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挣扎
    杨业终究还是没有从奎三鬼哪里得到太多的消息,人死了,心力衰竭。

    从病症上看,这个人得的应该是先天性心脏病,若没有藤蔓的帮助,估计这个家伙早就该死了。

    刺血藤给了他新生,他也将自己全部的生命奉献了出来。

    或许这就叫人各有命,上天注定。

    杨业取了一张黄色纸符,呼啦一甩,上面当即燃起了火光。

    注满了元力的纸符落到奎三鬼的尸体上,炽白色的火光轰然爆发,短短数秒钟的时间,尸体就消失不见。

    原地留下了一个人型灰印。

    杨业看着灰印没有沉默了几秒,信封的事情有些麻烦了。

    如果奎三鬼没有说谎的话,这个信封被他上交到了女寨主的手里。

    同时杨业得知了女寨主的名字——朱阿冷。

    这个女人平常对山寨事务管理不多,三年前带着寒山来到这里,也就是河神门在这里的招牌。另外一个是季师兄,这个人的全名叫季晖,他来到这里的目的是转移资源,而这资源就是藤狱中的人,不过在他们口中称之为——鼎奴。

    听起来不是什么好称呼,不过杨业总算知道这个鬼藤狱有进无出的这么多平民百姓,游商旅人最后都去了哪里。

    这让杨业的心头蒙上了一片阴影。

    “吃人的果然不只是地底的老藤根,真正的大头在这里啊!”

    就在这时,走廊外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外面那些人回来了?”杨业心中判断,“那我也得抓紧时间出去了!”

    出去以后在从长计议,反正要先搞清楚信封被那朱阿冷放在了那里,然后拿到信封以后就离开吧……世如铜炉,众生皆苦,终究不是我一个人能改变得了的吧,最起码现在我做不到。

    杨业迈步走向实木栅栏门,前方拐角处却忽然走出来两个提着裤子的狱卒。

    用个很专业的名词形容这两个家伙要干的行为,叫做出恭——就是小便的意思。

    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秒钟。

    杨业心中咯噔一下,“坏了!”

    他用最快的速度拉开灰色的实木栅栏门,顾不得遮掩修为,煞气缠绕,他的身影化作一抹漆黑电光,飞速的冲向两人。

    两名狱卒惊恐的后退两步,随后转身发足狂奔。

    同时一抹亮光飞来,瞬间钉到了走廊转角的石质墙壁上嗡嗡直颤,一抹血线从剑尖一直蔓延到剑柄末端。

    一名狱卒虚张着双手扑倒在地,脖颈中一个贯穿伤带走了他的性命。

    另一名狱卒慌忙中回头看了一眼,顿时被吓得肝胆俱裂。

    “啊——”

    钉在走廊转角处颤悠悠的古朴长剑瞬间消失,同时一个带着裂纹的脚印出现在了长剑正下方,

    黑色的电光仿佛没有任何停滞的转过拐角,同时再原地留下一个宛如定格的虚幻黑圈。

    普通天人狱卒张大嘴巴,震动声带,高分贝的呐喊声响起,沿着走廊向两侧蔓延。

    随即。

    他的脖子偏下位置出现一道清晰的血线。

    杨业的身影越过狱卒,他的制动行为在地上拉出两道长长的浅沟。

    下一刻。

    身后狱卒的头颅跌落,转角处的虚幻黑环同步扩散,其中传出一声低吼。

    狱卒短促的呐喊声沿着走廊向前传递,向后传递的声波幸运地被杨业用来推动转向留下的虎啸声击碎。

    “哈啊!”

    杨业的喘息声响起。

    这一连串的行动已经是他最巅峰的爆发,化身一条索命的流光,整个过程在秒针跳动到第二格之前就已经落幕。

    但原地张扬的气机已经传开。

    “必须赶快出去,这次可没有无衣律为我开路了!”

    杨业收束体表发散的元气,转身向来处走去,随后向着出口方向快速进发。

    至于原地留下的两具尸体,杨业根本没有看一眼的兴趣。

    ……

    出口之前,杨业想象中被围追堵截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从这处新开的洞窟门户中回来的人不少,但好像只是那些黑甲傀儡兵。

    这些傀儡兵再没有命令之前,面对杨业根本就是无动于衷。

    而追捕他的多是原本守在各个位置的懒散狱卒,所以他一路跑过来竟颇为轻松。

    尽管如此,杨业依旧没有与狱卒们产生多少冲突,狱卒中并不是没有凡仙高手,如果被人缠上,那结果也不是杨业想看到的。

    即便如此,他来到洞窟之前依旧有些不敢置信。

    “这些人在搞什么!”

    杨业心头止不住的疑惑,不过还是出去要紧!

    出入口这里依旧没有守卫的狱卒,不知道是还没赶过来还是怎样。

    保持戒备,杨业步入洞窟之中。

    之前虽然放置了隔绝禁制,没有什么明显波动传出,但杨业和奎三鬼的打斗依旧在洞窟中震下许多浮土,他仔细观察了这些浮土上的脚印。

    看起来十分整齐的,这应该属于黑甲兵卒,而散乱些的,较清楚的一些竟然都是他和奎三鬼的。

    这让杨业由衷的产生了一个疑惑——那个飞仙,季晖到底进来没有?

    杨业在搞清楚这些之前根本就不敢出去。

    他清楚的记得,季晖是走路的,那哥们应该没有飘在天上的习惯——虽然到了飞仙级,他们已经完全可以做到,但在修仙界,随时保持自己实力在巅峰状态是常识。

    也就是说,季师兄季晖,那个血红色的家伙他,他可能真的还在外面。

    杨业一遍一遍的检查地上的脚印。

    两队黑甲士的脚印仿佛两个人踏出来的,清晰无比,除此之外,一个冗杂的脚印都没有。

    他的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流淌下来。

    山阴,洞口内距离出口一步远、月光的阴影里,杨业死死的握着拳头。

    “如果他在外面的话,我这一出去可能就是个死。但我若留在这里,季晖从外面进来我更是死路一条,所以……”

    他第二次对自己使用了乾坤十三针,潜能的激发让他的体力、速度、力量全部上升。

    做好了所有能做的准备,杨业转身一步两步走出洞口。

    随后,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