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穿越历史 > 三国小霸王 > 第548章 与虎谋皮
  相比于辛毗的愤怒,袁谭倒不怎么意外。

  “孙策干得出这样的事。”

  辛毗点头附和,却还是很生气。“这哪里是谈判,这是逼降无异。”

  袁谭笑了,伸手想拍拍辛毗的手臂,让他不要这么激动,却扯动了伤口,唉哟叫了一声。辛毗连忙扶着他躺好。袁谭放慢动作,缓缓躺好,又示意辛毗在榻边坐下。

  “佐治,战国策中最得意的说客是谁?张仪啊。张仪为何最得意?因为他背后有秦国的虎狼之师。眼下兵力最强的就是孙策,他自然要得意忘形,蒋干自然要出言不逊。武人嘛,就这么回事,你指望他们温文尔雅,进退有礼?”

  辛毗也笑了。“使君说得是,如果他能温文尔雅,他就不是孙策了。”他想了想,又道:“那是周瑜。”

  “周瑜啊……”袁谭一时失神。他知道辛毗眼界高,一般人不入他的眼,但他却常听辛毗说起周瑜,对这位世家子弟很是好奇,只是没见过。“孙策为后将军请谥这件事,做得很高明。”

  “使君所言甚是,的确有些威胁。不过后将军已殁,袁耀又软弱,孙策是外姓人,撑不起袁家门户,能代表袁家的只有盟主,将来只有使君。”

  袁谭笑了两声,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谈判吧,孙策给我面子,我也给他面子。的确不能再打了,我们在浚仪耽搁的时间太多了,陶谦、田楷蠢蠢欲动,不教训一下,这个冬天不好过。”

  辛毗没有再说什么。如果蒋干所言属实,孙策的伤势真的不重,那坚持下去对袁谭很不利。袁谭的战绩有一半来自于孙策的配合,如果孙策撕破了脸,对袁谭的威胁太大了。

  “那也无须给刘表下令。”辛毗说道:“他肯定会固守大营,眼睁睁地看着黑山贼出城。”

  “就这样吧。”袁谭理解辛毗的良苦用心,答应了。“你有机会问问你兄长,看看他是否知道朝廷为什么放弃回洛阳。我总觉得这可能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辛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

  ——

  蒋干赶回大营,孙策的大军已经赶到浚仪城外东北角。

  秦牧、麋芳率领一千亲卫骑,在刘表的大营附近游荡,孙策在浚仪城东北角立阵,正对着城里的夷山,浚仪城的东门。

  浚仪城的东门并不在东城墙的中间,而是靠近东北角。这座城门就叫夷门,最有名的故事自然是信陵郡窃符救赵,那位替他出主意的侯蠃曾为夷门监者就是夷门的看门人。这个位置是程昱的防区,可是离城门的中军大营也不远,孙策在此设阵既像是要攻击程昱,也像是要攻击刘表,搞得他们两人都挺紧张,不敢掉以轻心。

  孙策就位,城南的朱儁也领兵出营,逼到朱灵的阵前,迫使朱灵严阵以待,不敢轻举妄动。与此同时,曹豹、许眈出营,直指朱灵的左翼,龚都出营,与曹昂夹河列阵。

  最紧张的就是程昱,他不仅有可能陷入曹豹和孙策的夹击,还可能受到背后黑山军的袭击,三面受敌,一旦开战,他承受的压力最大。

  好在这一幕并没有出现。孙策压制住了刘表之后,得到消息的黑山军就主动打开城门,带着大小车辆,拖着从城里劫来的财物、粮草鱼贯而出,在孙策的背后列阵。

  对孙策未能按预守计划进城,张方多少有些失落。于毒、苦酋等人看了孙策的阵势后却由衰佩服。他们虽然没学过什么兵法,可是打了这么多年仗,他们知道什么人可以惹,什么人不能惹,孙策阵势虽然人数不多,却气势森严,一看就不能惹,对张方的话倒是越发信了几分。

  ——

  刘表站在将台之上,看着远处的战阵,莫名地叹了一口气。

  相隔一年,孙策的阵势越发严谨了,他虽然有一万人在手,却只能看着黑山军出城,不敢有丝毫异动。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如果双方开战,这一万人根本不是孙策的对手,结果必然是一场惨败。

  我这也算是替袁谭保存实力,免伤无辜,就算分谤也值了。刘表暗自安慰自己。他有种感觉,袁谭受伤可能是真的,孙策受伤却可能是假的,他和袁谭之间可能有什么默契。基于这样的猜测,他更不想出战了,没道理袁谭躲在一旁看热闹,他却要和孙策拼命。

  与此同时,程昱也站在将台上远眺孙策的阵地。他浓眉紧锁,面沉如水。王彧就站在他身边。刘表担心程昱桀骜不驯,违背预定计划,特地让王彧来“配合”程昱。此刻两人并肩而立,程昱却冷静得让王彧不安,有些喘不过气来。

  “仲德,你看孙策的战阵如何?”

  “我有些担心。”程昱说道。

  “担心什么?”

  “担心使君不是孙策的对手。”程昱转过身,摩挲着刀环。“孙坚是猛虎,孙策是雏鹰,他将来的成就会远远超过孙坚。使君不趁他羽翼未丰除掉他,将来必受其害。与虎谋皮,必将为虎所噬,可不慎哉。”

  王彧沉默良久,苦笑一声:“仲德,你说得没错,但使君不是不想除掉他,而是力有不逮。若非如此,使君何必亲自上阵搏杀,以致身受重伤?”

  “小黄城外的战事究竟如何,谁能说得清楚?”程昱指指远处的战阵。“孙策的阵势如此严整,他哪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使君的战功怕是嘴上功夫。”

  “仲德!”王彧吃了一惊,连忙提醒。程昱笑笑:“别驾放心,别人面前,我不会说什么的。别驾,此战过后,你看我能任何职?”

  “仲德有什么期望吗?”王彧狐疑地看着程昱。程昱为人虽然好建功业,却不是贪慕富贵的人,主动要官这种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多少有些意外。

  “我也没什么大的期望,只要和那些名士远一点就行。”程昱看了一眼中军大营方向,看着平静得诡异的战场。“我宁愿领数百兵守一县,也不想再和这些人为伍,再也不想打这种仗。如果不能如愿,我就解甲归隐,含饴弄孙去也。”

  王彧哑然失笑,随即又叹了一口气。“仲德,是我耽误了你。”

  (第二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