想了想:“应该还是有顾虑的吧?”

    “她们顾虑什么?怕被研究吗?哥哥你好好想想,凭借她们在网络中的能力,这世上,真有人能把她们怎么样吗?就算这世上还有和她们一样的存在,那也不过是和她们一样罢了。”

    白牧野点点头:“你说的有点道理。”

    “不是有点,这是我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思考的问题!”林子衿有些不满的轻轻掐了白牧野手指一下,“还有哥哥你去魔符宗,那么多强大的符篆师,最终什么都没能得到。哥哥你虽然没有得到全部的好处,但绝对是收获最大的那个人,不是吗?”

    白牧野再次点头:“应该是的。”

    “后来在远古遗迹里面,也是如此,即便三仙岛出动了神级的刺客,但咱们依然轻易的化险为夷了。”林子衿轻声道:“还有哥哥的符篆师宝典,那宝典原本也在白胜爷爷手上,为什么白胜爷爷没有迅速的冲进神符师领域?难道仅仅是因为天赋吗?”

    白牧野陷入了思考中,其实林子衿说的这些事情,他也不是一点没想过。

    但气运这种东西,太玄妙了。

    玄之又玄。

    甚至比“道”更加玄奇!

    因为道……还能通过领悟获得。

    但气运应该怎么获得?

    这世上怕是没人知道。

    做好事儿?保持内心阳光善良?

    那修桥铺路横死怎么说?

    所以气运这东西,从古至今,就是一个巨大的谜题。

    大家都觉得它存在,也都曾亲眼见过很多身怀大气运之人,可问题是,对于如何得到气运,却是比悟道更难的事情。

    “去第七军团那边不算什么,九幽军团的杨团长不过是跟瑞叔和恒叔别别苗头,但这一次……咱们刚刚结束这一次旅程,哥哥,你不觉得它顺利到让人有些不可思议吗?”

    林子衿看着白牧野:“跟人有关的事情,还感觉不出太多东西,最多只能说咱们运气比较好,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可一旦跟探险寻宝扯上关系的事情,哥哥你不觉得我们的运气就好到爆棚吗?甚至可以直接说我们在这方面的气运很强大!”

    “跟啸月狼前辈,我一开始的确是在演戏,因为它也在跟咱们演戏!”

    “但演着演着,就变成了真实的情绪了,无论是我,还是啸月狼前辈,而哥哥你在当时,虽然从始至终都没说几句话,但你不觉得啸月狼前辈一直更关注的人是哥哥你吗?”

    “再后来,就是鬼潭那里……也正是因为鬼潭蚊子的事情,才让我的这种念头越来越强烈,并且对一些事情深信不疑!”

    林子衿一脸认真的看着白牧野:“哥哥,那样一只神级的蚊子,心甘情愿用血誓这种契约将自己的生命交到你手上,你不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吗?”

    “丫头,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白牧野看着林子衿,轻笑着问道。

    林子衿点点头,又摇摇头:“怎么说呢,我的记忆被封印的时间很短。而且,林采薇跟人说什么事情一般很少会特意避开我,我记得当年……就是我被她接过去,记忆封印被解开不久的时候,某一次她不知道跟什么人通话,我当时其实是淘气,让小小白监听她一下……”

    白牧野:“……”相同的事情,他也干过,不过老头子特别狡诈,几乎从来没让白牧野得到过任何有用的信息。

    “结果当时,我听到了一些关于我的事情,我从没问过她,也不敢问,所以迄今为止,我从未对第二个人说过,”林子衿看着白牧野,“当然,雪姐姐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嗯,她说了什么?”白牧野问道。

    “她说,天大地大,造化最大,就连造化都觉得两个孩子应该在一起,你不同意,你算老几?”林子衿说的时候,眼中依然很是茫然,看着白牧野道:“她说的肯定是我们俩,可是哥哥……我们究竟得到过什么造化?”

    白牧野摇摇头:“想不出。”

    林子衿道:“我也想不出,可这些年咱们的经历,尤其最近这一年,哥哥难道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咱们……的确跟其他那些人,很不一样!”

    “嗯,黑域的天才也算见识过了,但其中绝大多数,在你我面前,都不算什么。”白牧野笑着道。

    “哥哥你想不想去天河?”林子衿突然像是转移了话题一样,看着白牧野问道。

    “想。”白牧野想都不想,迅速给出了回答。

    “我也想。”林子衿道:“我觉得,这些事情,咱们的爸爸妈妈一定是知道的!除了他们之外,恐怕就没人知道了!”

    白牧野沉思片刻,道:“但现在还不是咱们去天河的时候。”

    林子衿看着白牧野:“所以,帝国联赛什么的……其实我是想放弃的!”

    白牧野愣了一下,摇摇头:“还是要打一打的。”

    “为什么?如果只是想要培养彩衣姐他们,有太多别的方式。”林子衿很少这样认真的跟白牧野掰扯一个问题。

    “因为不仅仅是要培养他们,也是要锻炼我们自己,丫头,其实老狼前辈那句话说的没错,想要真正提升自己,还是要多开拓眼界。”

    白牧野也一脸认真的看着林子衿:“咱们没经历过帝国联赛,就没有资格说它没有价值。你想想看,飞仙联赛你虽然没有参与进来,但你觉得,它对我真的无用吗?”

