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近身兵王 > 第一卷 大隐于市_第180章 没人能够拦得住我
  易红月的眼睛红了,缓缓走到悬崖边上,怔怔地看着下面,眼泪不由地滴落下来。

  “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你来的,对不起。”易红月喃喃自语说道。

  “红秋,打电话让你三叔派人过来,我们必须下去把秦渊给带上来,阎罗的外孙,不应该横尸山谷。”易万空回头对易红秋说道。

  “好,爷爷。”易红秋赶紧掏出电话来。

  看着泪眼婆娑的易红月,易万空再一次叹息一声,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这个坚强的孙女露出这么柔弱的一面。

  此时此刻,远在燕京的叶云曼突然间感觉到心神有些不宁,做什么事情都似乎专心不来,总感觉内心十分烦躁。

  “小混蛋现在应该已经上飞机了吧?”叶云曼拿出电话后喃喃自语说道,不过她还是点开秦渊的电话拨打过去。

  电话那头依旧是一阵忙音,叶云曼想了想,还是打通了易红月的电话。

  悬崖边上,易红月看着电话那头显示的人名,轻咬嘴唇,接通了电话,因为她认为叶云曼有知情的权利。

  “红月,秦渊是不是已经上飞机了?”叶云曼问道。

  易红月沉默,眼泪不禁再一次流了下来,这一辈子,她第一次为一个男人流过眼泪,而且还是一个她没来得及爱上的男人。

  “怎么了?”见易红月没有说话,叶云曼内心一紧问道。

  “他死了。”易红月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了这三个字,她看得出来叶云曼喜欢秦渊,可想而知当叶云曼听到这三个字时,会露出怎样崩溃的表情。

  “啪!”

  电话直接断线,叶云曼无力地坐在沙发上,表情呆滞,手机已经摔落一地眼泪情不自禁流了出来。

  尽管内心一直在大喊秦渊不可能会死,可易红月的话依旧在她脑海中不停回响,这样的玩笑,易红月绝对不可能乱说。

  唯一的可能就是,秦渊真的死了。

  欧洲的某一处庄园外面,三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一栋被上百名保镖围住的别墅。

  “曼陀罗,怎么了?”军师压低自己的声音问道,刚在一刹那,他发觉身旁曼陀罗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队长,我的注意力突然间无法集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曼陀罗如实说道。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军师问道,曼陀罗可是这次任务的主力,如果缺少她的强大战斗力,他们这三人不可能攻进这座被保镖守得严严实实的别墅。

  曼陀罗摇摇头,她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她只是突然间感觉,好像有个很重要的东西突然间远离她而去。

  “队长,我建议撤退,我也好像有一丝不好的预感。”一旁的书生也是这样说道。

  书生是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男孩,大约也就二十二,三岁,如果给他穿上古代秀才穿的衣服,倒的确很像一个书生。

  军师凝重地看了一眼别墅,过了一会才说道:“好,撤退。”

  经过三天的艰难前进,易家的搜查队终于来到秦渊摔下山崖的所在位置,只可惜他们只在周围发现一大滩血迹,还有地上一堆被压断的树干,至于秦渊的“尸体”,他们扩大几公里范围搜索,依然没有找到,很有可能被山谷下方的野兽给拖走了,因此他们只能放弃继续搜索。

  天山宫家。

  “混账,你知道你杀的人是谁么?他是阎罗的外孙啊!”一位老者愤怒朝着一个年轻人喝道。

  年轻人正是宫铭,此刻他跪在地板上低着头,一脸的阴沉。

  “还有你们两个,他年轻不知道阎罗是谁,你们两个的脑袋被驴踢了啊,难道你们都忘记了二十多年前阎罗所做过的事情?”老者对着之前的黑袍和白袍老者喝道,吹胡子瞪眼,恨不得一巴掌将两人直接拍死。

  “请老爷息怒,当时我们也不是他是阎罗的外孙,而且他是自己跳崖身死的,根本不管我们的事。”白袍老者低着头说道。

  “咻!”

  老者的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出现在白袍老者面前,毫不犹豫对他的身体轰出一拳。

  “砰。”

  白袍老者虽未凝劲强者,但依然无法挡住老者的一拳,身体蹬蹬倒退几步,嘴角喷出一大口血液。

  “不是你们杀的?跟我说有个屁用,有种去跟阎罗说,混账东西。”老者冷声说道。

  至于宫铭,则一言不发,他现在才知道原来秦渊的背景如此的强大,连他的爷爷都有些害怕他身后那个外公阎罗,不过他没有丝毫的后悔,再给他选择一次,他依然会让黑袍老者杀了秦渊。

