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月光如水照心扉 > 第984 孩子长大了
  季越泽把手边的工作处理的差不多了,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已经快九点半了,最近公司的事比较忙,再加上家事也多,他忙的有些焦头烂额了。





  拿过手机,想了想,要不要打个电话给白依妍,问问她现在的情况。





  打开手机屏幕,翻到她的号码,却又迟疑了。





  虽然说分手只是做给奶奶看的,但既然明知道是在演戏,还是要认真的演下去,毕竟,奶奶也没真的老糊涂,这要让她发现了猫腻,指不定要怎么生他的气了。





  “算了,让她好好休息两天吧!”季越泽最终还是把手机给捏紧了,拿了车钥匙,起身,打算回家。





  季枭寒把季凛和王橙私底下见面的照片寄过去后,季凛那边的动静一下子就停了,这一招,果然是有震慑效果的。





  季枭寒今天比较早回家,正好可以跟家人一起用晚餐。





  以前这个家,只有他一个人居住,早餐晚餐都没个定时,赶上了就吃两口,如果晚归了,有时候还要自己挨着饿过一夜。





  那个时候单身的季枭寒,把生活过的一团乱,如今,看着桌前坐着的长辈,还有围绕在身边笑个不停的小家伙,季枭寒才发现,原来,一个家的气氛,可以如此的温馨,让人回家的脚步都想加快一些。





  “枭寒,小泽怎么样了,他情况还好吗?”吃完了晚饭,趁着老太太上楼去了,兰悦走过来问他。





  季枭寒知道妈妈肯定很担心弟弟的事情,他也担心。





  “他正在处理和白依妍的关系,应该不算太好吧,妈,你放心,我会安慰他的。”季枭寒清楚弟弟和白依妍只是暂时性的分手,所以,他相信弟弟应该不会难过到撕心裂肺的地步。





  可妈妈是不知情的,她才会那么的焦急担心。“我原本是想跟他打个电话的,可是,我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白依妍是白真真的女儿,说实在的,我心情真的很复杂,不知道是该原谅她还是该生她的气。”兰悦面露一抹迷茫,当年恨透了的女人,如今





  自己的儿子却爱惨了她的女儿,就仿佛是命运的轮回,转来转去,发现世界如此的渺小,所在牵肠挂肚的人,最好都像被一条线捆在一起,挣不脱,逃不离,好奇妙。





  季枭寒知道妈妈心情难受,低声安慰道:“妈,这件事情你就别多想了,该怎么样还得怎么样,会有一个结果的。”





  “可我就是担心你弟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啊,失恋多痛苦。”兰悦眼眶都急红了。





  “失恋可以让一个男人变得坚强,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吧。”季枭寒轻笑起来。





  兰悦气恼的瞪着他:“你还有心情开他的玩笑,你这哥哥是怎么当的?”





  “好了,妈,我没开玩笑,我就事论事,弟弟没有那么脆弱的,说不定经历这一次,他会更加珍惜下一段感情。”季枭寒没办法把原因告诉妈妈,只能这样安慰着她了。





  兰悦总觉的季枭寒一点也不担心,气叹一声,转身走了。





  唐悠悠也好奇的走了过来,问道:“妈是不是担心你弟弟和白依妍的事情?我看她最近总是一个人坐着发呆。”





  “是啊,不过,担心也没用,一切需要时间去见证!”季枭寒叹气说道。





  唐悠悠美眸轻轻的闪动了两下:“为什么我总觉的你好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为什么需要时间去见证啊?”





  季枭寒俊脸微怔了一下,随后,他伸手搂着唐悠悠的肩膀低声说道:“悠悠,你这个时候就别太聪明了,好吗?我有些事情还不能告诉你,但你放心,我绝对不是因为别的原因瞒着你。”





  唐悠悠白了他一眼:“是吗?那你还不如告诉我呢,反正我嘴巴很牢的,你跟我说了,我也不会说出去啊。”





  “我知道你不会说,可你会担心,还不如不告诉你更好。”季枭寒语气宠溺的说。





  唐悠悠轻笑一声:“既然这样,那行吧,我相信你是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你的决定都是英明神武的。”





  “你这是还不放心你老公?”季枭寒俊脸一惨。





  唐悠悠也是跟他开个玩笑的,一路走到今天,季枭寒是什么样的男人,她也是深入了解过了,自然是全心全意的信任他。





  “我去给两个小家伙洗澡了,你要一起来吗?”唐悠悠俏皮的朝他眨了眨眼睛。





  “好啊!”季枭寒倒是很乐意一起效劳。





  两个小家伙还在玩着自己的事情,突然听到要洗澡了,季小奈立即就嘟起小嘴抗议:“妈咪,我可不可以今天不洗澡,我今天一点汗都没有出呢。”





  “不行,要养成每天都洗澡的好习惯。”唐悠悠一只手插腰,一脸严厉的说道。





  “那……洗屁屁好不好?我还要画画呢?也不洗头哦!”季小奈越长大,越爱顶嘴了,可能是有了自己的想法。





  唐悠悠真是哭笑不得,女儿这个耍赖的本事是越来越高明了。





  季枭寒倒是对儿子勾勾手指:“跟爹地上楼去洗澡,不许讲条件,也不准反对,除了听话,你别无选择。”





  季小睿无语的翻了一个大白眼:“妈咪,爹地凶我怎么办?”





  唐悠悠没想到儿子竟然跑到她这里来告状:“他怎么凶你了?我都没听见?”





  “他就凶我了,我找奶奶告状去!”季小睿鬼精灵一个,想要拿捏他,可没有那么容易的。





  “季小睿,你给我回来!”季枭寒发现自己堂堂一家之主,竟然连儿子都治理不了,这要传出去,真是丢人。





  季小睿站在楼梯口,不上不下的,最后,他只好认命的朝爹地走过去:“那好吧,爹地,我跟你去洗澡!”





  唐悠悠见儿子被季枭寒治服贴了,立即扬起温柔的笑意对正在画画的女儿说道:“小奈,你看哥哥都上楼去洗澡了,你也听话好不好?”





  “不要,反正爹地不舍得凶我的!”季小奈抬头看她一眼,继续拿着腊笔描她的小花小草。唐悠悠真是要被这个女儿给打败了,为什么越长大,越不受管教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