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穿越历史 > 逍遥小村医 > 章节目录 304 死对头来了
    下午两点,万艳刚从休息室起床,正对镜梳头发呢,冷不丁就听秘书田小萼进来禀报道:“万镇长,天河贡酒的厂长刘红星求见!”

    什么?

    这人是小鱼逆天酒的竞争对手啊,他来干什么?

    “小萼,这个刘红星,小鱼生前的时候,跟小鱼是死对头。他不是想来收购咱的酒厂吧?”万艳小声的分析道。

    “万镇长,我觉得应该是。要不,这人来干嘛呢?”田小萼皱眉头道。

    “问题是,小鱼走了,逆天稻和逆天高粱也成了绝唱。没人能种出同样的来,刘老板收购酒厂,占不到便宜啊!”万艳一脸懵比的道。

    “有没有这个可能,刘红星不知道是小鱼的逆天稻起的作用,他误以为咱们酒厂有独家秘方?他是冲着独家秘方来的呢?”田小萼脑洞大开。

    “有这可能!”

    “那,万镇长,他真来收购的话,那要不要卖?”

    “死丫头,白洋酒厂是江小鱼的产业。他死后,只有王丽霞才有权处理他的遗产!我们无权决定!”

    “刘老板就在门外候着呢,要不要见他呀?”

    “既然来了,那就让他进来吧!”说着,万艳就淡定神闲的走出了休息室。

    只见刘红星带着一个妖艳的女秘,站起来握手道:“万镇长,好久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

    “刘老板,你这大老板跑到这鸟不拉屎的穷镇,说吧,有何贵干?”

    “万镇长,我昨天惊闻江小鱼不幸去世的噩耗。我过来,一个是下来吊唁,二呢,想跟你谈笔生意!”刘红星笑里藏的道。

    “什么生意?”

    “据我所知,江老板生前是孤儿,他家三代单传,老妈也是孤儿。他死后,他的遗产大部分被白鹭村村委会接管了。至于他的白洋酒厂,处置权是归镇府还是归谁?如果可以操作的话,我想把白洋酒厂买过来。毕竟,酒厂的一千多职工不能失业,对不对?”刘红星满是一副我是做好事的口气道。

    “刘老板,首先我要告诉你,白鹭村村委是被江老棍操纵的,他们接管江小鱼的财产是违法的。第二,你说的白洋酒厂,镇府没有处理权!”万艳有板有眼的回答道。

    “哦?那处置权归谁?不会是白鹭村村委会吧?”

    “不可能!江老板是临终前,对他的女朋友王丽霞立了遗嘱。你真要收购的话,可以找王丽霞谈!”

    “王丽霞?”刘红星摇摇头,表示不认识。“那,万镇长,你能帮忙介绍不?如果收购成功,少不了你好处哦!”刘红星一脸开心的道。本来,江小鱼的逆天酒一上市,就引起了全城抢购。他作为天河贡酒的老板,感觉到了天大的压力。正打算对江小鱼放点下作料呢,没想到,他还没出手,江小鱼就升天了!

    可以说,江小鱼的死,刘红星是最开心的人之一。

    “我可以给你号码。不过,这几天王丽霞的电话打不通,你还是等吧!”

    “打不通,什么意思?”

    “这几天她在十万大山办事,大山里你懂的,没信号!”

    一听是这个情况,刘红星就啧了一下嘴,心说娘西皮,再等下去,黄花菜都凉了。说不定别的酒厂抢了先!

    田小萼说得没错,这个刘老板就是冲着江小鱼的独家秘方来的!

    想到这里,刘红星就不甘心的道:“万镇长,你也看到了,白鹭村村委都不承认王丽霞是合法继承人。他们没有王丽霞的授权,抢先接管了。那么白洋酒厂,你们白山镇府也可以接管啊?大不了等王丽霞露面,你们把钱打给她就行!”

    “刘老板,我前面说了,白鹭村村委这么做是不合法的。我是白洋酒厂的厂长,如果要谈收购,首先要征得王丽霞的同意!没有她的授权,我们不可能跟你谈这事,对不起!”万艳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道。

    “万镇长,先别把话说死!实说吧,我就是冲着白洋酒厂的独家秘方来的。只有用不完的钱,没有谈不完的生意。你开个价,多少钱肯卖?”刘红星心说你只是白山镇的二把手,你不肯谈,我还可以找一把手谈。

    “刘老板,我想,我的话够清楚了。而且我告诉你实话,白洋酒厂的独家秘方在江小鱼脑子里,他走后,独家秘方也带走了!现在的白洋酒厂,就是一间普通的小酒厂,你买了没什么卵用!”说着说着,万艳还真有点恐慌。万一刘红星说服了老张,他们把江小鱼留下的一百亩逆天稻也抢走,那小鱼的遗愿就无法实现。

    小鱼临终前,他说得很清楚,希望用这一百亩逆天稻酿的酒卖了,所得利润全部用来为白鹭村修四车道沥青路。

    “万镇长,你蒙我,对不对?独家秘方怎么可能在脑子里?这么重要的机密,小鱼临终前肯定会把秘方留下!”刘红星打死不信的道。

    “好吧,我说没有,你不信。那就算了。小萼,送客!”万艳摆明不想谈了。

    噌,刘红星马上变了一副嘴脸,冷冷的道:“万镇长,白山镇是张书记说了算。你不给面子,我找张书记去,再见!”说完,刘红星一甩袖子,带着妖秘扬长而去。

    “万镇长,那王八蛋真的上楼去了,怎么办?”田小萼探头出去道。

    “走,看看去!”万艳心说哪怕拼着这破镇长不当,也要阻止老张把酒厂卖掉。

    两女急匆匆爬到五楼,就见刘红星进入了老张的办公室。

    万艳立即鹤步摸上去偷听。

    这时就听刘红星打哈哈道:“张书记,好久不见,你真是越来越年轻啊。哇,好帅,帅呆了,我要是女的,一定要嫁给你当老婆哈哈!”

