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就问你气不气 > 第369章:有人来了
“你回去那里见到她了?”

张伯有点奇怪地问着,就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一样。

唐健没什么反应,很随意地说着:“没有,我回去看一下的时候,房子里没人,对面房的邻居说起才知道是一个医生住了进来。”

完了,他紧接着说道:“还有,上次我离开后没多久回去看过一次,那时候明明锁已经换成了新的,但刚刚回去又看一遍的时候发现这锁好像换回了家里那个用了十几年的老锁。”

张伯这次的脸色就很自然了,看起来没有哪里不妥似的,说道:“嗯,这个林医生是前两个月转过来的,正好她想找房子住,我就推荐她过去看看了,至于门锁,应该只是换了一下锁芯,其他的家具家电好像她都留着用了。”

“难怪!”

唐健点了点头,难怪是一名医生住了进来,原来是张伯认识的医生,原来是张伯推荐她过来的。

只不过唐健有点诧异的是一名医生,竟然自己一个人住这种家庭套房?

而且这房价还不便宜,哪怕是租住的,一个月怎么也要八千上下。

这现象,是为了证明医生很赚钱?

还是说这个林医生知道京城的房价只会涨不会掉,所以咬咬牙就买了下来,等着日后转手出去,赚点养老费啥的?

没多想,唐健继续跟张伯聊着其他话题,而刘雨嫣则跟张伯娘在厨房里忙活,时不时也聊着一些比较实在的话题。

例如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父母是干什么的等等。

而刘雨嫣也如实真诚地回答着这些问题,丝毫没有觉得耐烦的意思,就是那小脸蛋时不时因为紧张而红晕起来……

大厅里。

唐健拿过自己装裱好的那一幅诗词,说道:“张伯,这一幅诗词是我写的,你看书法怎样?挂在家里不会掉面子吧?嘿嘿。”

摊开这一幅诗词,张伯果然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这一幅作品,他傻眼道:“这是你写的?”

“嗯,今天跟着老丈人去参加诗会,然后现场写的!怎样?这字跟诗写的还行吧?”唐健有点飘了地问道。

何止还行?

这书法简直是要上天啊!

张伯不敢相信地说着:“你什么时候练的书法?好像我记得你从小到大都没练习过毛笔字吧?”

这……

只能随便找个借口了!

唐健回答:“有的,以前无聊的时候,我时常会拿毛笔在纸上乱写乱画,所以这书法就练出来了!”

是吗?

看来我还是没怎么了解这孩子啊!

张伯突然觉得有些愧疚,不过这也是因为他平时工作忙,实在不能像对待亲儿子一样照看唐健,所以唐健在他的心里除了小命不长外,那些特长他都不是特别了解。

聊着聊着,张伯也开始关心起了唐健跟刘雨嫣的终身大事。

张伯看了看厨房,老婆子跟刘雨嫣也在聊着天。

他声音不大地问道:“那她跟她的父母都知道你的身体情况了吗?”

唐健点头,说着:“知道,一开始她父母是不怎样希望我跟她在一起的。后来她撒谎,说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所以她父母就只能同意了。不过现在没事了,她父母已经不强迫她这些了。”

张伯看了看厨房里刘雨嫣的侧脸,说着:“她人怎样?”

唐健回答:“无可挑剔。”

“……”

好吧!

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意思了!

看来也只有慢慢相处,才能知道这姑娘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了!

张伯又道:“你们真打算明年就结婚吗?”

“嗯。”

唐健应了一声,然后弱弱地说着:“对了,过两天我们想去医院检查一下……”

“啥?”张伯疑惑道。

唐健不好意思地说着:“最早的几次也已经有两个月了,结果她的肚子到今天还没有反应,所以我们打算去医院检查一下生育这一块……”

“这很正常的,可能是你们没有选对时间。”张伯笑笑地说着,不过一说到怀孕这一块,他就开始替唐健担心了,毕竟唐健这一家子的心脏病都是遗传性的,万一以后生的孩子也遗传了这个病怎么办?

虽说不一定是100%遗传,但这概率也并不低。

唐健有点尴尬地说道:“不管是安全期还是危险期都有做过不少次,如果正常的话,两个月内应该很容易怀上的吧?”

“这也不一定的,不过既然你们决定了去检查一下,那我就帮你们安排看看。”

说着,张伯问道:“这次回来在京城呆多久再走?”

唐健回答:“过两天就是国庆了,等过完这个黄金周,到时再离开。”

“行,那我明天找一下负责这一块的医生帮你们安排好检查时间。”

零小时后。

饭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今晚的饭菜全是刘雨嫣煮的,因为张伯他们买的食物都是唐健喜欢吃的,也是她比较拿手的一些家常菜。

虽然她做的饭菜没有唐健开挂的那么好看好吃,但也比大多数人煮的还好!这条件完全符合‘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这一句话。

看着这么能干的刘雨嫣,张伯夫妇的心里都有些满意,起码就目前而言,这姑娘没有哪里是他们不喜欢,不满意的。

半小时后。

这一顿丰盛的中秋晚饭吃完了,看着那些骨头以及为数不多的剩菜,张伯突然说着:“要是二哈在的话,今晚就撑死它了!”

说到二哈,唐健就有点无奈地说着:“现在二哈可气人了!要是时间久了不带他出去玩玩,这家里保准有东西要遭殃!”

“哈士奇据说都是这样的,运动量足了就安静了。”张伯都想念二哈了,毕竟这狗还是他带唐健过去买回来的,那时候二哈的个头也就相当于现在的三分之一吧?

唐健说道:“现在它都不怎么听我的话了,每次训它,它还不服地冲我喊叫来着!”

张伯笑了笑,脑海中顿时想到二哈不爽唐健,对着唐健嗷嗷叫的样子。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门铃的声音,貌似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