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仙侠武侠 > 万古天宗 > 第1122章 改个称呼,叫我妙儿!
  西门吹雪气势如虹,但天劫并未到此结束,依旧还是有条不紊的降下来。

  第七波,第八波。

  在第七波业火降临的时候,苍鸿、宫清尘他们,已经不得不再次后退了数十丈的距离,这才安然的承受了业火叠加的威力。

  这个时候,在西门吹雪的蓄意放纵下,这股火焰已如洪水猛兽一般,增涨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就连轮回真仙都面色大变,闭目运功,再不言语。

  每个人为了镇压心境,平息这股业火气息,都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但与此同时,他们得到的好处,所积累到的经验,也是成正比。

  只有断愁喜忧参半,在如此近距离观悟渡劫,感受天劫业火的威力下,他一边修炼道法,一边为董方妙护持,自身的领悟也是进步如飞,对这地狱孽火的掌控驾驭,也更加得心应手。

  与之相对应的,是他此刻分心数用,同时施展几种强大道法,对自身消耗也是惊人,即便是他,此时也感到有些吃力,额生虚汗,身心俱疲,偏偏他还要极力压制身上的气息波动,以免让天道生出感应,降下天劫。

  蓦然间,一只柔软冰凉的玉手,拿着一块素白的丝帕,带着丝丝香气,伸了过来。

  动作轻柔,小心翼翼,仔细的擦拭着他额间的汗珠,透过丝锦,玉指抚过额头,似乎要抚平他皱起的眉头。

  “嗯?你在做什么?!”

  断愁一怔,睁开眼眸,下意识问了一句。

  “啊!”

  董方妙捂嘴,惊呼一声,似乎也没想到,断愁会睁眼突然开口,拿着丝帕玉手僵滞,一张精致的脸盘,已是如火映照,通红滚烫。

  在断愁问询的目光下,终于,董方妙平复了下心情,强自镇定,道:“我看师尊为了照顾我,甚是辛苦,弟子也不知道究竟能为师尊做些什么,看您额角有汗,便想要帮您.....擦拭一下。”

  似乎是有些底气不足,在说这话的时候,董方妙声音越来越低,到了最后一句,更是垂下了臻首,用自己都难以听清的声音,嗫喏说道。

  要不是断愁实力不俗,两人距离又如此贴近,他还真难以听清这丫头嘴里在说什么,当下有些哭笑不得,以为她是为刚才的事情感动,为现在造成的拖累而歉疚,遂摇了摇头,也不做多想,笑道:

  “董方妙,你虽是我记名弟子,本身并未传你道法衣钵,但不管你信不信,自你加入玄天宗以后,我便从未将你当过外人。刚才的话,也绝不会是敷衍,你体内的魔煞血脉,为师日后一定会想办法帮你化解,彻底解除魔化隐患!”

  “嗯,弟子相信师尊!”

  呆呆的看着面前含笑的断愁,通过剑指虚渡,感受那涌入体内的浑厚力量,流经全身镇压魔血,董方妙心生感动泪光点点,展颜一笑,用力的点了点头。

  忽然,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董方妙脸色一红,低下头来,有些娇羞道:“师尊,我好歹也是您的弟子,以后能不能不叫我的名字。”

  “不叫你的名字?”

  断愁一愣,皱眉说道:“你是想让为师给你取个道号?”

  也容不得他多想,中天世界是一个无限趋近于,断愁前世古代历史的一个世界,这里的人,就连凡人懂几分风雅,都会给自己取几个雅号,也如古人一般取名表字。

  更不用说仙道中人,很多为了和过去有个了断,都有道号、尊号,或者另改其他名字,也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此时,董方妙没头没脑的突然来这么一句,断愁还以为她是对玄天宗产生了感情,所以想要一个师门赐予的道号。

  “..................”

  后者无言,一阵沉默之后,终是鼓起勇气抬头,有些脸红,摇头道:“不是的,弟子是觉得师父您叫我全名,显得有些生分,我也想像师兄师姐们一样,换个称呼,这样也显得亲近一些。”

  断愁一呆,这次却是换成了他有些无语,完全弄不明白这丫头,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难道是体内魔血躁动,智商也跟着下降了?

  你堂堂一个真人,修炼好几百年了,我两世经历加起来,还没你年纪大,要什么昵称?!

  断愁满头黑线,看着远处天上还在渡劫的西门吹雪,再看面前相对而坐,目露期盼的董方妙,摇摇头,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有叫其他人别的吗?”断愁眉头一蹙,似是自语,完全没觉得自己有偏袒的地方。

  董方妙却是点头,似是有些委屈、羡慕,道:“师尊,您平时叫大师姐、三师姐她们,都是小媛、玲儿、彤儿、瑾瑜,只有对弟子有些生分,一直是叫我名字的。”

  闻言,断愁也是意识到,好像确实是这么一回事,脸上顿时有些尴尬,干咳一声,道:“董...嗯,方妙,你不用多想,为师对你们并无亲疏之分,你若真这么介意的话,那为师今后改口便是,只不知,叫你什么,会更中听一些。”

  董方妙面色一喜,一颗心砰砰跳动,有些无措的捏着手中的丝帕,轻声道:“妙儿是我的乳名,从小,母亲便一直这么叫我,师尊若是觉得可以的话,那以后便叫弟子....妙儿吧。”

  “妙儿?”

  断愁听到乳名,本能觉得有些不妥,尤其是听董方妙提及母亲邀月夫人,脑海中不自觉便浮现出那芳华绝代,雍容华贵的女子样貌,眼中不禁露出一抹怪异,心头一热,但转瞬,已是摆正位置,准备摇头拒绝。

  然而,这一声妙儿,却让董方妙已经理解为师尊答应,当下便有些羞羞答答的应了一声,直把后者想要推脱出口的话,直接给堵死。

  断愁心中苦笑,也不知今日过后,邀月夫人听到自己喊她宝贝女儿乳名,会不会以为是自己是在占她便宜。

  不过断愁为人师者,一方宗主,自有一番曲直气度,既然话说都已经说了,覆水难收,他也不在意别人是如何看他,当下笑道:

  “既如此,那就索性一起改口好了,为师叫你妙儿,那妙儿以后也和小媛她们一样叫我师父吧!玄天宗修的是自在,不绝人间烟火,却是不用守那许多条条框框,清规戒律。”

  闻言,董方妙美眸轻眨,泛出一抹异彩,继而喜不自胜,点点头,高兴的喊了一句师父,心甘情愿,笑颜如花,仿佛是得到了什么天大的便宜一般。

  见此,断愁也是有些莞尔,对这妮子也是愈感亲近,却不再是像最初那样,仅仅只是看中她背后通天阁的势力,而是真正将她看做了自己的徒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