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田园食香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媒婆上门
  孙妈妈听了高氏的话,先是一愣,随后眼睛猛然亮了起来。

  深宅后院的女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她一下子就明白了高氏的用意。

  小门小户人家的女儿,一入深宅,毫无助力可言。她杜玉娘有几分姿色又如何,男人总是贪恋新鲜的,总有一天她会失去姑爷的宠爱和庇佑,到了那个时候,她就像是砧板上的肉一般,小姐想要如何收拾她,都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罢了。

  “您这个主意好!!只不过,行事需得慎重,万一被那小蹄子钻了空子,可就不好了。”

  高氏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她十分自信地道:“妈妈放心,她只要进了这座院子,再想出去就难了!给她喝下断子嗣的药,伤了她的根本,只要她怀不上孩子,暂时的退让又有什么关系?等相公厌倦了她,我有都是办法对付她。”

  孙妈妈连忙拍马屁,“小姐高明!”

  高氏微微一笑,眼里闪过一抹恶毒的光芒。

  “阿嚏~”杜玉娘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心想不会有人在骂她吧!

  刘氏问她:“玉娘,你咋了,是不是着凉了?”

  杜玉娘无语,道:“这天都多热了,我怎么可能着凉。”家里的两个小宝贝,怕起痱子,都已经穿上非常轻薄透气的葛布罩衫了。

  “那是怎么回事?”

  “就是鼻子有点痒,娘您别担心。”

  刘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她:“玉娘,你说要做两种新面,是什么面?”

  杜玉娘一边揉面一边问她,“娘,你说最近几天,咱们家用啥面卖的最好?”

  刘氏想都没想:“那还用问吗,当然是炸酱面啊!?”

  “你想没想过为啥?”

  刘氏笑道:“你这孩子,当你娘不识数呢?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想,那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天气热了,炸酱面爽口,当然比别的面卖的快。天气越来越热,谁还能吃得下去热汤面,当然是炸酱面好吃一些。”

  杜玉娘点了点头,手上没有丝毫的停顿,“所以啊,我想再做两种面,都是爽口的,适合夏天吃。”

  “那可不错。”刘氏道:“你跟娘说说,是什么要样的面。”

  “我想做凉拌面和捞面卖。”

  杜玉娘道:“凉拌面和炸酱面有些像,不过不是用酱,而是用麻酱汁,配上少量的麻油和辣椒油,再加上花生碎,黄瓜丝,芝麻,拌匀了以后吃,又爽口,又开胃,肯定好卖。”

  光是听女儿这样说几句,刘氏就觉得口水要淌出来了。

  “那捞面呢?”

  杜玉娘道:“捞面就更简单了,直接把面煮了,做点汁,把面放到汁里,煮一个鸡蛋放进去,再放点黄瓜丝,芝麻,就行了。”

  刘氏听得有点糊涂,干脆也不问了,等玉娘做的时候看着就行了。

  后来刘氏才知道,杜玉娘说的那个捞面,一点也不简单。首先在面条的制作上,要求就很高,而且这个面不是擀出来的,不是抻出来的,而是用一种机器做出来的。

  杜玉娘画了图纸,让刘老汉帮她做一个压面条的机器。

  这个机器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

  其实就是一个木头架子,上面是一个压杆,底下是一个装面的凹槽。凹槽的最前面,是带孔眼的,孔眼的大小都是一样的,用压杆大力捶凹槽里的面,面条就能自动从孔眼里钻出来。压出来的面条长短,粗细都十分均匀,很省力气。

  杜玉娘说,只有捞面才能用这个机器。

  捞面的面也特别讲究,里头三种面粉,比例都是不一样的,和出来的面特别硬。这样的面根本抻不出来面条,因为弹性很大,只能用机器压。

  最讲究的,还是这捞面的汤汁。

  捞面捞面,肯定是要把面条从汤里捞出来。

  杜玉娘做的这个汁,里面一滴油都没有,除了糖就是醋,还有一些甜菜汁,让刘氏十分不理解。

  而且她还把这个汁吊在井里,等用的时候再拿出来,配上黄瓜,泡菜,煮蛋,卤肉,味道当真是特别又爽口。炎炎夏日,吃上这样一碗凉爽的面条,那真是全身上下都舒坦了。

  最后杜玉娘分别给两种面条定了价。

  凉拌面卖七文钱一碗,捞面则是十二文一碗。这个价格可以说一点也不便宜,但是桃溪镇做捞面的他们是头一份,而且面条里头的讲究多,味道好,所以价格定高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两款面条一经推出就很受欢迎,中午的时候,简直人满为患。刘氏和杜河清天天忙的脚不沾地,但是看着腰包一天天鼓起来,夫妻二人干劲十足。

  杜安康也很上进,把杜玉娘做面条的手艺学去了九成,剩下的那一成,差别非常细微,不是老饕的话根本尝不出来。而杜玉娘觉得,最后那一成,可能也是受天赋所限,那是一分精髓,不是能轻易就能揣摩明白的。

  日子转眼就到了五月,杜安兴此时已经与佟辰称兄道弟了。据钱生锦说,佟辰走到哪儿都带着杜安兴,去跑马,赌场的时候,更是与杜安兴形影不离。现在杜安兴已经失去理智,被有钱人的花花世界迷住了眼睛。

  杜玉娘心里有数,知道也不急于一时就把事情做成,她就告诉钱生锦,一定要稳,把杜安兴稳住了,才能让他永远都翻不了身。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某一天,杜家面馆里,突然出现一位穿着打扮有些花枝招展的媒婆。

  那媒婆自称是罗三姨,在附近几个镇子上颇有名声,好像这世上的好姻缘都是她促成的似的,把自己的业绩吹得天花乱坠,未了才产道:“恭喜大兄弟,有人相中你闺女了,拜托我来提亲。”

  杜河清和刘氏一听这话,当下又惊又喜。

  夫妻二人转念一想,杜玉娘也确实到了该说亲的年纪了,就把罗媒婆让到了后院,好茶好水的招待着。

  “请问,来提亲的是什么人家呢?”

  罗媒婆自信一笑,“这个人不是你们桃溪镇的,而是平安县的。县城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