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穿越历史 > 盛唐血刃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绝不便宜秦王
李世民铲除了薛仁果,让大唐不铲除了来自西方的威胁,尽管因突厥上和梁师都横插一杠子,惹得李渊不快,总体来,大唐的局势也得到了极大的缓解。兴奋之余,李渊论功行赏,封秦王李世民为尚书令。在北宋五代时代,尚书令只是虚衔,然而在唐朝,实权可就大了,尚书省统领六部,实权相当于国家总理。

随着李渊圣旨的宣布,李建成的心当时就乱了。特别是刘文静居然趁势提出改立秦王李世民为太子。虽然最终被尚书右仆射裴寂和秘书监封封伦封德彝等大臣以国事不宁,替换太子,于社稷不利,并且太子无错等理由给否决了。

然而此事,却仍让李建成如同吃了一颗苍蝇一样恶心。

散朝之后,李建成与李世民联袂而出甘露殿,不过朝中半数以上的大臣,都围上了李世民。

“恭喜秦王殿下高升!”

“贺喜秦王殿下高升!”

“恭喜秦王殿下!”的声音传进李建成的耳中,李建成感觉尤为刺耳。

韦挺望着蜂拥而上的众臣,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都是一群阿谀奉承,趋炎附势的人!”

“人吗?”李建成露出苦笑道:“难道本宫真的大势已去?”

“太子殿下多虑了!”

韦挺这话出,底气全无。

……

太子妃郑观音看着李建成自皇宫归来,就坐在窗前发呆,不时的长吁短叹,皱眉不展。

郑观音出身于山东望族七宗五望之一荥阳郑氏,其高祖郑道玉,是后魏太常卿、徐州刺史。祖父郑谌,后魏司徒府长史、谏议大夫、颖川郡太守、吴山郡公。父郑继伯,是北齐本州大中正、吴山公、隋开府仪同三司、金紫光禄大夫、括州刺史。可是生长在这种环境中的郑观音,绝对不是什么没有政治权谋的家碧玉。

略作思索,郑观音最终还是忍不住的上前观道:“太子殿下,何时如此烦恼?”

“唉……”

突然,李建成有所顿悟,脸色一冷,眼睛中露出精光,直视郑观音冷声喝道:“后宫不得过问国事!”

“话虽是如此,可你我夫妻一场,休戚与共。难道在殿下眼中,观音就是吕雉、贾南风之流?”

面对李建成咄咄逼人的目光,郑观音毫不退让。

李建成听到郑观音所言,顿时有点泄气。吕雉鼎鼎大名的吕后,险些篡夺了汉室刘氏的江山,而贾南风则是西晋惠帝的皇后,这个贾南风是西晋时期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贾充的女儿。貌丑而性妒,因惠帝懦弱而一度专权,是西晋时期“八王之乱“的始作俑者之一。也就是五胡乱华的始作俑者之一。

李建成语气一软,叹了口气道:“本宫也是……无可奈何!”

接着李建成将李渊封赏李世民大功于社稷,封其为大唐尚书令,以及尚书左仆射刘文静提议废太子,改立秦王云云。

李建成愤忿的道:“父皇也是太偏心,若是二郎再领兵出征立功,岂不是真要将本宫的太子之位赏给他?”

“殿下真是当局者迷啊!”

郑观音听完李建成的倾诉,不仅未露急色,反而一脸轻松。

“哦!”李建成闻言眼前不禁一亮:“观音你怎么会这么?”

郑观音道:“父皇若是有意更换太子,岂不会先要断殿下羽翼?”

李建成点点头。

郑观音道:“韦挺、李安严、段纶、卢赤松可被罢官去爵?”

李建成摇摇头道:“没有!”

郑观音接着道:“河东郡司法贺德仁、河东县曹任瓌与殿下相交颇深,有没有被牵连?”

李建成又摇摇头。

突然,李建成恍然大悟,李纲、窦轨、郑善果、庾抱、陈子良、萧德言、赵弘智、徐师谟、欧阳询、唐临、唐宪、窦干、冯立、谢叔方等人都与自己有旧,在朝堂上出言反驳刘文静。

这么自己在朝廷上的话语权,其实更重。

难道自己是因为这段时间因官制政体、改革税法、颁布律令出力颇多,犯了父皇的忌讳?

李建成道:“父皇无意废掉本宫?”

“当然,一国储君,哪有废就废的!”郑观音道:“历数以往帝王,威望盖过汉武帝的能有几人?当年汉武帝执意废刘据,面对下谴责,不得不轮台罪已。”

李建成突然起身,上前亲昵的抱起郑观音,用头抵着郑观音的头道:“观音你太聪明了,简直就是本宫的女诸生(意为女诸葛)”

郑观音挣脱李建成的怀抱,面带温怒:“大白的,让人看见!”

李建成道:“东宫之内,谁敢多嘴!”

郑观音道:“怕你了还不成,若是让御史言官谏上一本,白日宣淫那可就……”

李建成神色一暗,激情消退。

“观音所言极是!”李建成点点头。

郑观音左顾右盼,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

殿内宫娥和宦官,低着头赶紧离开。等众人全部离开后,郑观音道:“殿下,但此事也不得不防?”

“如何防?”

李建成疑惑的望着郑观音。

郑观音道:“大唐以武立国,要下要打仗的地方多着呢,殿下为何要让秦王擅专?”

“本宫坐阵长安,岂会轻离?”

“就算殿下不能亲自领兵打仗,这领兵出征的机会也不可便宜秦王!”郑观音道:“虽然朝中武将与殿下交往甚密的不多,不过,殿下何不用自己人?”

“自己人?”李建成瞬间就想到了薛万彻。

“可薛万彻在泾州做都督,他不动反而更好!”

郑观音道:“东宫六率,可不止一个薛万彻!”

“着啊!”李建成道:“右率卫勋二府还有一个陈应,也是一个少年英雄,这次领着三百余士兵出征,不仅顺利的平定旁企地之乱,还带回了一千五百余精兵!只是可惜,这次平定旁企地之乱的风头,被二郎盖过了!”

郑观音道:“下次再有领军出战的机会,那就让这个陈应出战!”

“可别,现在还真有这么一个机会!”李建成道:“梁师都进犯灵州,原本灵州倒有击退梁师都的实力,可是如今突厥有五千精轻,屯兵狼猪岭,灵州唯恐独木难支,朝廷商量出兵支援灵州的事情,还没有眉目!”

郑观音道:“无论谁去灵州,绝对不能让秦王去!”

李建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