    林子衿想了想,点点头:“有用。”

    “那不就结了?”白牧野轻轻抚摸着林子衿柔顺的短发,道:“丫头,哥哥明白你心里面的想法,也知道你的那些焦虑,没关系,咱们该怎么提升就怎么提升。不要因为帝国联赛而强行压制自己的修为等级。到时候,封印自己的实力打比赛,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就像咱们回家的路,你能清楚的记得每一处的景色吗?”

    林子衿若有所思,然后轻笑着摇摇头,将头枕在白牧野肩上:“我明白了哥哥,你的意思是,咱们不能因为走的太快而忽略掉身边的风景是吧?”

    “所以我会拜老宋为师,所以你需要拜方晴为师。咱们就算得到过再大的造化,就算有再好的气运,但终究需要一步步成长起来。”白牧野很是认真的道。

    “嗯,我听哥哥的!”林子衿甜甜一笑。

    到家了。

    大鹅看着手牵着手进来的两个人,一脸怨念,然后看着林子衿:“小姑娘,你年纪轻轻,不回自己家住吗?”

    林子衿瞥了它一眼:“这就是我的家呀!”

    大鹅:“……”

    它有点崩溃,看了一眼支棱在沙发上看视频的大蚊子,很是绝望。

    这刻,它很想离家出走。

    爷爷来到这人间,是为了见识人世繁华的,不是为了被圈养在家里当一只呆头鹅的呀!

    林子衿非常好心的道:“大鹅,回头我帮你买几只母鹅回来,相信你跟它们一定有很多共同语言,到时候你就不寂寞了!”

    大鹅:“……”

    “姑娘,你还是给我做一道铁锅靠大鹅吧!”

    第二天一早。

    大鹅在吃牛排的时候,心情终于变得美丽一些,对那只没黑没白看视频的大蚊子,也没那么畏惧了。

    其实也是破罐破摔,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看上去那只蚊子又不会真的弄死它,那还怕个毛?

    “喂,让让,一起看!”大鹅跳上沙发,用肥硕的屁股挤了挤大蚊子。

    蚊子转头看看它,口器就在大鹅眼前,犹豫了一下,往旁边挪了挪。

    大鹅松了口气,心说吓死爷爷了!

    下一刻。

    “喂,蚊子哥,咱能打个商量吗?换个台呗?这烂节目有什么意思?一看就是事先排练好的!俗,忒俗了!”

    蚊子不理它,自顾看得津津有味。

    大鹅有点无奈,小白跟林子衿已经走了,它又不想自己一只鹅看节目,那样岂不是有点太凄凉了?

    “蚊子哥,我知道一个节目,特别好看,真的……绝对不骗人,要不我找给你看看?”

    嗡!

    大蚊子翅膀轻轻震动了一下,传递出一种爱看看不看滚的情绪。

    大鹅的心情又变得不美丽了,扑通一声,从沙发上跳下来,不屑的道:“真没劲,本来还想带你开开眼界呢!土包子大蚊子……”

    蚊子看都不看它,依然无比专注的看着光幕上,那对年轻的男女。

    “连一架私人飞行器都没有,你是哪来的信心上这个节目相亲的?”那个年轻的妆容浓得看不出本来模样的女孩儿一脸傲气的看着对面那个同样年轻的小伙子说道:“所以我拒绝接受你的表白,我的心上人,就算没有小白那种绝世美颜,但至少也得是有一架私人飞行器。当然,最好还能在城外有一座别墅,城里也必须要有学区房。我的孩子以后是要上一中的!要成为小白的校友呢!另外……”

    大鹅摇晃着肥硕的屁股,决定离这蠢蚊子远一点,不然也容易变傻。

    白牧野跟林子衿来到学校之后,一进班级,便看见他们那个“新同学”顾英俊,正坐在那笑眯眯给一个班级的同学讲解着什么。

    “不,不是这样的……”

    “当然了!”

    “嗯,其实还好吧,哈哈,有钱人?我可不是什么有钱人。”

    看见白牧野跟林子衿进来,顾英俊抬起头,看了二人一眼,笑着道:“哎呦,我们的明星同学终于度完蜜月舍得回来了?”

    林子衿脸色绯红,却是淡淡一笑。

    白牧野看了一眼小顾那神采飞扬的模样,心里冷笑起来,小子,你完蛋了!

    高二·一班的这群学生都有点兴奋,居然有人敢这样怼他们心目中神一样的小白同学?

    这可真的有意思了!

    顾英俊这个转学生虽然也很快融入到这个班级中来,大家也都很喜欢他。

    可在大家心目中,他跟小白还是没法比的。

    所以,一群人全都一脸兴奋,期待着能看到小白“欺负”新同学的场景。

    白牧野微微一笑:“怎么,你羡慕了?”

    “我能说实话吗?”顾英俊哈哈一笑,然后道:“不羡慕。”

    接着看向林子衿:“名扬帝都的超级天才美少女嘛,早就听说过,仰慕已久!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顾英俊……”

    林子衿呵呵一笑:“嗯嗯嗯,我记住你了呢,顾同学。”

    白牧野微笑:“嗯嗯嗯,我也记住你了呢,顾同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