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妖王的腹黑毒妃 > 章节目录 第一卷第133章 不得好死!
    咬牙切齿的诅咒,阴森森的声音,显示了潘灵珊此刻心中的愤怒和怨恨。

    她这话一落,凤炎的脸色却变了,一瞬间冰冷下去,也残忍下去,她抬手便捏着了潘灵珊的下颔,狠狠地捏住直到那张俏脸扭曲了形状,这才开口:"潘灵珊,你真蠢!"

    站起身,抬起一脚毫不留情地将潘灵珊踢倒在地,凤炎静静站在那里,脸上的神情仿佛瞬间放松下去了,略显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能够亲口从潘灵珊嘴中听到现实,这一刻,她全然释怀了,用一个近似滑稽的借口,轻松地套出了潘灵珊的话,一切,都值得了……

    潘灵珊一愣,眼睛猛地瞪大,她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唰地瞪向凤炎:"什么?你说什么?!"

    凤炎唇角一勾:"潘灵珊,你太笨了,笨得我只需要用一个小小的谎言就能诈出你的真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用鎏金花救了岚的性命,对吗?……呵呵,却偏偏要来骗我说是你用身体救了岚,毕竟,那可是血咒唯一的解救办法啊,可惜,你忘了我是谁,我苏炎,是绝不可能就这么容易被你的离间计打败的!"

    说完这番话,凤炎重重吐出一口气,仿佛将这段日子枉受的所有痛苦委屈都一股脑呼了出来,这时一旁的祁紫岚一步上前将她紧紧揽入了怀中,不无宠溺地笑道:"炎儿,这下我不用以死明志了吧!"

    凤炎唇角一勾,心中暗暗念了一句,嗯,这下你的小紫岚也保住了。

    还没说话,就听到祁紫岚俯身在她耳畔轻声说:"我有隐疾?我不举?"

    呃,声音虽然低,可却是咬牙切齿中的咬牙切齿……凤炎眼神有所躲闪,干咳两声,咳咳……孩子,你要忍耐,这可是权宜之计啊。

    潘灵珊呆愣愣地看着在她面前深情拥抱在一起的凤炎和祁紫岚,忽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跳梁小丑,太狼狈,太不堪,太傻太笨了!愤恨的双眼注视着他们,化作血红一片。

    "你个骗子!厉惜瑜,你这个贱人居然骗我……你不得好死!"

    尖锐的叫声仿佛打算刺穿在场每一个人的耳膜,凤炎一把离开祁紫岚的怀抱,从腰间抽出紫色玄链,对着她就抽了过去:"骗子?别人骗你就不可以,你骗别人就当成理所当然!潘灵珊,你骂我可以,诅咒我,我也不在乎,可你错不该将主意打在了岚身上,他是我的死穴,是我最在乎的人,我告诉你,你哪一只手碰过他,我一定会把它废掉,你该庆幸岚对你没有反应,若是你真的染指了他,今晚我一定会找一堆畜生来陪你夜夜春宵!"

    凤炎手中的玄链挟带着炙热的怒气重重抽到潘灵珊身上,很快十数道深深的血痕就出现在了她身上,潘灵珊的嗓子早就叫骂喊哑了,衣服也被抽得破碎不堪,整个人看上去极为狼狈。

    猛地,她像是想到什么,一抬头朝着凤炎大喊道:"我偷偷用家传的宝贝鎏金花救了祁紫岚的性命,好歹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苏炎,你凭什么这么打我!"

    潘灵珊真是被凤炎抽打得痛死了,她从小没有吃过什么苦,细皮嫩肉的,哪受得住这样的酷刑,嗷嗷呻吟叫唤个不停。

    她不这么喊一声也就罢了,这样一喊之后,凤炎眼中的怒火更加炽盛了。那一双美丽的凤眸中,此刻已经被愤怒淹没,她手中的玄链一下重似一下,手腕翻动,狠狠朝着潘灵珊抽下去:"好你个潘灵珊,你现在还哪壶不开提哪壶,我需要你多管闲事装好人吗?不到最后一天,你就给岚吃鎏金花,什么意思?你怎么就这么讨厌,你真的让人讨厌!"

    越发泄,心里越多不满填不满,凤炎心头本来就憋了这么一口气,她的岚当然是由她来救,由她来守护,若是真的她豁尽全力也无法救他,那才轮得到她潘灵珊一个旁人插手!她本来就得到金心了,还能提前两天赶回来给岚吃,这女人居然这么多事,准备陷害岚,还摆出一副救命恩人的模样!

    怒……怒……简直让人怒不可遏。

    "你打死我!苏炎,你有本事打死我啊,你打死我,景天也会给我陪葬,你别忘了景天还在我们手上!"

    潘灵珊被凤炎打的遍体鳞伤,但都只是皮外伤,不会伤及性命,所以她才能这样咬牙切齿地喊出这样的威胁。

    凤炎将玄链一收,这些时日她的右肩在离央的调理之下,已经恢复了很多了,但还是不能太过用力,刚才挥动过多,这会儿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景天真在你们手里?"