    “哎,刘老板,这种话就不要说了嘛。怎么,你这大老板,找我这个芝麻小官,有什么事?”

    “哎张书记,是白山镇的一把手,辖下有一个全国最大的村落,怎么能说是芝麻小官呢?是这样,我找你,是想跟你谈谈白洋酒厂的收购事宜!江老板已过世,他留下的白洋酒厂没有继承人,处置权应该是你们镇政府对不对?”

    “哎呀,刘老板,你说江小鱼留下的遗产啊。这个我也头疼啊,因为没有先例。像江小鱼这种情况,太过特殊,他自己是孤儿,然后他家三代单传,母亲家也没人,这种情况,一千年都难遇到一例!至于酒厂的处置权,又有说道了,是这样,这间酒厂的所有权本来是白山镇府的,后来江小鱼收购了去,所有权是江小鱼的。现在,江小鱼挂了,我们镇府能不能处置,合不合法,这个有待商榷!”老张模凌两可的道。

    就在今天上午,江老棍用三百万的分红为由,一下击中老张的要害。如果村委会不站出来接管,那江小鱼名下的四大产业就会做鸟兽散。所以,在综合考虑下,老张默许了江老棍接管的行为。

    “张书记,据我所知,江小鱼临终前,他跟一个叫王丽霞的女子立了遗嘱。问题是,王丽霞一直不露面。我认为你作为白山镇的一把手,有权代为处理江小鱼的遗产。大不了,等王丽霞回来,把钱款打给她,也是一样的,对不对?”

    “刘老板,你急着收购白洋酒厂,是冲着独家秘方来的,对不对?”老张一针见血的道。

    “报告张书记,英雄所见略同啊。江老板的独家秘方太棒了,我也是个酒痴。喝了他酿的酒,我喝自家出产的酒,一点味道都没有!再一个,我收购了白洋酒厂,以后的重心就放在白山镇了。这每年交的税少不了,还有啊,酒厂的一千多名职工,他们不会失业。你说呢?”

    “刘老板,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关键是,镇上这边,能不能处置的问题。当中涉及法律法规,恐怕不是我一个人能做了主!”老张心说江老棍先给他捅了大篓子,他一个镇书记,能不能蔸住还两说呢。现在,天河贡酒的老板刘红星又给他出了一道难题。老张不由的大为头疼。

    “张书记,我前面说了,因为遗嘱执行人一直不露面,你可以代为接管酒厂。而且,一旦收购合同签订,我给镇府的分红,可以比江小鱼多出一百万!”刘红星心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想第一个拿到江小鱼的独家秘方,只有豁出去了。

    “江小鱼给镇府的分红是三百五十万哦!”老张鬼使神差的撒了个谎,他自己都没想到,嘴巴一张就多报了五十万!

    “那就是四百五十万,完全没问题,只要合同一签,我第一时间支付这笔分红!江小鱼要等到年底才给对不对?我现在就全额支付,绝无虚言!”刘红星信誓旦旦的道。

    “刘老板,当初江小鱼收购白洋酒厂,总共花了两千万真金白银!你真打算收购的话,那只能溢价收购。不然,我没法跟遗嘱执行人交代不是?”话到这里,老张是打算越俎代疱了。对王丽霞此女,老张自认有足够了解,她没啥大的背景,只是个村小的老师。最大的优点就是长相超好!

    而且这个王丽霞性格上,不像是那种胡搅蛮缠的泼妇型。到时候,她真来算帐的话,生米已煮成熟饭,他只要钱款到位,足以堵她的嘴!

    想到这里,老张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刘红星是何等的聪明人,他敲鼓听音,一听就知道张书记同意了收购申请。

    顿时,这老油条就开价道:“那就两千一百?”

    “这……刘老板,逆天酒早在天河城打开了市场。逆天酒的品牌价值就值一百万?对了,收购归收购,江小鱼在白鹭村的一百亩稻子和高粱,不算在收购范围内!”老张事先声明道。

    “张书记,说不定江小鱼的独家秘方包括在稻子和高粱中呢?要收购的话,这一百亩稻子和高梁必须包含在内!”

    “哦,如果你非要加上一百亩稻子,那收购价不能少于六千万!”老张报出一个惊天数字道。

    “这……六千万!张书记,这个价钱,是不是太高了?”刘红星傻眼了道。

    在窗外偷听的万艳得知老张同意卖厂,她一着急,就顾不上上下级了,走进来道:“张书记,白洋酒厂不能卖!这是江小鱼留给王丽霞的遗产。只有王丽霞才有权处置。现在没有她的授权,咱们镇府擅自作主,这……不合法规!”

    “万艳同志,我没叫你进来,出去!”老张也是好面子的人,见属下当着外人的面,就敢驳他面子,他当然一肚子不高兴。

    “张书记,你不打消卖厂念头,我就不出去,赖你这里!”

    啪!

    老张大怒道:“万艳,你想造反吗?我是一把手,我说了算,滚出去!”

    “张大条,你要卖王丽霞的酒厂,我就是不同意!看你做的什么生意,加上一百亩稻子,才卖六千万。这一百亩稻子和高粱能酿多少好酒,你知不知道?上一批的逆天酒,江小鱼只种了五亩,就酿出了三千瓶逆天酒。三千瓶的毛利就有三百多万!你算下一百亩,能酿多少逆天酒?”万艳不惧的道。

    啧!

    老张就掏出手机,打开计算器,他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惊讶得合不拢嘴道:“天哪,一百亩的毛利就有七千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