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仙侠武侠 > 最强战兵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争苏狂
    “好了,都别吵了!”剑女忽然大吼一声。

    果然女人有的时候的震撼力比男人要大,烈火盯着剑女看了一会,最终也没有发火。

    弯刀剑也松口气,此刻开战对他们实在是太不利了。

    不过还好,苏狂和残剑他们并非是卑鄙的小人,并没有趁人之危的意思。

    “苏狂哥,没有人死,我们双方僵持不下,最后为了找你,所以决定暂时停战了。”宫小怜小声的说道,温顺的像是一头小花猫。

    剑女哼哼了一声,上下打量了宫小怜一脸,虽然不可否认宫小怜是个美人,但是剑女自信自己不比她差,更为重要的是剑女认为自己的身材绝对比宫小怜有料。

    虽然,几年之后宫小怜真的发yu起来了可能不比她差,可是现在是比不得自己的。

    “双剑去救组长了,暂时没有过来,我们没有伤亡。”重剑十分憨厚的对剑女说道。

    “对了,为何你看似很疲惫的样子?莫非是遇到什么危险了么?”弯刀剑走了过去,盯着剑女问道。

    苏狂哈哈大笑起来,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你们两个是瞎子嘛,难道看不见眼前就有一个大阵在?”苏狂指着前方的大阵,十分的无奈。

    众人一愣,这大阵明明就在这里,可是不但是重剑和弯刀剑没有看到,就是残剑等人也没有注意。

    重剑等人脸色一寒,不过并没有跟苏狂计较。

    现在计较,最多也就是打嘴架罢了,完全没有意义。

    大阵已经已经平静了下来,若是发动的时候,自然是吸引人。

    此刻的大阵就好像是已经报废的古建筑,孤单的伫立在那里。

    血手和青藤都消失不见了,不过只要仔细看一眼,就会发现那血手和藤蔓融合在了一起,布满在地上。

    “我在这个大阵内被困住了,如果不是苏狂出手,恐怕已经是一个死人。”剑女说道。

    什么?

    弯刀剑和重剑全都愣住了,残剑和烈火也着实被震惊了一下,宫小怜则是一脸吃醋的表情看向苏狂。

    日……

    苏狂一脸的黑线,你们都那么看着我干什么?一帮思想不纯良的人啊,老子救剑女是为了大局着想!

    “我救了剑女,你们也算是欠我一个人情了,暂时停战吧,我想我们可以联合起来寻找那大帝的禁制。”

    苏狂说道这里,剑女立刻补充道:“没错,那个大阵真的好强,如果不是苏狂的能力很特别,一般人根本无法救人出去,怕是自己也会折损在里面,这里的杀机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我们暂且还是不要斗得好。”

    重剑狠狠地瞪了苏狂一眼,剑女都开始帮着苏狂说话了,就连残剑都忍不住摇了摇头,他都不相信剑女跟苏狂真的没什么。

    “小怜,上次我来这里没有找到大帝陵墓,不过不一定真的没有,我们再找一次,可以嘛?”

    这里毕竟是神鸟国的禁地,在人家禁地上找宝贝,怎么也得喝主人说一声。

    虽然按照祖训这里绝对不可能让外人来,更别说看着他们挖宝贝了,不过宫小怜也没有背过那些东西,就算是成为神鸟王也是十分突然的事情,更何况苏狂开口了,宫小怜立刻喜笑颜开:“当然好了,我的东西就是苏狂哥的。”

    噗……

    烈火和残剑差点一头栽在地上晕死过去,秀恩爱可耻啊,没有这么秀恩爱的!

    剑女哼了一声,嘴里嘀咕道:“脑残女。”

    “你说谁脑残?”瞬间,宫小怜也炸毛了,面对剑女宫小怜可不是国仇,更有‘加恨’在里面,苏狂连忙拦在两人中间:“大家既然要合作,就不能一言不合就开战,否则这个合作关系根本无法维系。”

    说着,苏狂拍了拍宫小怜的脑袋,好似是安慰一般。

    虽然苏狂没有对剑女表示出敌意来,不过没有理会她,对剑女来说一家高女士一种无形的折磨了。

    “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这个女人,男人不就是喜欢女人漂亮,女人的身体嘛?”剑女有点不满的想着,从她出生以来,就是高傲的,无论是修炼还是别的方面,从来没有别人如此轻视过。