    祁紫岚一把提起潘灵珊,沉声吼道。

    "当然是!他就在我们手里,可惜你们永远也找不到他!反正我也不打算活了,不如就让他给我陪葬好了,正好有个伴!"

    有一种人,她天生就是这样,说的话,做的事,都恶心到让人想吐,这种人简直就是害虫!

    "我叉你妈!"

    凤炎暴怒了,第一次当着自己心爱的人爆粗口,此刻她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一想到景天此时已经落入了祁佑枫的魔掌,而潘灵珊还能这么耀武扬威地说出来威胁他们,她的怒火就已经封顶了。

    祁紫岚整个人都被愤怒的情绪包围了,景天从小跟他一起长大,是他心中一直保护的弟弟,如今竟然不幸落在了祁佑枫的手里,祁佑枫有多么变态,他们都是知道的!

    眼见祁紫岚要控制不住自己,凤炎按住了他的肩膀,低声道:"潘灵珊此刻说出这个消息来,就是为了让我们方寸大乱,才不敢拿她怎么样,而且,希望可以通过这个要挟我们用她去交换景天!既然现在景天已经落到了祁佑枫手里,那祁佑枫一定已经知道了我就是厉惜瑜的事情,景天一定不会有事,若是他真的出事,这么多天过去了早就该出事了。他现在对我们来说是这么关键的一个人,祁佑枫一定将他藏得好好的,我们贸然去找不仅找不到还会打草惊蛇,所以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凤炎只用了一分钟不到,就压抑了自己的怒火,双眸闪着冷静的光芒,"……我想,在宫廷盛宴那天,宾客云集,景天一定会被祁佑枫带出来,指证我是假苏炎的事情!"

    她分析得非常有道理。景天是唯一可以扳倒凤炎的证据,这样关键的人物,祁佑枫怎么会让他们轻易找到。

    "我会马上写一封信给祁佑枫,告诉他潘灵珊在我们手上,他一定就不敢对景天妄动了!"

    说着,冷冷的眸光一瞥,扫向地上半死不活的潘灵珊,凤炎眼中没有任何同情,若非这女人还有用,她一定整死她。

    潘灵珊就此被囚禁在这个地下室里,凤炎当然不会让潘灵珊轻易就死,腕上的伤比较严重,因此涂上了一点药物,至于其他的伤口,譬如身体上的抽痕,那些都是皮外伤,不碍事的,凤炎自然不会费心去管。

    "离央,你这点小恩,姐姐我就不说谢谢了!"

    基本解决掉潘灵珊的事情后,他们几个便来到厅中喝茶,凤炎懒洋洋地靠在紫岚怀里,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很好,仿佛心中的阴郁憋闷都一扫而空了,人也清爽了很多,望着殷离央笑眯眯道。

    话落,就被殷离央扫了个白眼:"哼,若是真要谢谢我,我帮了你这么多,你早就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凤炎自然知道离央对自己一片真心,自己对他也是真心以待,可惜爱人只能有一个,她心中已经住了一个祁紫岚,就再也住不进旁人去了。而跟殷离央的感情就渐渐转化成了一种不是爱情,却介于亲情和友情之间的情谊,正是因为这种真感情,所以凤炎在他面前才可以随口说话,好不隐晦自己的身份。

    此刻听着他调侃一般的话,凤炎只当做玩笑一笑而过:"离央,你还是找个时间去跟你那个死要面子的哥哥说清楚,告诉他我根本不会医术,不然以他那么木讷又冷漠的性格,只怕会一直夹缠不清了……真是个奇葩!"

    提起殷容华,凤炎就是一肚子气,你一个好好的太子不做,偏偏喜欢当什么绝世神医,一身冷酷,满脸淡漠,却偏偏是个无脑子的闯祸精,一想起他那副稀里糊涂认真执着的样子,把自己害苦了,凤炎心中就来气。

    听她一说殷容华,殷离央也露出了头疼的表情:"他这次居然也来了金羽,那我恐怕是无幸逃脱,必须乖乖跟他回离国了!我说,凤小炎,你要不要跟我去离国玩玩啊?我们离国可漂亮了,一年四季都盛开着杏花,粉白若雪,香气四溢……"

    "殷兄,多谢你邀请我们,等忙过这段时间有机会了,我和炎儿一定赏脸去离国玩赏!"

    不等殷离央的话说完,祁紫岚立刻将话茬接了过来,不忘捏了捏凤炎的手:"你说是吧?炎儿……"手底下暗暗用劲儿,乖炎儿,别被这妖精给勾走了……

    凤炎心头暗笑,她的岚啊,这脸皮可真是又厚又黑,人家殷离央只邀请了她一个人,可没说请他哦。

    噗,真是笑死了,他居然也会有这么担心的时候啊!

    祁紫岚就当看不到凤炎那张憋得通红,想笑又不笑的小脸,仍朝殷离央笑得眯弯了眼睛,手底下更加用力地捏凤炎,哼,小妮子,我可都是为了我们俩着想,让你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