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 第两千一百五十七章 祠堂
  她知道东澜劲大概是今天看她最不爽的人了,原本她还想着躲着他点,没想到还是没躲过。

  不过再不爽又如何?

  宁乔乔相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东澜劲心里再不舒服也只能憋着。

  对啊,我和格表哥谈得来么。宁乔乔玩着郁少漠的胳膊,笑眯眯的。

  怎么?我和乔乔的关系好,小劲你很不舒服么?

  倒是东澜格说了一句让人很意外的话。

  宁乔乔转过头诧异的看着东澜格,这是什么情况?东澜格怎么会用这种语气和东澜格说话?

  东澜格在东澜家不战队,他属于谁都不帮,但是谁也不得罪,看来他真的是喝多了,酒劲上头才会和东澜格这么说话。

  堂哥你想多了,我哪有什么不舒服,家族和睦可是爷爷最大的期望,看到你们关系好,爷爷也会很开心的,只是我要提醒你,毕竟今天乔乔身份不同,不管你们私底下关系有多好,今天你都应该称呼她为小小姐,否则乱了规矩,落人家口舌就不好了。

  东澜劲举杯朝东澜格示意了一下,嫣红的唇瓣勾起一抹淡笑。

  宁乔乔看到他那个笑就浑身不舒服,微微皱了皱眉。

  东澜格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尊敬不尊敬都在心里,只是挂在嘴上的表面功夫,是骗不了人的。

  明眼人都听得出来他们之间的火药味。

  呵呵,好了,在这里的人不管是心里还是嘴上,谁敢对乔乔不尊敬呀,你们俩就少说几句吧。齐荷一边说一边朝东澜格打了个眼色。

  ……

  东澜格皱了皱眉,抿着唇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却也没再说什么。

  宁乔乔眼神一闪,朝旁边看去:诶,拿酒的人呢,怎么还没过来?

  郁少漠看了她一眼:你平时可没这么爱喝酒。

  嘿嘿,今天开心么,再说了,格表格不是要和我喝么。宁乔乔笑眯眯的道。

  一旁的人看着他们,任由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扯开话题,谁都没有说话。

  今天是入宗仪式,虽然乔乔是主角,不过郁先生想必你也很累吧?齐荷此时道。

  还好。

  郁少漠淡淡地说了两个字,俊脸上没什么表情。

  ……

  齐荷笑着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小小姐。一名保镖快步走过来,恭敬地道:小小姐,家主请您过去一下。

  现在吗?宁乔乔道。

  是的。保镖道:大家都在等您一起去祠堂。

  祠堂?

  宁乔乔眉头一皱。

  乔乔,既然家主在等你,那你就快去吧。齐荷道。

  她记得之前的程序单上好像写了,的确有去祠堂拜会这一项。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将手里的红酒交给东澜格,道:格表哥,我现在是没法陪你喝了,这杯酒你就帮我喝了吧。说完,怕东澜格再说什么不合适的话引起别人的议论,她转过头朝东澜劲道:劲表哥,我们走吧。

  去哪里?东澜劲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当然是去祠堂。宁乔乔脱口而出。

  话音刚落,周围骤然安静了下来。

  其实大厅里还是同样的吵闹,只是他们这一圈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乔乔,你这是……故意在羞辱我吗?东澜劲捏着酒杯,阴恻恻的一字一顿地道。

  宁乔乔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

  糟糕。

  她刚才只想着把东澜格和东澜劲分开,却忘记了东澜劲直到现在名字都没写在东澜家的族谱上,没有写进族谱自然也无法进入祠堂。

  所以东澜劲才会误会她,认为她是在羞辱他。

  我……宁乔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她不是羞辱你,是将你当成自己人,所以才下意识说了那么一句。郁少漠低沉的声音淡淡地响起,替她解围。

  呵,是么?东澜劲笑得更冷,还有几分不屑:乔乔是拿我当自己人么?

  难道你觉得她没拿你当自己人么?郁少漠脸色不变的反问。

  绕是东澜劲和宁乔乔再不对付,东澜劲也不会当众说出宁乔乔没将他当成自己人的话。

  我们是一家人,自然是自己人!

  最后那几个字,东澜劲说得硬邦邦的,眯着眼意味深长地盯着宁乔乔。

  宁乔乔早就已经习惯他这种眼神了,也没放在心上,朝郁少漠笑了笑:那我先过去了。

  嗯。郁少漠勾了勾唇。

  宁乔乔没再说什么,转身朝另一边走去。

  跟着保镖走进东澜苍休息的偏厅,只见东澜清和东澜灵都在,还有其他东澜家的嫡系亲属,即便这样也有乌泱泱的几十号人,差不多快站满整个偏厅了。

  觅儿,我们现在去祠堂,你要给东澜家的先祖们上香。

  见她走进来,东澜苍站起身道。

  好。宁乔乔自然是乖乖点头听话,走过去扶着东澜苍,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偏厅,朝祠堂走去。

  祠堂位于所有古堡的最后面,地方很僻静,是一栋只有一层的古堡。

  走进大门,只见里面是一间很大的厅,不同于其他地方奢华的装饰,这里很古朴,由上而下摆放着一排排整齐的牌位,从上面的名字来看,都是东澜家的人。

  牌位前面的桌案上供奉着水果和鲜花,大厅四周燃烧着一排排的红烛,空气中有股浓烈的香火味。

  乔乔,这位就是我们东澜家的先主。东澜苍恭敬地看着放在第一排的牌位。

  宁乔乔看着上面的名字:东澜绝。

  从牌位的顺序来看,也知道这个人是东澜家的先祖,看这里牌位的数量,已经论不出她应该如何称呼这位先祖了。

  父亲,吉时已经到了。东澜清恭敬地道。

  嗯,那就开始吧。东澜苍神情肃穆地道。

  一旁的保镖立刻将一注香分发给在场的东澜家的人,空气骤然变得有些严肃。

  东澜苍带着宁乔乔站在最前面,身后分别是东澜清他们,再后面便是东澜清他们的子女,大家按照辈分站在自己的位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