    “合作?这件事我们无法做主,组长还没有回来。”重剑沉稳的说道,对苏狂始终保持一种敌意。

    而这股浓烈的火药味,重剑丝毫不遮掩,大家也都看的明白。

    “双剑已经去帮组长移开那该死的石碑了,我相信很快就会回来的。”弯刀剑冷酷的说着,死死的盯着苏狂:“小子,你的确让我很吃惊,我承认你很强大,不过也别想什么歪点子,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苏狂根本不理会弯刀剑,只是拉着宫小怜淡淡的走到了大阵之前,凝神道:“这个大阵十分的诡异,周围并没有任何一个大阵,唯独只有这一个,看上去并不是为了防御的,否则不可能只是一个,它这么做的目的很显然,就是怕周围的大阵惊动了旁人,发现这里,而为了保护一些重要的东西,又特意的设置了这个十分强大的大阵,仅此一个,被触动的几率很小,而能从其中出来的概率就更小了。”

    苏狂的话让众人一愣,尤其是弯刀剑等人,瞳孔收缩,微微点点头:“似乎很有道理。”

    “没错,这个大阵,如果是这个星域内的修士,我想几乎无人可以冲出来。”

    剑女十分坚定地说道。

    随后,众人点点头,看起来布置大阵的人十分的精确,应该也是一位奇人了。

    不过那个传说中的大帝,应该是不屑布置这种大阵的,在她眼中,这种大阵实在是太弱了。

    “看来跟你合作,也未必是坏事。”弯刀剑冷声说道。

    他毫不吝啬的承认了苏狂的眼光和价值,有苏狂在,他们似乎更有可能找到想要的东西。

    “现在才知道我苏狂哥的厉害?可惜你所知道的只是万分之一不到,我苏狂哥厉害的地方多着那。”宫小怜骄傲的说道,弯刀剑对这种小孩子般的冷嘲热讽毫不理会,倒是剑女盈盈一笑,扭动着曼妙的身体,抖动着胸前沉甸甸的一对丰蛮,朝着宫小怜走了过去,坏笑道:“怎么?你苏狂哥厉害的地方,你都知道?”

    说着,剑女从苏狂的身上打量了一番,将眸光停留在了小di弟的部位。

    瞬间,宫小怜的脸蛋通红,耳根发热。

    “无耻。坏女人。”宫小怜喊道,剑女却好似胜利了一般,等的就是宫小怜这种反应,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苏狂无奈的摇了摇头,重剑则是一脸的疑惑,这和之前的剑女似乎有点不一样啊。

    残剑和烈火两个老家伙听到剑女的话也忍不住咳嗽一声,心中感慨这才几百年不出世,没想到现在的女人都开fang到了这个地步。

    嗖……

    空中一阵罡风闪烁。

    双剑的身影浮现了出来,弯刀剑等人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了喜悦的神色。

    双剑来了,瞬间局面就偏向他们了!

    “组长哪?”弯刀剑十分着急的问道。

    双剑落了下来,盯着苏狂等人扫了一眼,随后怒不可遏的吼道:“组长,组长被他害死了!”

    苏狂一愣,卧槽你指着老子干啥,逆龙碑到底有多少力量我还不清楚?

    “组长死在他的石碑镇压之下,我移开石碑的时候,组长已经毙命了。”

    双剑一脸的痛苦,差点都要落泪了。

    重剑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按道理黑剑死了的确是损失,可是双剑也必要如此悲伤啊,平日里他们的关系也不怎么地。

    “也就是说,我的逆龙碑,在你的手里?”苏狂冷冷的质问道。

    双剑一怔,心道卧槽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淡定,他不是应该极力的为自己辩解嘛,怎么竟然能如此冷静。

    “混蛋,你杀了我们组长,我要为他报仇!”

    嗖……

    一剑出手,仿佛一千剑刺出一般,让人眼花缭乱。

    而且这还只是一剑,另一把剑还没有施展出来,看得出双剑是真的想要斩杀苏狂,但是到底是不是为了帮组长报仇,这个就没有人知道了。

    清风微微一动,一柄残剑悠然浮现出来。

    轰。

    两道剑芒闪动,双剑被震得后退,残剑也如同风一般的飘动向后,不过双剑的实力此刻已经不可能在残剑之上了,最多只能和残剑平手!

    “这么急着杀我?我说双剑,是不是你有神马不可告人的秘密?”

    苏狂无法动用龙神之眼探查双剑的心思,他十分警惕,整个人好似将自己包围起来的蚕茧一般,那凌冽的剑意也很可怕,苏狂怕是龙神之眼入侵,却反而被对方强大的剑意斩杀。

    没了龙神在体内,面对这种强大的敌人,苏狂也需要处处小心。

    不过从他的行动举止之中,苏狂还是看出来一点什么。

    即便苏狂没有福尔摩斯那么厉害,可是双剑的伪装能力,未免太差劲了。

    “如果你心里没有秘密,用不着这么着急杀我吧,莫非你跟你们组长的关系,真的那么好,那么感天动地?”

    说着,苏狂将眸光转向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