  “来人,把宫铭给我带到后山禁闭半年,还有你们两个,自觉到乾长老那里受罚,如果不是看在你们这些年对我宫家作出的贡献,老夫直接活劈了你们。”老者愤怒说道。

  唯一庆幸的是,阎罗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的外孙是被宫铭所杀,这样他也不好向宫家那人,毕竟宫铭身为宫家年青一代最强的人,老者自然得将他保下,就算是阎罗,跟宫家作对也得考虑再三才行,宫家也不是吃素的。

  化龙峰上,叶延罗和之前秦渊见过的那位老妇人相对而坐,此时叶延罗的脸上一脸的杀气,弥漫整间残破的房子。

  “阎罗,接下来你想怎样?”老妇人轻声问道。

  “杀!”阎罗缓缓吐出一个字,杀气陡然间变得更加碰撞,房间内的东西似乎也在隐隐颤摇。

  “唉!”老妇人叹息一声,说道:“宫家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就算你阎罗门众全部出动,也未必能讨得了多大的好处,更何况宫家那位老祖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如果他还活着,实力未必会输于现在的你。”

  “那又如何?”叶延罗冷声说道,声音充满愤怒,“就算他还活着,我也不惧,宫家那个小子和两位长老,他们必须死,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叶延罗很坚决,秦渊的仇,他必须报,不管谁拦在前面,都不能阻止他。

  “既然这样,老朽这把老骨头也陪你疯一次吧,如果宫家那个老家伙还活着,就交给老朽吧。”老妇人说道,干皱的脸上露出平和的笑容。

  叶延罗点点头,他这次来就是想让这个老妇人出手,只要有她拦住宫家那位老祖,其他人他完全不惧。

  华夏大地平静了二十多年,是时候该敲震一番了,不然他们都忘记了,当年他阎罗之名是如何得来的。

  秦渊死去的消息很快就传到华夏的军方之中,八人小队自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于是所有在外执行任务的七个人全部回到了秘密基地中。

  秦渊曾经的首长,如今依然是八人小队的首长何铁军一脸冰冷地坐在椅子上,八人小队中剩下的七个人依次排开站在他的面前,个个眼睛都红了,而曼陀罗苏倾月的身体时不时在颤抖,她的眼睛散发着两道嗜血的寒光。

  “秦渊已死的消息想必你们都知道了,军方对这个情况也十分重视,上面知道你们大家的感情很好,不过因为没有任何证据直接证明这件事情是宫家所为,所以上面严令你们不得擅自行动,一切听从指挥,否则军法处置。”何铁军阴沉着声音说道,他清楚宫家的强大,也清楚他们七人的性格,如果七人贸然前去,绝对会全军覆没。

  这个仇,他们不能报,也报不了。

  “难道就让秦大哥这么死了?”书生满脸不甘说道,在八人小队中,秦渊是他最尊敬的大哥,而且曾经还无数次救过他的性命,就算让他为秦渊死,他也绝对毫不犹豫。

  “就算死,我们也要为秦渊报仇,管它什么狗屁守护家族,杀人偿命,天经地义,那个宫铭,他必须死。”疯子叫嚣说道,他名为疯子,人也是疯子,八人小队里,他最服秦渊,否则当初也不会为了秦渊而被关进牢房内,差点上了军事法庭。

  “胡闹,你们是军人,军人就应该有军人的样子,军人就应该有军人的纪律,军令如山,书生,疯子,你们两个难道想上军事法庭?”何铁军一拍桌面喝道。

  两人身体一缩,他们是疯,他们是狂,可是面对何铁军,他们也是无奈,这个老首长可以说是他们最尊敬的人,八人小队里个个都将他当成是自己亲爷爷看待,因为如果没有他,八人小队也不可能一直存留到现在。

  其他人间书生和疯子都被喝住,哪还敢出声,就连身为八人小队的队长军师也只能默默地站在原地,他清楚何铁军说的没错,以他们七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和宫家抗衡。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苏倾月向前跨出一大步,然后对着何铁军敬了一个军礼,放下手臂后朝着何铁军深深鞠了一个躬,转身走向大门外。

  “站住!”何铁军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苏倾月的后背说道:“倾月,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铁军直接喊出苏倾月的名字,若是平时,大家都是以代号相称,毕竟个人的姓名在军队是一个禁忌,就连何铁军也有自己的专属代号。

  “报仇。”苏倾月冷冷吐出两个字,此时在她的眼中,只有报仇。

  “混账,曼陀罗,你是军人,不是小孩,你这样去跟送死没什么区别。”何铁军恨铁不成钢说道。

  “我不怕。”苏倾月冷冷回应道。

  “你。”何铁军喝道:“这里是军营,不是你想走就走的地方,我以军区首长的身份命令你,回来站好。”

  “抱歉,我现在不是军人。”苏倾月将自己肩上的勋章拉扯下来,然后回头对着何铁军说道:“还有,我想走,没人能够拦得住我,你也不能!”

  话一说完,苏倾月大步跨出门外,这一去,她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